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爺宴

  同事文爺招待我們到他家飯聚,而且一早預告要煮最好的東西給我們吃,小臣當然拭目以待。

之前一星期已經不斷收到他準備食材的訊息,期待度不斷提高。

到達文爺家前,他已經在餐桌上擺好酒杯及餐具。配好的食物,當然要用上 Christofle。另外 2009 年產的波爾多紅酒已在醒酒中。

待女主人回來後,晚宴正式開始。頭盤是兩款生蠔,先吃蘇格蘭蠔。此蠔帶海水味鹹香,肉質富彈性,不錯吃。

第二款是愛爾蘭蠔。這一款蠔海水味較淡,不及蘇格蘭蠔般性格鮮明,可能把次序倒轉吃會好一點。文爺說兩款蠔都是在他餐館朋友的「貨源」處取的,是餐館收費的三分一。

再來另一個頭盤:煎釀豆腐。加了陳皮的魚肉,釀在挖空了的豆腐中煎香。挖空才抹上魚肉的好處是豆腐頂部都可以均勻受火,煎成四面都香脆。

之後上桌的是鯊魚骨火腿煲烏雞,清甜滋潤。

終於輪到主角上桌:刺參鮑魚花膠!鮑魚用排骨、雞、火鴨及金華火腿燜煮,肉汁的味道完全迫進了溏心鮑魚之內,我那一只因為是最厚身,所以未算最腍,其他同事的那一件就煮得夠腍兼入味。花膠煮至幾迎入口即化,膠質黏著嘴唇。北海道刺參一條爽口有彈性,另一條就有點過硬。原因是文爺要求高,煮過後因為刺參縮小,他覺得不好看,於是再加一條,不過就因為煮的時間不夠,所以後加的那條有點硬。

接著是油泡本地龍蝦。此龍蝦肉質爽甜之極,比起澳洲貨的粗韌真有天壤之別,最精彩是那些腳爪內的肉,竟也十分彈牙,我們花了不少時間解決這些美味的腳爪。盤底那些充滿龍蝦膏的汁亦沒有浪費,用來伴飯吃,味道令人感動。

吃到此處大家都已經飽到不想動。最後是兩道菜,一道是鮑汁蝦乾煮紹菜。七十多元一棵的紹菜果然特別清甜,不過好吃之處當然是那些鮑汁,絕對是精華所在。

另一道是荷蘭豆炒膶腸。可能灼過頭了,荷蘭豆再炒後已失去了「卜卜脆」的口感。不過那私製的膶腸非常高質,起沙的鴨膶加上剛好的玫瑰露香,味道誘人。荷蘭豆雖乏人問津,不過小臣卻沒放過那膶腸,吃了不少。

吃飽喝杯茶休息一會才上甜品。用上十勝紅豆加自家曬的陳皮,連煮紅豆沙也一絲不苟。真要雞蛋裡挑骨頭的話,就是豆太多了,小臣喜歡多些粥的紅豆沙。

感謝文爺隆重其事的安排,雖然動手的是他的家傭,但材料及煮法等都是由他提供及指導,這一餐飯我們吃得極之滿意,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出席。

想在 FB 看小臣的博文?請點擊並讚好:

自家美食 - 豆腐韭菜燜火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13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