Posts in Category: 南區

香港美食 – 告別謝記

  個多月前從報上讀到謝記要結業的消息,雖然知道始終會有這一天,但心裡面依然非常不舒服。

一、兩年前我們去光顧時,掌櫃的三嫂忽然問我:「不如把謝記結束了!」,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她說成本越來越高,魚越來越難買,又不願大幅漲價,所以想結束算了,我當時答她:「如果謝記結業,一定很多人會很失落。」我不知道這句話是不是把事情延後了兩年,但當時已覺得這天很快會來臨。

香港美食 – The Boathouse

  說到駕車「兜風」勝地,自然少不了赤柱。不過在日本跑慣郊區國道,淺水灣道的挑戰性相對較低。

最大挑戰反而是找泊位,最方便的赤柱廣場停車場,收費居然高達每小時三十五元,大概是全港之冠。它的另一絕招是收購了附近的爛地停車場,在假日每小時收費廿八元,所以泊進了有蓋的赤柱廣場停車場,自然就覺得收費「合理」。

香港美食 – 禮品印度餐廳 (Closed)

  小臣慣了在香港仔的某髮廊理髮,就是遷了居亦懶去找另一個髮型師,所以每月都要往香港仔跑一次。這天一個人吃午飯,就打算去香港仔吃了飯才去理髮。

在開飯看到這家印度餐廳 …… 在香港仔開印度餐廳?起初也以為眼花,不過地址卻是熟悉的利群大廈,應該不會弄錯,但始終很難相信一家正宗的印度菜館可以在香港仔生存。

香港美食 – 怡庭軒 (Closed)

  在大家的住處附近,大概總有一家這樣的店:味道不是太出色,但又不是太難吃;食物的種類很多,卻沒有一樣是非吃不可;平時不會想到要光顧,但有時在家懶煮飯或患病時,又會忽然想起它。

這次要介紹的就是這樣的一家港式茶餐廳,由奶茶吐司意粉公仔麵,到粥粉麵燒味海南雞小炒等均有售。由於會所的中菜廳在假期一定擠滿人,所以星期六、日要在附近吃東西時,偶然便會跑到這裡來。

此店有兩樣東西是我常吃的,一是芙蓉蛋飯,另一樣就是這個豬手飯。

豬手是用南乳加鹵水汁燜的,雖不及永華麵家,但也燜得腍且入味,而外皮更是爽口兼帶膠質,很快便把大半碟飯吃光,如果再有一、兩片煮透的蘿蔔就完美了。

芙蓉蛋飯(總是忘了拍照,下次補上)幾乎每家小飯店都有售,就是把韭菜、芽菜、蝦仁、叉燒、火腿絲等配料,加上蛋漿煎成薄薄的一片,好的芙蓉蛋要煎得外面甘香,而內裡蛋漿尚存。此店的出品尚算合格。把芙蓉蛋放在飯面加一點醬油,就是簡單好吃的「碟頭飯」。

此店還有各式「鍋仔生滾粥」,雖和三大粥王的出品有一大段距離,但生病的時候沒人煮粥,又不想去「海x粥店」的話,來吃一鍋亦未嘗不可。

地址:海怡半島西商場G48號鋪
電話:3523-1347

回憶總是美味的(號外 – 銀都冰室)

  原本 Part 2 已經寫好,不過剛好昨天下午放了自己半天假,而劉鄧早兩天又提到華富邨,趁天氣好又有時間,便去舊居逛了一圈,回來後寫了這篇號外。

小臣一歲便搬進當時剛落成的華富邨;建在荒僻地方的這個新型屋邨(有獨立廚廁,當時是劃時代的設計),最初不是太多人願意搬進來,加上後來又傳出不少鬧鬼的故事,怱怱搬走的也有不少,誰也沒料到這裡後來居然會成為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小臣一直住了廿多年才搬走,由最高峰期八個人擠在一個單位,到搬走時只剩下小臣和小臣爸兩個人住,也曾由大單位遷往小單位。下圖就是小臣住過的兩座樓房。

香港美食 – 漁利泰 (Closed)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漁利泰以前在香港仔是一家有名的港式餐廳,賣的是中西茶餐。小臣讀中學時偶然也會去吃一次(窮學生嘛),那滑蛋蝦仁飯真是令人回味不已。

後來漁利泰結束了,之後以燒臘快餐店的形式重出江湖,賣的燒鵝可算不俗,有時我和小卡經過也會斬一些回家做餸。

香港美食 – 潮苑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每次經過潮苑都見它人頭湧湧,很自然地便打消了再光顧的念頭,加上多年前第一次光顧時患了重感冒,印象中沒留下它的味道。故此一到香港仔,不自覺地便會向著謝記的方向走。

這天決定要去再吃一遍,便叫自己不要想著謝記的炸魚皮,最後還是掙扎了一會才把腳抬往潮苑的方向。

香港美食 – 謝記魚蛋粉 (Closed)

(Text by Carmen)

自小在石排灣村成長 , 媽媽偶然會購買魚蛋放湯或是作為火鍋湯底 , 所以這顆白色的小小魚蛋滿載我童年開心回憶。謝記是一間傳統的老店 , 女掌櫃是店裏的靈魂人物 , 個子小小但指揮若定 , 極有大將風範 , 而且他們是家族生意 , 每日下午六時左右或售罄當日食物就會關門。所以大家要注意不要太晚前往幇襯。

香港美食 – 寶湖 (住客俱樂部中菜廳)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上星期如常在住客俱樂部的中菜廳晚飯,才想起原來沒寫過這家每星期起碼來一次的餐館。

入住這個大型私人屋苑已過七年,住客俱樂部餐廳
(有中菜及西餐)的經營者換過幾次,直到寶湖接手後才搞得比較出色。寶湖在中上環經營酒樓多年,我也吃過數回,但不覺特別,反而在我們俱樂部還做得比較好。

愛來這裡吃飯是因為水準平均。湯煲得夠火候,其他如海鮮、小炒、炸子雞等均是合格有餘。加上住客免收加一,二人結賬只需百來二百元,勝過放工趕回家自己住。冬天來的次數更多,因為有兩樣我們特別愛吃的菜:臘味煲仔飯和羊腩煲。



臘味煲仔飯是每位計的
(每位$35,兩位起),即叫即煲,要等廿多分鐘才有得吃。用瓦罅煲的飯夠乾身且香氣撲鼻,臘味流出來的汁混在飯中更是令人胃口大開。這裡的臘味飯的好在其用料,當然潤腸不可能勝過鏞記或蛇王芬,但比一般酒樓一口咬下只有肥肉和酒味的混漲東西強得多了。另外臘鴨用的是南安鴨,肉不過咸且juicy,和自己在上環買的上等南安鴨差不了多少。臘味其實還有臘腸和臘肉,但我們較喜歡潤腸和臘鴨,所以會叫相熟的部長改成只有這兩樣材料的「特製臘味飯」。



羊腩煲則強在汁調得好。炊羊腩的南乳、腐乳的份量和比例很重要,搞不好就弄垮了整煲羊肉;也有廚師只會下大量的薑去辟膻,弄得只有薑味。這裡的師傅的調配和火候均有水準,肉炊得腍和入味,只是有時用的肉不夠嫩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