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 《林夕字傳2》

  我曾經很祟拜林夕。那是讀預科的年代,既討厭自己沒有勇氣選修文科,以至斷了入大學讀中國文學的路,也不喜歡預科時就讀的那家工業中學,因為沒有一個人懂文字。典型十八歲年輕人的自憐自傷。

在這時有個叫林夕的新人,填了一首<吸煙的女人>後一炮而紅。底細揭開後,原來他是港大中文系的碩士生!那不是我夢想的人生嗎?很自然地把自己投射到他身上,留意他寫的每一首詞,買他所有的散文集,把自己沒希望做到的,統統借林夕的筆,在夢境中化為現實。

及後林夕越填越濫,當他在一年間生產二百首歌詞之際,再也沒法令我產生尊敬的感覺,怎麼能把文字堆滿音符便當成歌詞呢?當年字字珠璣的林夕到了哪裡?加上近年很少聽流行曲,連林夕填了什麼也沒有留意,只是偶然在達明及王菲的唱片中聽到他寫的詞,才稍為留心聽一下,但已經全然沒有當年的感動。

不過當《林夕字傳》出版時,還是想買來緬懷一番的,但一看曲目,Raidas 和音樂工廠時期的作品居然從缺!馬上把 CD 放回貨架之上,改買了 Raidas 《傳說》的復刻版。

這次《林夕字傳2》終於收入林夕最重要時期的作品,雖然很多我喜歡的詞都已出現於第一輯,但仍不減這一輯的收藏價值。每一首歌詞都有林夕自己的註釋,以及他徒弟林若寧的「眉批」,老實說,後者我不認識,他寫什麼我沒有興趣看,想看的只是林夕的自白。

再聽一些經典作品如:<傳說>、<赤子>、<你快樂所以我快樂>、<再見二丁目>等,還是覺得林夕是這一代最好的詞人,論文學修養、論用字之精闢、論言簡意賅,其他同輩均不可望其項背。

有一首我很喜歡的詞沒有收錄,那就是<大話西遊>。此曲收錄在藝視唱片公司一隻雜錦混音唱片中,林夕把一堆賀年歌譜上新詞,串成一隻藝視「群星」合唱的雞尾歌。為賀年歌填上一幕幕沒結果的愛情,玩得如此黑色,只有夕爺有此能耐。

大話西遊
編:黃耀光 詞:林夕

甲與乙君相識了 一眨眼十年
碰見面卻淺笑 心聲不敢上演
只歡喜 不斷吐煙 掩蓋含羞面
情話假使當面說 最怕不自然
溫馨晚晚夢中染 孤枕晚晚夢中墊
無言相望 相望無言 

時光不早分手又太早 天生瀟灑又怕枯燥
愛情事端總有被告 誰人沒緣份
循例不俗套 談情像對稿 言詞漸覺虛無
真的心那日見到 拿著地圖 身軀未老心漸老

誰是誰是我親密良朋 從未愛得逼真 只可說甚吸引
永遠沒乘著暗黑和我親一吻 但憑愛意相碰 不須擁抱便興奮
人是友人是我親密良朋 常話愛得真心 怎可拒絕親吻
每次若談論理想還覺不相襯 任憑兩腳走近 心境卻未拉近

甲在紅著眼 乙正低聲嘆 途人的雙眼在旁邊窺探
愛侶在街中徘徊和聚散 沿途將戀愛無聲展覽
因此令迷離夜色加倍地璀璨
不管天氣暖或冷 不管景致已漸晚
此時此情 怎能不全心尋找愛侶 大家已變了習慣

