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金鐘

香港美食 – 龍蝦吧

  這晚來附近參加某公司的酒會,因為要晚上八時才可脫身,索性約小卡在附近吃飯,選了這家未吃過的龍蝦吧。

此店既取名 Lobster & Grill,就吃此兩樣。龍蝦湯濃而不稠,香而不澀,而且有頗多龍蝦肉在內,唯一是干邑味略濃,不喝酒者可能會介意。

香港美食 – 越南粉二店:Brass Spoon & Pho Bar

  老實說,自從在越南吃過牛肉河粉,在香港已經很少再吃,因為沒有一家可望其項背。最近有兩家新店打正旗號專賣 Pho(即牛肉河粉),小臣小卡吃過一遍後,認為可以一試。

兩店均採用拉麵店的概念,即是以吧檯為主,點菜由客人剔選「點心紙」選擇牛肉等配料,以及是否要加上蔥、洋蔥、羅勒等,類似一蘭等麵店的點菜方式。

香港美食 – Beef & Liberty

  最近好像又掀起了一波漢堡包熱潮,有好幾家新店加入戰團,其中最多人談論的就是 Beef & Liberty。

小卡不太喜歡吃漢堡,所以這晚趁她有局,自己跑來吃,不料遇着紅色暴雨,塞車不用說,單是由太古廣場三期走到此店所在的大廈,就是打着傘也弄濕了半身。店就在 PP3 旁邊的小巷,Pizza Express 的樓上,頗大的店面,小臣只是一個人,於是便被領到了吧檯上。

香港美食 – Brasserie on the Eighth

  不知多少年沒來過 Brasserie on the Eighth 了。以前很喜歡她們的 Sunday Brunch,因為品種豐富用料又高質,但年紀大了吃不到太多東西(特別是影響三高的「元兇」),所以近年已很少踏足此處。

這晚來是吃小臣遲來的生日飯,而且是自己提出來這裡的,取其氣氛輕鬆又不會太多客人,事實果然是這樣:星期五的晚上只有七成客人左右,既非拘謹亦不嘈雜,還認識了一個很親切的侍應妹妹叫 Jess。

香港美食 – Ammo

  Ammo 在前英軍軍火庫改建的活化建築物內,現為亞洲協會香港中心的會址,就在 Conrad 酒店正門對面,走一小段斜坡就到。因為是 Roland 主理的緣故,小臣本來對它頗感興趣,惟去年開業時多次訂座均不果,之後差不多把它忘記了。這天星期六要到太古廣場買東西,幾天前隨意打電話來一試,居然訂到位,大概是熱潮已過。

這是餐廳正門,樓底很高所以甚有氣派。

香港美食 – Giando Italian Restaurant & Bar

  知道 Isola 的前主廚 Gianni Caprioli 自己開店已有一段時間,不知是否之前在藝術中心的 Assaggio Trattoria Italiana 踩了蕉皮,所以對那邊的食肆有陰影,一直提不起勁去試吃。這天再看了另一篇好評,加上在外邊開完會才是晚上六時,決定和小卡去吃。

分域碼頭是鳥不生蛋的鬼地方,不過把車泊在中信大廈走過去卻很方便(Giando 也提供代客泊車,承惠六十大元)。這個海軍商場屬有背景人士經營,外面看來像是個泵房或地盤辦公室,但裡面卻是私人會所,並有 Giando 及 Quarterdeck Club 兩家食肆,雖說只招待會員,但任何人都可來光顧。

香港美食 – 鐵板燒@灘萬

  之前某期飲食雜誌以鐵板燒為主題,小卡被介紹灘萬那一篇吸引住,見她興致勃勃的樣子,便安排來吃一次。不料原來鐵板燒十分受歡迎,早一天打電話去訂座訂不到;隔了一星期早三天致電訂座,才總算搞定。

香港美食 – Petrus

  小卡要清假,剛好小臣有半天沒有會議,便來個偷得浮生,請假半天去也。一直想去珀翠吃午餐,穿著上班服去比較方便,便決定這天去光顧。不要以為金融海嘯下真的百業肅條,這天的珀翠全院滿座,在門外還赫然發現敝公司在這裡設宴哩!幸好沒碰到公司的高層,否則便尷尬了。

珀翠的法國菜被喻為全城最佳,吃過吉地士後,也應來比較一下。商務午餐絕不便宜,三道菜要四百多一位。它位處酒店的五十六樓,景觀極為開揚,可惜是日空氣質數不佳,看出去仍是灰朦朦的。

香港美食 – Spoil Cafe

  久聞此店大名,有次想星期六來吃午飯,兩天前已致電訂座,答案是要等兩星期,讓我拿著聽筒呆了好一會。

小頭也努力了好幾次,還要有人取消才訂到一張三人檯,不過這晚小卡工作繁忙,結果只得我和小頭二人來吃。

店在日街,要由星街轉進去,經過月街走到盡頭才發現,十分隱蔽。店很小,只有十五個座位左右,難怪訂位這麼難。

點了一個拼盤二人分享,另外每人要了一個意粉。先吃意式香草麵包,頗為鬆軟,第一印象不俗。

這個是凍肉加水牛起司拼盤。巴馬火腿柔軟有鹹香,不過慣了以蜜瓜伴吃,只吃火腿味覺上好像有點欠缺。莎樂美腸味道也不錯,水牛起司亦甚幼滑,只是醋汁稍微重手了些。

香港美食 – 灘萬

  是七月二日的事。這個假期小臣不幸患了氣管炎,要和哮喘搏鬥,那裡也去不了。不過之前和小頭約好了去灘萬,見吃藥後好一點,便照樣去了,反正也是要吃午飯。

灘萬聞名已久,不過我比較喜歡去小店吃日本料理,所以一直沒有來光顧。

五星級酒店內的料理店,裝修格局自然沒有話說,不過侍應的態度一般,對我們這種非熟客,沒有太多應有的歡顏。

小臣一見有炸黑豚肉,沒多想就決定吃這個。整體沒有令人失望,豚肉的脂肪度剛好,炸起來亦算香脆,吃在口中也頗鬆化,不過以 $240 一客來說,比旬菜富貴了一倍有多,就是和 Tonkichi 比,也是高了四成,但質數卻並沒有超越前兩者。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