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選米線

  昨晚在夢中有人要小臣就「米線」寫文章,並且要用不同文體寫幾篇。醒來居然還在想有什麼寫法:

食記 — 最簡單當然就是寫以下這篇。
抒情 — 米線有甜酸苦辣麻五味,就好像人生 ……
政治 — 從這兩年經營米線店的經歷,側寫由反修例運動到瘟疫蔓延,大談政治可也 …… (不過小心踩紅線)
財經 — 由經營成本等分析引申至地產霸權、資本主義邏輯等「大道理」……

還是回正題。米線在近廿年間在香港快速興起,真的有點令人驚訝。起初以雲南米線形式引入,後來加入了貴、川米粉的特色,然後被譚仔融合並「車仔麵」化,搞出這種港式變種,至今仍在不斷演化中,有些餐廳甚至把米線作為傳統粉麵的代替選項,把牛腩河變成牛腩米線,真的不能不佩服香港人的包容性。

以下是小臣喜歡的各式米線。

雲南風味過橋小鍋米綫 — 這家是少數保持「雲南風味」的米線店,還有過橋米線及氣鍋雞賣,而黃鱔亦是甚少在其他店出現的選項之一。近來喜歡上他家的酸辣味,酸而不辣,十分開胃,配雞肉及豬膶吃甚佳。

唯一雲貴川風味 — 這種超濃味風格一定不是雲南風,大概是偏向貴、川多點,湯頭下了大量豆瓣醬,再隨客人喜好加辣加酸加麻,絕對重口味,一般配炸醬、豬腩肉等配料。

類似風格的還有:荃灣雲家(肥仔) 雲南小鍋米線,以及有「宇宙最強」稱號的石蔭雲南小鍋米線,都是小臣常去的。

不過小臣最喜歡的,還是老闆娘雲南米線,因其材料最入味又夠大堆頭,炸物亦相當不錯,不好是太多人和極之擠迫。

全魚米線是另一種風格,和雲貴川應該沒有關係。以前最出色是魚鱻,不過現在湯頭已不及之前般濃,要吃多數去漁川,不過魚的種類不及魚鱻多。不要去什麼魚米家,湯頭淡又沒有鮮魚吃。

近來多了另一類米線,就是以雞濃湯為湯頭,有加上魚翅/花膠的,另外的變種是用上藥膳湯,以及醉雞的。小臣最喜歡的是樂湯雞(白楊街店快將結業,另有佐敦及銅鑼灣店)、癡膠雞醉藥雞

最後一類是黑羊湯鍋米,只有這家老表(抄襲的不計),一片片帶皮的微羶羊肉,羊痴一定喜歡。

HK01 有個米線系列,寫了幾十篇,有興趣可參考。

想在 FB 看小臣的文章,click & like:
[custom-facebook-feed]

香港美食 - 吃在瘟疫蔓延時

2 Comments

  1. 回覆
    Cable 2020 年 11 月 17 日

    愛吃重口味米線,可惜好此道的飯腳不多。每當歷久未嚐,心心念念的始終是老闆娘,麻酸辣三味調和獨步天下,縱要專程前赴冒汗排隊也在所不惜,每皆捧腹滿足而回,惟恨其份量慷慨,肚納有限難以啖盡心頭好,往往在溫故與嘗鮮之間天人交戰。

    • 回覆
      小臣 2020 年 11 月 17 日

      形容得好, 老闆娘的材料份量真的太多, 要兩樣再加一款炸物已是極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wo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