憂鬱的天氣無故地寂寥 飄忽的雨點下情緒亦動搖
自問從沒有想與他重聚 無須思念樂得消遙
我學會於深宵怎去渡每一秒 臨睡前收起和他的合照

童謠裡只需相愛便會長隨 在銀幕裡在村落裡
眼淚跌墮簾幕再低垂 每一對都登對不必怨懟和負累
從當天佳偶共聚 從不因相處日久生厭
漫長愉快但覺盟約 一般不易粉碎

合與離沒皺眉 別講一句對不起
冷冰愛情沒趣味 想遠飛你便遠飛
不會奢想有轉機 也不費神落力責備

夜太涼夢太長 夜深不應再思想
我的愛情是那樣 不妄想也沒創傷
往日溫馨細心賞 記憶裡頭並未變樣

愛似是甘心為何又嘆息
要是情盡要是緣盡也不用也不用煩悶
你我如情深為何沒安寧
愛得太難過愛得太陶醉愛得太愛得太愛得太無理
利害 對錯 一一不再理會
日和月 笑和淚 已消失一切次序
愛情難合理不斷改編世情
因此更豐富因此更吸引因此更疑惑更刺激更圓滿

人生於世上原來全為愛心歷險一趟不讓你反抗
總要於各樣浮沉離合愛海裡流浪
投身凡間尋一本愛情理想經書
然後嘗盡愚弄與苦痛取得正果
以身正道無後悔快樂無窮
仿似西遊沒法可相信

[網上找不到此歌詞,唯有自己打]

最後,當我知道填詞填到身不由己,還會患上抑鬱症時,我再也不羨慕林夕了。

<!–more–>

音樂 - World's End Girlfriend 《Hurtbreak Wonderland》
音樂 - 《明明》

6 Comments

  1. 回覆
    小彭 2007 年 05 月 26 日

    我覺得林夕的筆名好有型, 梦 > 夢!
    版主回覆:(05/27/2007 01:16:46 AM)
    這也是我祟拜他的原因之一呀 ^^

  2. 回覆
    光.軍 2007 年 05 月 26 日

    林夕寫的我都會留意.他的大女不唱了只好投放較好的詞給她的一塊肉(楊小姐)吧.試試聽她在金牌的最後一張專輯.歌詞挺花心思及有意思的。
    版主回覆:(05/26/2007 12:58:04 PM)
    可惜我討厭他那塊肉,所以少聽了很多好詞.

  3. 回覆
    HY 2007 年 05 月 26 日

    Jason:
    原來你也唸過工業中學?我高中不修文科的原因跟你一樣。
    林夕進了港大文學院,本科修翻譯(恕我直言,以課程設計論,那是本港眾大學翻譯系中最「豆泥」的),碩士才唸中文。
    第二輯選曲的確較高。至於梁先生的近作,已降至中上水準吧。
    光‧軍:
    楊千嬅那唱片不錯,我也寫過她。
    林夕給楊填的詞所花心思不比王菲的少,只是把用字和表達手法的檔次降低了。福臨門大廚去吳松街自立門戶,燒同樣的菜,門面和價錢也自然要收斂。
    版主回覆:(05/26/2007 01:04:42 PM)
    是呀,當時的中學不辦預科,唯有找別的學校,那間工業中學把我的成績單"扣留"了,一失足……
    你的比喻很好,太高檔的詞楊小姐高攀不起.

  4. 回覆
    光.軍 2007 年 05 月 27 日

    Hi Jason!我對楊小姐的唱功真的敬而遠之.只是今次看到全碟都是林夕寫詞才聽她.細聽歌詞比起同期林夕寫給其他歌手的詞真的花多了心思。
    Hi 小彭!同意你的看法呀!曲高和寡相信她自己都怕.不如將貨就價。
    版主回覆:(05/26/2007 01:02:36 PM)
    所以近來我也"看"了不少楊小姐的歌.

  5. 回覆
    Natalie 2009 年 02 月 09 日

    那一個容小姐,我也十分十分之討厭!太高檔的詞她也不配.
    版主回覆:(05/28/2007 12:17:18 AM)
    所有英皇娛樂的歌手都是一樣!!

  6. 回覆
    joeyee 2009 年 02 月 10 日

    係係係, 完全同意Natalie講法,
    聽過佢唱卡門, 噴飯!!!
    版主回覆:(02/10/2009 01:07:16 PM)
    有件咁事!?好在我時運高,聽唔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eighteen − eigh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