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 劉以達 《達與璐》

  零六年終結之前開心了好一陣子,因為明哥、達叔和村上春樹幾乎同時推出新作品。好久沒有這種不假思索、馬上從貨架把東西買下來的衝動。

兩個星期以來有點應接不下,iPod 內的《若水》和《達與璐》交錯地播,手裡則拿著《終於悲哀的外國語》在讀。

聽《若水》和《達與璐》有著天和地的反應。坦白說,《達與璐》令我十分失望,等了這麼多年,以為達叔會延續《麻木》的神話,為我們帶來前衛和非主流的樂章,豈料結果卻像是踏在流行與搖滾中間的鋼線上,一刻擺向左,另一刻卻擺向右,教我們在旁看得冷汗直流,擔心他還可以向前走,還是將會掉下來摔個粉身碎骨。達叔既想擺脫電子音樂的羈絆,又想進軍內地市場,但又希望照顧一下本地主流的口味,結果弄了這張三不像出來。

整張大碟的風格很統一,不客氣地說就是沒有變化,除了結他的 feedback 的有/無之外,聽了好幾次也找不到中間幾首的分別,加上旋律不是十分吸引,大部份的歌曲都沒有搶耳的效果。主音的李璐璐很王菲腔,她的演繹只能說是不過不失,如果能找回胡倍蔚唱,效果可能會好得多。

十首新作品中,我只喜歡開首的<丟失隨想>、有達叔吟唱<一秒鐘>和有大量 feedback 的<大跟蹤>和<醉>。其他諸如極度老套、內地味十分濃的<舊手錶>和<黑煙白煙>簡直不能相信是出自達叔的手筆。

最不能忍受的是最末的<石頭記>(輪迴版),新意全無之餘,落了個狗尾續貂的惡名,既然想和達明時代作個了斷,就索性不要再回首,拉拉扯扯又有甚麼意義?

一面寫一面把《麻木》拿出來播,心情才稍稍平靜下來。

愛之深才責之切,希望達叔未來可以從鋼線上爬下來,找到自己應走的路。

音樂 - 黃耀明《若水》
音樂 - Isobel Campbell 《Milkwhite Shee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fourteen − thir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