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現象系列之十九 – 集體回憶與城市規劃


  「集體回憶」,指的是超過一個人以上對感情、場景、物件、圖片或事件所共同擁有的回憶。今天在香港經過「天星.皇后」事件的沖擊後,大概無人不曉這個用語,亦帶來令為官者大為頭痛的一種新型政治抗爭。


(Photo from http://www.chipin-kaiya.com)

香港在經歷了半個世紀翻天覆地的發展後,居然由一班年輕人出來保衛「集體回憶」,不可謂不諷刺。這些八/九十年代出生的朋友,天星和皇后碼頭不可能對他們有太多歷史意義,他們行動的原因,是清拆天星所代表的新一波城市發展。一方面基建泡沫後帶來的蕭條對他們來說記憶尤新(就像是本世紀初的經濟倒退對他們的打擊),另一方面他們賴以建構身份認同的東西買少見少,故此抓住了這個議題來向建制反撲,以表達潛意識中「時不我與」的恐懼和不安。在這件事件中太多反智的非理性討論,加上政客在煽風點火,很難再平心靜氣地表達意見。老實說,社會上認同要不顧一切地保留皇后碼頭的聲音不多,誰有興趣在新海傍的中央放回這醜陋的混凝土結構?

「身份認同」是這次事件中另一個被扭曲的概念。對「香港人」的身份認同,需要一個有關生活方式、態度、行為,甚至事件、場景所構成的整體論述,單純地把身份認同和集體回憶掛鉤,不過是以偏蓋全。抽離了香港殖民地歷史和海港發展的天星及皇后碼頭,就是把身份認同這個議題過度化約。要知道發展、動感、效率及創造奇觀等等,其實也是「香港精神」的重要一環,沒有了發展、死水一潭的香港,可能會令更多人產生身份認同危機。我不是提倡發展要凌駕保育,事實上兩者有共存互補的空間,只是希望帶出一個訊息,就是不要把集體回憶和身份認同的議題單一化。

在喜帖街及天星碼頭的事件中,也暴露了現行城市規劃遊戲規則過時的一面。這種在上世紀訂下來、以精英主義為基礎的規劃過程,完全由技術官僚掌控,城市規劃師純粹以技術考慮,把社區切割為一個個方塊,再在上面標上諸如 "C" (商業用地)、"R"(住宅用地)、"CDA"(綜合發展區)等等的標記,然後把這張名為分區大綱圖(Outline Zoning Plan)的圖則交予城市規劃會討論並刊憲,兩個月內沒有人反對便可建議政府通過。一般民眾根本不瞭解這個過程,更不可能看得懂分區大綱圖及其充滿技術語言的附件,整個規劃過程完全把市民拒於門外。此外,九十年代以後的城市發展趨向,是把地皮大面積化,發展商為用盡地積率,便在地皮上建一個大平台,再把高樓堆在上面,形成了所謂的「屏風樓」,大家到將軍澳及荃灣海傍,便可見到這種城市規劃的惡果。

在一連串反對的聲音中,政府在啟德再次規劃的過程裡,採用了另一個極端的方法,便是搞大規模的諮詢,讓公眾全程參與。好處自然是讓持份者可以表達意見,但最後當政府只是把公眾需要的東西無序地堆放在一起,便是另一個惡夢的開端。啟德最新的分區大綱圖就是這樣「創作」出來的,公眾要郵輪碼頭都會公園大型體育館低密度住宅嘛,統統給你,功能性的考慮?不用喇,最重要是沒有人反對,於是大家日後從沙中線的啟德站出來後,四周會被公園包圍,要走五十至一百米才可到達最近的建築物(想像一下銅鑼灣站放在維園內),都會公園及大型體育館沒有公共交通直達,連接啟德和九龍城舊區的是「地下購物大道」(誰會到九龍城逛地下商店?),原跑道上擁有維港海景的是商業大廈,而低密度住宅卻對著「觀塘大坑渠」的臭水和躉船,真是要多荒謬就有多荒謬。

當在規劃過程中專業意見完全讓步後,得出來的就是這樣的結果。我們要的是專家和市民一同合作,不要極端的只有專業意見或只有民意。啟德的發展要十年以上,當大家在 2020 年見到成果後才後悔,可能為時而晚。希望在下一次的規劃過程中,可以見到多點合作,少點對立及爭拗。

文化現象系列之十八 - 社會運動
文化現象系列之二十 - 殖民、後殖民、愛國

5 Comments

  1. 回覆
    nor 2007 年 05 月 30 日

    完全同意!
    版主回覆:(05/30/2007 10:01:03 AM)
    謝謝!

  2. 回覆
    aaweb 2007 年 05 月 30 日

    同意,不能極端化!應該要sustainable development吧….
    版主回覆:(05/30/2007 09:47:49 AM)
    問題是太多聲音談sustainable,卻沒有人要development!

  3. 回覆
    bonnie8nz 2007 年 05 月 30 日

    很棒加油!
    也歡迎到紐西蘭美女的家Bonnie’s 部落格逛逛!
    版主回覆:(05/30/2007 09:50:58 AM)
    好的.

  4. 回覆
    小卡 2007 年 05 月 30 日

    小臣說得好

  5. 回覆
    一讀者 2007 年 09 月 06 日

    Jason先生:
    讀到你對城市規劃這麼精闢的分析.實在佩服.不知你有沒有看過香港電台最近在電視上播出的<吾土吾情>專輯. 這果專輯有許多集是講及城市規劃的.只 是, 不知為何, 連那些大學教授呀, 規劃師呀都只提公眾參與, 而忽略了公眾有時只會從自身的角度去看問題而沒有考慮社會整體利益. 專家們有責任作出平衡和處理沒有留意的問題. 避免那些vocal minority 壟斷了規劃方向.
    另外, 我是啟德附近的居民. 据你的意見, 啟德將來的發展豈不是一場災難. 啟德是香港市區僅餘可供發展的區域. 以你對城市規劃程序的認識, 我作為附近的居民, 作為香港市民一份子, 怎樣才可阻止這災難性的發展呢?
    版主回覆:(05/30/2007 09:51:12 AM)
    很不幸,機會不大了,因為分區大綱圖已經刊憲,聽證程序已過,最近重新刊憲,只是把民建聯的建議納入圖則之中.為什麼只聽民建聯?因為要保證下一階段上立會申請撥款時,可以順利過關也.
    現時的官員簡直是走到極端 – 有人在區議會問"專貴的議員"們泳池要多長多闊他們才滿意,專業意見完全不是設計上的考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2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