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 流菲飛: 王菲 (三)

(Part 3)

王菲

用了接近四千字寫王菲的有機組成部份,終於來到寫她的時候。

她天賦的嗓子雖已賦予她誘人的魔力,但王菲的成功,卻在於她那種有別於其他「天皇天后」的性格。她夢遊恍惚、不夠專業、對傳媒愛理不理、專注愛情多於事業。但就是這些特點使她成為叛逆的象徵,打破了劉德華式面面俱圓、皮笑肉不笑的傳統藝人典型,亦和梅艷芳式的在臺上我覓理想,在臺下卻沒有音樂理念的歌手劃清界線。

「重慶森林」裡王家衛讓王菲演回自己,也是在我心目中凝固了的王菲形象,所以一切有關她的其他傳言我都充耳不聞。很高興在「2046」裡見到她再次採用了類似的演繹手法,把有點溶化掉的那個形象重新彫塑成型。

新藝寶後期的那個王菲,是最前衛和最有嘗試精神的年代;一張【浮躁】使我義無反顧地成為她的支持者。不過也無須把她「不顧一切」的性格無限放大,而事實上在她擁有了自主權後(創立了「一間製作」,EMI和Sony只是發行商),卻不斷在理想和商業間瞻前顧後,反而窒礙了她在藝術上再進一步的空間。叫人先擊節後苦笑的【寓言】也讓我們這種多年的追隨者傷透了心。我也從來沒有看過她的演唱會,因為我知道她不甘心參與港式嘉年華加馬戲班式演出(要在三小時內換十次衫被炮彈射上紅館屋頂再在五十個舞蹈藝員伴著打前空翻轉體三周半接湯馬斯前旋),卻也沒能力說服主辦人讓她好好地站著唱她愛唱的歌。

有人說王菲「玩聲」多過唱歌,如果這些人認為黎明劉德華等五十年不變唱腔才是唱歌的話,我也沒話可說。她的唱法在十多年間轉變極大,起初是在R&B「騷靈」(<無奈那天>、<多得她>)和「鄧腔」(<靜夜的單簧管>)中遊離,然後是多變的喉音(<冷戰>)、鼻音(<迷路>)和迷幻的「天使梵音」(<知己知彼>、<飄>);又可以很頹廢(<墮落>),很放浪搖滾(<百年孤寂>、<光之翼>)又或是很克己低調(<阿修羅>、<彼岸花>),甚至是詠嘆調式的(<臉>)。環顧當今樂壇請問還有誰作過這些嘗試?王菲最令人讚嘆的是她流水行雲、滑如絲綢的演繹,在高中低音間毫不費力地隨意跳躍;不服氣的請自己唱一次<暗湧>和<色盲>。

【將愛】後她已很久沒有新作了,傳聞她有意退出娛樂圈,或許也是一件好事吧。

音樂 – 流菲飛: 王菲 (二)

(Part 2)

Adrian Chan 陳偉文

Adrian Chan是王菲中期的「御用」音樂人(或者該說是梁榮駿的御用編曲人),自【胡思亂想】一碟為大部份歌編曲後備受重用,直到【寓言】還有作品被採納。Adrian擅長編較富時代感的音樂,很追得貼歐美樂壇的主流。

音樂 – 流菲飛: 王菲 (一)

(再貼一篇較早前寫得比較滿意的文章,由於全文共五千多字,所以分成三段貼出來,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王菲躍身為第一線女歌星的時候,正好是林憶蓮由高峰滑落並淡出香港樂壇之際,故她們在我心中是兩個沒有重疊的故事。林憶蓮寫過了,大概也應該好好寫一寫王菲。

一提起王菲,通常一般人想起的是: 李亞鵬、謝霆鋒、竇唯、童童、自我中心、「串」,甚至是愛搓麻將,劉嘉玲 … 等等蘋果日報/壹週刊愛說的無聊話題。

香港美食 – 金紫荊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金紫荊在會展新翼盡頭,內地遊客必到的金紫荊廣場旁邊,賣的是精緻粵菜。喜歡她的高雅氣氛,和食物的味道。

這裏的菜都不俗,其中最有名的是蒜香吊燒雞,炸得香脆的雞皮不會乾和硬,雞肉仍然軟滑可口,再加上香蒜汁,完全把雞的鮮味帶出來。

 

音樂 – 為誰繾綣: 關淑怡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關淑怡是八、九十年代的二線歌星中較突出的一位,可惜的是自九十年代起香港只剩下娛樂圈而沒有樂壇,稍有自尊而不隨波逐流如關小姐等自然便被娛樂圈的洪流淹沒。關淑怡沒有美貌,故一直只是「紅歌不紅人」,亦比其他「玉女歌星」如周惠敏、湯寶如等付出更大努力始能在當年殺出重圍。 

