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苦樂 – 做鴨仔的日子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在引言一文說過,畢業後我們要經歷一段四至六年的在職訓練。在受訓期間由於Graduate Engineer(下稱GradE)時常尾隨工程師去開會及到工地,就像小鴨跟在鴨媽媽身後般,所以GradE一般被稱為「鴨仔」。

要在四年後參加評核試而成為工程師(所謂「考牌」),公司必需提供符合甲類要求的訓練計劃,否則在職訓練期便要延長至六年,不過大部份規模較大的機構、設計顧問及承建商均提供甲類訓練計劃。此計劃分成兩部份,第一部份是三年的基本訓練,包括設計及工地實習兩大類別,而後者必需佔三分一以上的時間。完成首三年訓練後,受訓者要接受學會評核,以確定其經驗是否符合甲類計劃的基本要求。最後受訓者要再多取一年在職經驗始能參加評核試。

為鼓勵公司騁請GradE,職業訓練局會提供資助,我那個年代的資助額大概是我們工資的二分一到三分一,所以很多公司實際付出的金額和騁請一名菲律賓女傭差不多。

雖曰受訓,但大部份公司在六個月後已開始讓GradE們參予實際工作,而該項目的工程師便成為這些GradE的師傅。我當年做鴨仔時也跟過四、五位師傅,因其性格有別而有著很不同的遭遇。其中一位Y先生較年輕,對我就像朋友一樣,無所不談;在工作上他很樂意解答我的提問,在我犯錯時從不苛責。另一位C先生屬老一輩的工程師,非常嚴厲,有錯必「炳」(大罵);有一次我第二次劃錯了某種鋼筋的配置圖,被他罵了十分鐘以上,當時自然很難受,但自此以後便不會再犯那個錯誤,現在回想起來發覺C先生的教導比Y先生來得深刻。另外一位B經理由於忌才,把屬下工程師L先生投閒置散,而所有原本應該由L先生負責的工作便落在我的肩上 – 由部門年度預算、撰寫合約條文、到合約管理等等都是由我獨力承擔,壓力非常之大,不過也是很難能可貴的「催熟」經驗,在B經理旗下工作一年多學到比在別處要來得多。

師傅雖然重要,但修行這回事始終靠個人努力和悟性,我自己的策略是要尋根究底,一定要明白每件事的因由,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話,範式一轉便追不上。另外我喜歡把別人寫得好的書信和報告存一份作參考,有需要時拿出來臨摹一番,對自己撰寫某類特定格式的書函很有幫助。最後一個要訣是要有好奇心,多留意其他專業的處事方法,所謂知己知彼,到有機會要管理一組不同專業的團隊時便派用場。

四年的受訓期不算短,但以一個工程師的專業生涯來說卻是非常重要的一段日子,根基打得不好的話,對以後的發展影響至深。下次談評核試時會就此再闡述一番。

 

職場苦樂 - 會議百態
職場苦樂 - 基準評核(一)

5 Comments

  1. 回覆
    supageti 2006 年 07 月 07 日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2. 回覆
    galaxy 2006 年 07 月 07 日

    雖然辛苦,但是有訓練總是好的,好過跌倒損手爛腳才識野

  3. 回覆
    carjaswong 2006 年 07 月 07 日

    Supageti,小嘉,對,在受訓期間始終是受保護動物,<br />
    受磨練之餘,也有人在背後會隨時伸出手來扶我們一把。

  4. 回覆
    何故 2006 年 07 月 24 日

    我當年summer training在DSD,稱之為「鴨蛋」。<br />
    <br />
    你明白是什麼意思嗎?

  5. 回覆
    carjaswong 2006 年 07 月 24 日

    還未出生的鴨仔,是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ten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