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 流菲飛: 王菲 (二)

(Part 2)

Adrian Chan 陳偉文

Adrian Chan是王菲中期的「御用」音樂人(或者該說是梁榮駿的御用編曲人),自【胡思亂想】一碟為大部份歌編曲後備受重用,直到【寓言】還有作品被採納。Adrian擅長編較富時代感的音樂,很追得貼歐美樂壇的主流。

Adrian在確立王菲新音樂形象的工程裏亦應記一功,雖然 <夢中人> 和 <知己知彼> 編得再好也不過是東施效顰,但把鄧麗君的 <你在我心中> 編得比 Cocteau Twins 還要迷幻,則不是一般只懂玩電腦聲響的音樂工匠可為。Adrian 擅長玩層層疊疊的音網,結他f、弦樂取樣、鍵琴彈奏等均手到拿來,無須假手於人。他為王菲編的曲以 Britpop 為主,早期的作品隱含點點R&B的味道,但到後期則幾乎甚麼類型也有涉獵,足見其興趣之廣泛。他憑<情誡>獲四台聯頒「至尊金曲」,是對他多年努力的肯定。Adrian的作品中我最喜歡<情誡>、<你在我心中>、<暗湧>等。

Alex San

Alex San 較 Adrian Chan 晚一點才被梁榮駿採納為王菲的幕後製作班底。此君主力製作大路情歌,自 <愛與痛的邊緣> 起幾乎是千篇一律的單一樣式。由【討好自己】一碟開始,我已習慣只聽王菲的半張唱片(【浮躁】、【唱遊】除外),而通常被擯出局的,無一例外地出自Alex San 的手筆。他代表了王菲商業化、妥協的一面,不幸地亦是我最不喜歡的那一面。

C Y Kong 江志仁

C Y亦是和王菲頗多合作的音樂人,【十萬個為甚麼】中大熱的 <流非飛> 便是出自他的手筆。C Y為王菲的創作頗多元化:情歌(<純情>)、搖滾(<開到荼靡>)、 trip-hop(<迷路>)等都出現過。他的作品節奏感豐富,英國色彩比更強,唯一缺點是水準極不穩定,除上述的佳作外也出產過諸如<再見螢火蟲>之類的劣作。

Cocteau Twins

Cocteau Twins (CT)曾是英國獨立品牌4AD的「鎮店之寶」,由後崩蛻變到高雅歐陸式迷幻。主音Elizabeth Fraser (Liz)不吃人間煙火的梵音,是CT的註冊商標。【胡思亂想】一碟改編了CT離開4AD後首張大碟【Four Calenda Cafe】 中兩首歌曲,唱出那種足不著地的飄浮感覺。原以為只是因緣際會的一次改編,豈料在【浮躁】裡居然邀得CT為王菲製作了另外兩首歌,而王菲更在CT拆夥前最後作品【Milk and Kisses】中的亮相和Liz對唱,兩把近乎完美的嗓子交錯閃耀,絕對美不勝收。據聞是Liz甚欣賞王菲演繹的<知己知彼>,才促成了這段另類音樂界的佳話。拆夥後沒有了Liz的CT還為王菲製作了<娛樂場>一曲,收錄在【你快樂(所以我快樂)】之內

梁翹柏/劉志遠

梁翹柏和劉志遠是前浮世繪的成員,梁被王菲選中為【王菲】一碟的聯合監制,而梁亦邀請了劉志遠為部份作品編曲。梁翹柏曾為盧巧音製作了幾張水準頗高的唱片,也為這張【王菲】使出渾身解數:<光之翼>的搖滾、<有時愛情徒有虛名>由凄美漸變激昂、<夜會>的低調沉鬱等都算交足功課。傳聞王菲原先屬意雷頌德作監制,幸好悲劇沒有成真,不然一定成為王菲歌唱事業的最大遺憾。由此足見王菲求變心切到幾近不理智的程度。

