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爾今夏

 又是六四。

小臣說過,六四一天不平反,每年還是要繼續悼念。

多謝馬力,讓我們不會忘記六四,多謝他讓我們看清左派的嘴臉,無論他們披上了什麼樣的羊皮,尾巴還是會露出來的。

我現在就對你說,就算香港政府有「公論」,我們還要繼續說「六四屠城」、鄧李楊是屠殺人民的兇手、有人被坦克輾斃、學生有被殺死。你能封得住我們的嘴嗎?

為大家送上一首明哥的歌。

忽爾今夏

曲:花比傲  詞:林夕

看見了漫漫稻田再掠過
看見了烈日在遙望著我
過去每一分鐘剎那之間湧向我
某月某年彷彿在生
照亮那憎天昏地暗一個炎夏

看見了面上淚痕滑下去
說過了道別話然後別去
聽見了一顆心叫我一手敲碎
那夜與誰怎麼告吹
那是某年驚心動魄一個炎夏
無端過去

迷離面孔像昨天的我
曾相識而難以碰面
然後在今天忽以今天
再遇這孤獨少年

看見我為寂寞尋覓伴侶
聽見我為靜默尋覓字句
去到了講不出那個家中的派對
那夜有誰(看見了漫漫稻田在掠過)
(看見了面上淚痕滑下去)
都不要緊(看見了烈日在遙望著我)
(說過了道別話然後別去)
那是某年通宵踏旦一個炎夏(那個我就像是和誰在說話)
(那個我在唸著喃喃動聽話)
如此過去(終於過去)

迷離面孔像昨天的我(那個我散髮披肩)
(那個我痛快一點)
(那個我放肆一點)
曾相識而難以碰面(如炎夏青春的臉)
(如紅日初昇的臉)
(從來沒風霜的臉)
然後在今天忽爾今天
再遇這孤獨少年

也談情色
十年

2 Comments

  1. 回覆
    森林 2007 年 06 月 04 日

    今夜萬千燭光,
    可會有你?
    版主回覆:(06/08/2007 01:27:00 PM)
    不喜歡支聯會的搞手,所以很多年沒有參加了.

  2. 回覆
    小卡 2007 年 06 月 04 日

    六四,香港人,燭光晚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five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