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 – 《我的名字叫紅》

  這是本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奧罕.帕慕克的名著,碰巧逛深圳書城時見到,只售廿多元一本(繁體字版要百五),不需考慮便抱了回家。

這本書主要講述一個在中世紀土耳其發生的故事,採第一身多種視點敘述的寫法,風格魔幻。不過寫得並不艱澀,除了一些伊斯蘭的文化觀點需要消化外,內容可算淺白,文字鏗鏘優美,有令人追看的力量。

故事環繞著一群為宮廷作畫的細密畫家發生。蘇丹(即國王)秘密邀請「姨父」為他製作一本書,書中的插畫要採用西方(歐洲)而非伊斯蘭的畫風。由於伊斯蘭畫家講求真主給予的記憶而非寫實的方法繪畫,當細密畫家們接到這個要乖離傳統作畫風格的任務時,都有不同程度的內心鬥爭。其中一位為插畫鍍金的工匠,便因不能接受西方的風格而被殺。在兇手還沒有被找出前,姨父亦繼而被殺害,而由外地回來、被姨父委託把插畫寫成故事的主角「黑」,便負起尋找兇手的任務。另一方面,黑深愛著姨父正在守寡的女兒,兩人的關係亦因為姨父的死而改變。故事便是在這兩個主軸的互動中推進。

全書共分成五十九章,每章均以不同人/物的視點敘述。在第一章出場的便是死去的鍍金師,然後是黑、畫裡面的一條狗、兇手、一棵樹、甚至一枚金幣、一匹馬,以及紅這種顏色。轉換視點的寫法,在古往今來的作品中出現過不少(《羅生門》、《人啊,人!》等等),不過以死物來作第一身,並穿插於故事中並不多見。帕慕克的過場交代十分流暢,除了開始讀時因未搞清楚人物關係而有點混淆外,要弄懂不算複雜的情節也不太難。


(圖片來自http://www.shm.com.cn/)

在我看來,此書的主旨是勾勒出西方和伊斯蘭世界觀的不同。作者以細密畫(上圖便是一幅典型的細密畫)和西方畫的差異,來說明東、西方在本質上的分歧。穆斯林畫家的眼中只有真主的觀點,能以安拉所給予的記憶複製出一幅沒有個人風格的畫,才是一個畫家最高的成就。相反,西方以透視法繪畫,把人的視點當成中心,並強調寫實和個人風格。這種思想和伊斯蘭的世界觀完全相反,因為在穆斯林的心目中,只存在全知全能的安拉,沒有人可以把自己放在世界的中心。

今天在「九一一」後,西方和伊斯蘭國家勢不兩立,就是這些基本的歧異所引起。我們應該嘗試瞭解別人的世界觀,而不是把自己的準則強加於別人身上。讀這本小說就當是踏出第一步吧。

書評:《高官廢話公式寶鑑》
書評:《Ways of Seeing》

5 Comments

  1. 回覆
    HY 2007 年 06 月 02 日

    這本書我也很喜歡,就是純粹當推理小說看也不錯。

  2. 回覆
    Melon 2007 年 06 月 02 日

    An interesting one. Like your writing and will read that book.

  3. 回覆
    carjaswong 2007 年 06 月 05 日

    原來HY已讀過了,真快手.
    小苦,可以借給你看,不過是簡體字.

  4. 回覆
    光.軍 2007 年 06 月 08 日

    看到他書面以文學得獎為賣點.有點長篇大論的感覺…怕帶回家後他變成孤兒仔
    版主回覆:(06/01/2007 10:42:18 AM)
    其實不難讀,像看推理小說.

  5. 回覆
    光.軍 2007 年 06 月 11 日

    Hi, 睇過第一章了, 以死人的角度描述作開始, 好有吸引力, 謝謝。 Hv a nice trip.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fourteen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