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in Category: 其他類別(越韓泰等)

太安樓掃街記(上)

  這天跟小頭的記載來一次太安樓「掃街」之旅(所謂掃街,就是一次過吃盡街邊小吃之意)。

太安樓是香港早期的大型私人屋苑之一,在六十年代末由置地發展。此物業由多座大廈組成,就在西灣河地鐵站欣景花園出口對面,十分容易找。太安樓的基座是一個密封式商場,內裡有很多熟食店,大部份根本就是把小販的鐵皮車推到室內擺攤,一望而知是無牌經營。這些小食攤檔卻保留著傳統的街邊小吃風味,在現時的「城市規劃」中已幾近消失。

第一站吃小臣最愛的牛什。檔在太康街那邊的入口旁,在一家電器店的門外,由一位年輕媽媽主理。此店賣的是清湯牛什,不是染至橙紅色的那種,也沒有濃濃的鹵水汁,但我認為這種製法才可吃出牛什的原味。

香港美食 – 南亞 (Closed)

  這天在金華吃了早餐,在太子站附近辦完了事後,便往大角咀蹓躂,準備之後往神廚館吃墨魚餅飯。豈料後者在長假期間並沒有開門營業,不幸撲了個空,還要遇上比蒼蠅更令人討厭的一堆地產代理(大角咀正好有新樓盤推出),心情頗壞。

橫豎未肚餓,便回香港區,先到新華書城逛一下,然後再為午飯打算。假日一時許的新華書城沒什麼人,比在深圳逛書城還要舒服,買了在後者沒見到的兩本書。

從書城下來,轉入有不少食肆的禮頓道,原本打算選 UCC Cafe,不過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南亞,想起海南雞飯,便跑進去了。

南亞由霎東街搬來後還沒有光顧過,新店的裝修比老店現代得多,店也比以前大,老伯們不見了,侍應全是年輕人,態度比老伯好得多,有位小哥還為我們掛在椅背的風衣蓋上衣套。

來南亞不用想,一定是吃海南雞飯。小卡不餓,加上當天早上看到我貼出來的炒蛋多照片,決定點炒蛋多。雖然餐單上也有這個小吃,但侍應妹妹好像沒有聽過,下單時有點猶豫。

海南雞飯上桌,老店風範在此時顯現,配的正宗油飯,湯是菜乾煲雞什。很多賣海南雞飯的食肆,連雞什湯也沒有提供,有些混帳到以青紅蘿蔔煲豬肉濫竽充數,不禁令人搖頭嘆息。

吃的馬拉松 – 小字輩深圳半天遊(下)

  今日的目的地是深圳書城(全名為深圳書城中心城),位於福田區,去年才開幕,號稱單層面積全球最大。

我們乘地鐵前往,由一號線轉四號線。深圳地鐵和廣州地鐵很相似,一貫內地特色的建材和昏暗燈光。四號線暫時以單線行車,但由於轉線站在四號線的中間,看到月台有車也不敢立刻上,因不知那班是上行還是下行。結果我們花了接近十五分鐘等車。

書城在四號線的少年宮站(四號線首期的尾站)附近一座低矮的建築物內,佔地甚廣。

吃的馬拉松 – 小字輩深圳半天遊(上)

  小臣十年前遊深圳時,差點被扒手偷去錢包,自此便患上了強烈的「深圳恐懼症」。雖然我知道小卡有興趣再訪深圳,但我對這個地方實在沒有一絲好感,故此一直沒有再去逛街。這幾年偶然也會因公事到深圳,但一辦完事馬上離開,加上每次都是一群人經皇崗「車上車落」,所以小臣連通車兩年的深圳地鐵也沒有坐過。

當小字輩提出搞個半天深圳書城團時,小臣也猶豫了好一會,不過既然小卡想去,加上有幾位好友一起前往,也就無所謂了。這天是星期六,由於小娜要上班,故此大隊要下午才出發往深圳。原來的計劃是我和小卡小彭先往粉嶺吃群記豬手,再和小娜小妹會合,豈料碰上因交通意外加上七人欖球賽引起的大塞車,結果小臣遲到一個小時,粉嶺去不成,最後決定改去大圍漢年吃鹽焗雞。

自從漢年在小字輩中「曝光」以後,已經成為雞飯的代名詞。這天要留肚給下午茶,我們三人只要了半只雞,另加一碟乾炒牛河。

漢年鹽焗雞很少令人失望,一如既往地鹹味適中,肉嫩而不鬆散,且雞香四溢。

香港美食 – 雜記


  這幾天私務繁忙,沒有太多時間寫東西,反正有好幾家再訪食肆的照片推出無期,小臣也來一次一週雜相,清存貨也

W’s Entrecote

這是兩個多月前吃的晚飯,那天見有澳洲和牛推出,便每人試了一客

香港美食 – 橋泰 (Closed)

  這是「鱔稿王」介紹的地痞泰菜店,雖然對此刊物介紹的食肆信心不大,不過見小字輩一呼百應,小臣就是剛拔了大牙也來湊熱鬧。

店在大角咀,不是小臣熟悉的地方,於是約了小頭在太子站打的過去,到達前醒目的小彭已和小妹小茄穩佔了全店最大的桌子。此店極小,只有三張桌,還有其他小桌放在店外,整晚人客絡繹不絕,也有不少是買外賣回家吃的街坊。

娜姐和小Q稍遲到達,老闆娘提議我們先點幾道菜,於是便點了海南雞和豬手。事後証明應該多點幾樣,因為七時半過後此店進入晚市尖峰期,老闆娘在店內外跑來跑去,連寫單也沒有時間。

