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苦樂 – 下雨、水浸、排洪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近日暴雨連場,又是考驗這個城市的排水系統和斜坡安全的時候。上兩個星期五連續兩次遇上黑色暴雨,除個別的地區之外,並沒有造成廣泛的影響及人命傷亡,證明近十年政府在改善水浸黑點及鞏固斜坡方面投放的大量資源,是一項有回報及有成效的投資。

香港的雨通常在五、六月下得最兇,曾多次在大雨下造成市區及新界大面積水浸及山泥傾瀉,我記得有好幾次甚至不能上班上學,而公開試亦因而要推遲或重考。而消防員/警察用橡皮艇到新界村落救人的場面亦十分常見。

排水系統是一個城市的重要基礎建設,但受關注的程度絕對比不上公路橋樑及鐵路,沒有人去慶祝一條大水渠完工,當然更不會如青馬大橋般有放煙花、出版紀念郵票等的活動。大家唯一注意到排水系統的時候,通常是因為它出了問題而對我們造成了某程度的影響。雖然我不是搞渠務的,但也深刻地感受到渠務工程師的工作是何等缺乏滿足感。

雨水落在土地後部份會滲入泥土中,部份經地面沖進各種渠道。在市區,道路旁的雨水收集口(gullies)把雨水帶入地下的支渠,然後被匯進主渠,最後排出海中。這些主渠通常是巨盒型的大混凝土箱(box culvert),其平面面積因集水區的大小而有所不同,但可以達到四米乘四米之巨(甚至更大)。在新畀,雨水則會被帶入各種河道然後排入海中。新建的排水系統會以下列的標準設計:支渠 – 五十年一遇;主渠 – 二百年一遇;鄉郊主排洪河道 – 五十年一遇;鄉郊排洪支流 – 十年一遇。

甚麼是「五十年一遇」?下雨是自然現象,以今日的科技仍非人力所能控制。故此只能以紀錄所得的降雨量,並以統計方法估算大約五十年才出現一次的雨量為何。所謂五十年一遇,就是大概五十年才會發生一次的降雨量,當然天有不測之風雲,可能在遇到一次五十年一遇的大雨後,不幸地明年又會遇上,只是機會率很小而已。以之作設計標準,意思是系統有能力處理五十年才下一次的大雨。

大家另一個問題一定是:既然有這個標準,為何一下大雨仍有這麼多地方出現水浸呢?

答案分幾方面。首先,在市區有很多舊渠不是以上述的標準設計的,不能抵禦那麼大量的雨水同時湧入。此外,海岸線經多次填海而不斷向外推,主渠就算隨之而伸延,到達海邊的高度也會越來越低(因主渠是向下傾,以配合水向低流,而路線越長則離地面越低),遇上潮漲時,主渠出口或下游部份便會浸在水中,造成不能排水的現象,嚴重的會引致支渠也不能排水,或大大降低掛放量。旺角以前逢雨必浸,便是上述兩個原因的結合。

另外,雨水收集口被垃圾堵塞也是水浸的原因。很多人把這些收集口當垃圾桶,蓄水量已經因而降低,再加上隨雨水沖來的各種物品,更易把這些在市區唯一疏通雨水的收集口塞住。

最後,新界的農地大量被填平並用作廢車場,貨櫃場或其他用途,一來吸收雨水的泥土表面大幅減少,二來原來的河道支流被截斷,三來填平的土地比以往高,阻住了雨水的流動,要是不浸才怪。

渠務署在近十年的工作下,才把上述的問題根治,這一、兩年開始見到成效,主渠有問題的現象已經基本解決,現在只剩下一些次級的渠道和某些低窪地方的水浸問題在處理中。

職場苦樂 - 在工地的苦與樂
職場苦樂 - 風險、索償、爭議

14 Comments

  1. 回覆
    blac 2006 年 06 月 14 日

    澳門都有幾個黑點,每次落大雨都呢幾個點一定水浸, 政府點整都整唔好…<br />
    我記得好耐以前, 有次落大雨,更遇上海水倒灌, 我朋友駕車泊在街上(提督馬路)過了一晚<br />
    點知第二日朝早落街搵唔到駕車, 原來水浸浸到超過1個人身過, 佢要用潛水鏡至搵到自己駕車<br />
    你話恐唔恐怖呢?? 所以個期有好多"水貨車"….係被水浸過的車… hehhehehe<br />

  2. 回覆
    LaLa 2006 年 06 月 14 日

    還很清楚記得十年前的一個早上,半夜下完連場豪雨後,區內街道都浸了呎多<br />
    水,<br />
    猶如置身威尼斯中,不過太子區這幾年水浸的情形已大大改善,「東方威尼<br />
    斯」<br />
    已不復見.

  3. 回覆
    carjaswong 2006 年 06 月 14 日

    Bella,用潛水鏡搵自己架車?好誇張!!<br />
    <br />
    La姐,你那邊是黑點中的黑點,不過現在大坑東有了一個巨型<br />
    蓄水池,雨水都被帶到那兒,應該不會再浸了。

  4. 回覆
    lau2tang 2006 年 06 月 14 日

    我小時住在新界鄉村的四合院,大廳前有一個好似儲水池的天井,一下大雨去水位負荷不來便會如池塘一般。我們這班頑童便會摺紙船放在水1<br />
    面上鬥快飄流到對岸,好好玩!

  5. 回覆
    carjaswong 2006 年 06 月 14 日

    我這些頑童也會在雨後的水渠玩放船仔。

  6. 回覆
    小Car 2006 年 06 月 14 日

    lala<br />
    <br />
    十年前我都是大南街駐紮,車道變成水道,所以當雨季來臨亦是我的惡夢開始;記憶猶新‧<br />
    <br />

  7. 回覆
    歐巴桑 2006 年 06 月 14 日

    多年前尚未有甚麼黑色暴雨的時候<br />
    試過某日在滂沱地大雨下像游泳般沿著亞皆老街「游」到九龍城區的單位出placement<br />
    還記得地鐵站出口的樓梯仿如瀑布一樣<br />
    想起都有點怕<br />
    話時話, 我的妹夫是在渠務署工作的<br />
    他說被人「媽」已經成為他的routine工作^^

  8. 回覆
    LaLa 2006 年 06 月 14 日

    老街坊小Car ^^ <br />
    <br />
    我由細到大都離唔開呢條界限街,總係左左近近貼住佢o黎住!

  9. 回覆
    carjaswong 2006 年 06 月 14 日

    歐,你可以游這麼遠,好厲害!<br />
    <br />
    我也有兩個舊同學在"渠記",去到新界給人喊打哩!

  10. 回覆
    貝拉 2006 年 06 月 15 日

    睇黎呢份工作真係唔易做….

  11. 回覆
    galaxy 2006 年 06 月 15 日

    細個時, 水浸我就試過在街邊孰由街市逃走的魚, 在馬路上游泳, 賽紙船<br />
    等, 真係唔知死 !

  12. 回覆
    carjaswong 2006 年 06 月 15 日

    Galaxy,細個時又點會識死呢!

  13. 回覆
    歐巴桑 2006 年 06 月 18 日

    無辦法啦! 當時只係窮苦學生一名<br />
    而家行多兩個街口都想「打的」^_^

  14. 回覆
    carjaswong 2006 年 06 月 18 日

    歐,哈哈,我和你一樣~

發佈回覆給「blac」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three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