劉以達/黃耀明

達明也分別與王菲合作過。劉以達為她作過 <誘憎> 和 <流星>;前者和其他同在【誘憎】原聲大碟裡的音樂非常匹配,王菲的嗓子唱得異常突出。<流星> 亦是以劉以達的大碟的版本編得較好,在【Di-Dar】裡的版本Adrian的迷幻編曲不太配合整體的意境。明哥只在【王菲】碟二(廣東EP)<色盲>一曲出現過,梁基爵的編曲是典型「人山人海」式氣勢,副歌雖然密如急口令,但王菲居然有能力梳理得井然有序,唱得如流水行雲。

林夕

林夕是高產詞人,近年也因產量過多而偶有劣作。他寫給黎明、Twins之流的詞尤其平凡,大概不想把好詞讓這些人白白糟遢了吧。他對王菲特別眷顧,為她寫的詞佳作紛陳,亦一度包辦了【寓言】全碟的詞作。林夕有深厚文學根底,語言文字技巧圓熟,寫人寫情寫意象無所不精,聲韻平仄對比疊字手到拿來。我不喜歡黃偉文的詞,因為他過分賣弄、過分刁鑽,和其人的言行同出一轍;林夕則是內歛、深沉的,花樣都放在語句用字之上,而少有語不驚人的舉措。

林夕寫情可以寫得很單純: 「不要偷看你一秒/是害怕突然會偷笑/會自然愛個沒了/會突然高聲呼叫/叫靈魂出竅出竅」(Di-Dar),可以很現代、很計算:「紅裙屬我/藍籌屬你/玩物全屬你/飾物全屬我/一切花得起/在這幸福天地」(<知己知彼>),又可以是看破世情的:「誰說愛人就該愛他的靈魂/否則聽起來讓人覺得不誠懇/是不是不管愛上甚麼人/也要天長地久求一個安穩」(<悶>)。

而純粹用字詞營造氣氛的也有不少:「聽 心跳感覺/雪花 墮落/看 不見軀殼/不再 有束縛」(<飄>),當然也少不了單純玩文字音律遊戲的:「可能是/但是未成事/幾乎是/但是未曾是」(<我想>)。

他的詞精警在骨節眼處,<感情生活>開首第一段中:「你很愛我/你只愛我/聽得不好意思寂寞」那個”不好意思”就用得妙。在<你喜歡不如我喜歡>裡:「你是一間美術館/你的臉誰來看/你都不能管」那種破格的譬喻也是俯拾皆是。

此外他也為王菲寫了幾首較另類的好詞,例如談弄兒苦樂的<你快樂(所以我快樂)>:「你眉頭開了/所以我笑了/你眼睛紅了/我的天灰了」,有政治含意的<流星>:「我在海角/你卻在天邊/兩顆注定一記出現的星星 … 究竟這樣是纏綿/還是互相毀滅/已經太久/無法承受/我要逃出你這溫柔的宇宙」,甚至是朦朧詩式的<臉>:「呼吸是你的臉/你曲線在蔓延/不斷演變那海岸線/長出了最哀艷的水仙/攀過你的臉/想不到那麼蜿蜒」。

林夕的詞令王菲的音樂生色不少。

要寫林夕恐怕再多寫/抄一萬字也寫不完,這裡就此打住,有機會另文再寫。

(圖片來源在網頁版已有聲明)

音樂 - 流菲飛: 王菲 (一)
音樂 - 流菲飛: 王菲 (三)

One Comment

  1. 回覆
    Angela 2013 年 07 月 17 日

    林夕每首歌的詞都有他個人特色及涵義,寫給王菲的詞都相當有味道,每次聽,都有不同內容在腦裡回味及感覺……
    版主回覆:(01/01/1970 12:00:00 AM)
    我覺得這一批詞是林夕的高峰之作,現在再也寫不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twenty + twel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