此店著名的是泰式鹵水食品,先吃鹵豬手,鹵得極入味,去了骨的豬手切成小片,有皮有脂肪有筋有肉的美味,在嘴內溶化成鹵汁的精華,吃起來比東坡肉有口感和層次。

香港美食 – 來自半島的曲奇

  這是小卡的老友 M 帶來的手信 – 半島酒店的精緻曲奇餅一盒。

包裝非常精美,十二件獨立包裝的曲奇載在小鐵盒中。

香港美食 – 芝麻綠豆

  這晚小字輩再戰老坑火鍋,主要是讓上次錯失良機的小儀和小茄嚐一嚐老坑的美味。豈料小茄另有節目,幸好小儀把 Joe 爹「騙」了出來,再加上臨時決定加入的小妹,才不至潰不成軍。

這次吃的東西和上次差不多,報導的任務交給首次光顧的小儀

吃完火鍋後大夥兒決定再去吃甜品,地膽娜姐介紹去黃埔附近的芝麻綠豆。有點被門前聚集等位的人群嚇了一跳,結果等了十分鐘左右才有位。

第一件重要的事是由日本歸來的小彭派手信。小儀收到的是朴葉味噌一份及高山名物(其實我不知是什麼,請有關人士補充)。

小臣的是朴葉味噌一份加「迴轉壽司」兩碟,有小臣最愛的海膽壽司,多謝多謝。

回憶總是美味的(三)

上班時期 (續)

屯門/元朗區

  小臣曾在新界西工作了兩年多,上班地點是新屯門中心,那裡只有酒樓和上海小店各一家,吃得乏味。故此一有機會便跑出去吃,其中以屯門市中心和碼頭的選擇比較多。有喜慶的話會去黃金海岸的意大利餐廳,又或是去三聖村吃海鮮,最遠去過容龍別墅。有時趁工作需要去元朗,也會順道幾個人一起去大榮華飲茶,如果只有自己就會去吃勝利牛丸或好到底麵家。

最有印象是屯門警署的飯堂,因我們常和警官打交道,所以很多時會到警官飯堂吃咖哩。以前警察中有很多印巴藉人士,故此廚子一定懂得煮正統咖哩。雖然每次都辣得滿頭大汗,但小臣也很喜歡吃。

這個時期小臣也開始負上供樓的重擔,加上搬到了上水居住,閒時既沒有餘錢吃,也遠離了城中的美食。值得一記是當時經常去元祿吃迴轉壽司,也因而愛上刺身/壽司類食物。

大嶼山

九五年轉到現在的公司任職,第一天上班便到了大嶼山,每天只有吃自家便當,絕對是「吃的黑暗期」。在那裡長年被困在孤島,除了每星期一次往屯門外,只能偶然安排到東涌的漁村吃海鮮。

這段時期小臣也從上水搬返港島南區,新居的供款也令小臣很吃力,不過一個月也會去吃一次好東西。當時十分喜歡日本料理,光顧最多的是千登世,直到後來銅鑼灣的屋台村開業。屋台村由見城、Domen拉麵和另一家串燒店合營,正是這店開闊了小臣的眼界,知道了什麼才是真正的壽司和拉麵。

同期小臣也認識了一個愛吃的同事,在這位「食神」的帶領下,小臣小卡去過 Cova、Brasserie on the Eighth、Mandarin Grill、W’s Entrecote、Harbourside 等店,對西餐的認識加深了不少。

美孚

九八年起小臣的駐紮地改在美孚,在這裡工作了差不多五年。美孚是舊區,沒有太多好東西吃。當年光顧得最多是一家叫滄浪亭的上海小麵館,它的麵食和水餃做得很不錯,到現在還有點懷念。另一家常去的是牛車水,吃它的海南雞飯。

供樓的負擔隨著利率向下而不斷減輕,加上小臣小卡決定做「自由人夫婦」,故此可以在吃的方面花多一點,也開始多試其他不同種類的美食,成為現在大家比較熟悉的貪吃鬼小臣。

之後嘛 …… 大家都在我的食記讀過了,「回憶總是美味的」這個系列,就寫到這裡作結。

回憶總是美味的(二)

中學時期(續)
 

  這個時期有兩個重要的回憶。第一個回憶是喜來登酒店的自助餐,是舅父帶我們去吃的,這是小臣一生人中的第一頓自助餐。我好像劉姥姥入了大觀園,看著琳瑯滿目的食物,不知該從海鮮,沙律吧,還是熱盤先下手才好。只記得那天吃了很多很多,第一次體驗「有錢可以吃好多好東西」,於是小臣下定決心發奮讀書,以後也要吃很多很多次自助餐(很幼稚吧)。

第二個回憶是春茗。小臣爸的公司供貨給大酒樓,而八十年代的酒樓在經濟起飛之下年年賺大錢,故此每年均會搞一些非常豐盛的春茗宴請各方友好,各供應商自然也在被邀之列。有次小臣爸的老闆沒空出席某大酒樓的春茗,便把席券給了小臣爸,連同小臣爸原有的一張席券,便多了一個位子,於是小臣便隨著小臣爸去吃了。那晚首次見識了龍蝦沙拉、一梳梳蠟燭芯般粗的魚翅、碩大味鮮的蘇眉魚、一隻隻用刀叉享用的鮑魚……,才知道一般吃喜酒的菜都是入門級。

這兩個經歷令小臣開了眼界,也認識了什麼才是美食。

大學時期

上了大學的小臣也是沒錢沒時間,讀工程大概是除了醫科外最忙的,一星期上三十多小時的課,下課後又要當補習老師賺學費及零用,能花在吃的不多,加上小臣沒有寄宿,少了大夥兒外出吃東西的機會,但走堂去正街源記吃糖水等也是常有的事。

Pages: Prev 1 2 3 ... 6 7 8 9 10 11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