不過關淑怡還是比較幸運,出版了一張唱片後便有機會唱 <難得有情人> 這首容易上口的K歌,令她火速竄上流行榜首位,且很快便打出名堂。關的聲線和演繹方法與當時其他二線歌星很不同,加上本身已有一定的歌唱技巧,也是使她從一眾新人中脫穎而出的原因。
 

不過現在再聽這支舊歌或首兩張大碟裡的作品如 <叛逆漢子>、<冬戀> 等,就很明顯地聽出當時關處理高音的技巧仍有所不足,每當唱到音域起伏較大的段落就顯得力不從心,最佳例子莫如 <叛逆漢子> 裡「如一張廢紙,隨風飄那方不會知」這幾句,高音唱得很牽強,甚至有點刺耳。
 

關初出道的形象不算突出,長髮配上她長長的面形絕不討好。但從一首又一首派上電台播放的歌曲中,聽到她很努力唱好每一首作品,演繹的手法每次都有進步。這段時期的 <患難建真情>、<愛恨纏綿> 及 <失戀演奏家> 等均備受讚賞,唯始終礙於外型,好歌只能讓關保持知名度,未能把她推上另一高峰。

到了《金色夏季》大碟,關淑怡擺脫了少女形象,把頭髮剪短並以中快板作主打。這一波攻勢頗有成效,《金色夏季》及《製造迷夢》兩張大碟的銷量不俗,關亦創造了另一種唱中快板的獨有風格,以弱聲配上強烈節奏感,和梅艷芳式霸氣剛好是兩個極端。她的唱法有點像林憶蓮,但沒有 Sandy 的 R&B 味,在當時可謂另闢蹊徑而創出風格。
 

但關的慢歌始終還是較受歡迎,寶麗金亦不斷找到適合她唱的好歌,<一切也願意>、<愛恨纏綿> 等一首接一首成為熱門。不過我認為關的突破在於她找到更配合她的唱腔,就是以假音去處理高音域的部份。這種唱法在 <假的戀愛> 中發揮得淋漓盡致;她放棄了過往較用力的唱法,以假音和喉音交錯營造出一種凄美迷離的氛圍,這個突破使她修成正果。
 

關用了這種唱腔來演繹 <繾綣星光下> 和 <忘記他>,使兩首歌曲均成為當年的金曲,並使她踏上歌唱事業的高峰。其時憶蓮開始淡出香港、梅艷芳處半退休狀態、鄭秀文從來不成氣候,本來樂壇應是她和王菲的天下,可惜在約滿寶麗金後關一直和其他唱片公司談不攏合作條件,加上碰上香港唱片業衰退,可謂時不與她。多年後關只出版過一張國語碟《冷火》,到最近始和譚詠麟合唱 <舊情復熾>,似乎為復出鋪路。
 

香港美食 – 蛇王芬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蛇王芬」最出名的是脆皮鴨潤腸 – 外皮脆,鴨潤香;除堂食外,我們也買些回家做菜,放一孖在飯面蒸,讓美味的潤腸汁流入飯內,連飯都多吃點。蛇王芬的蛇汁浸雞也很嫩滑,配潤腸來碟「潤腸雞飯」已是簡單快捷的美味。此外,各款燉湯對我們這些湯水不足的人也很吸引,無論是白菜膽陳腎,螺頭雞腳,椰子燉雞都足料老火。蛇王芬的煲仔飯亦是推薦菜式之一,天寒地凍吃著燙口的湯和煲仔飯,才真正是暖在心頭。

 蛇王芬的湯單

自從 Carmen 不在上環上班後已很少往蛇王芬吃飯,但幾星期前看電視節目介紹這裡的蛇羹,又忍不住想來吃一碗。這晚抽到時間過來,但氣溫升至廿六、七度,在十一月初還這麼溫暖真是奇怪。既然來到當然點了羹,用匙一撈已可見用料豐富:有手撕的蛇肉和雞肉,另有北菇絲及花膠。

香港美食 – La Brasserie (Closed)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這間法國餐廳午餐的自助頭盤是我的至愛之一,不但有濃芝士醬的凱撤沙拉,還有多種海鮮可選,其中以凍蟹和翡翠螺最佳。主菜通常有四款可選,以羊做得最好,而其他扒類也不錯。自助頭盤加主菜咖啡甜品也只是二百元,還送一杯紅酒或橙汁。恆生信用咭長期有八五折。

 

書評 – 天涯 . 明月 . 刀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香港美食 – 見城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位於尖沙咀棉登徑盡頭的「見城」,是我最愛的日本料理。如於晚上光顧而又不吃定食的話,它的收費絕不便宜:每人花費約$500至$1,000不等。但用料絕對新鮮(每天由日本來貨),亦可吃到較特別的刺身(如吞拿魚骹、針魚、鮟鱇魚肝等)。 

多謝各位

多謝各位,本站自上星期五(4/11/05)開業以來,參觀人次已超越一百。相比其他在無名的人氣網誌,此數目當然沒甚麼了不起,但對於一個未為大眾所知的網誌來說,已是一個不錯的起步點。

本站的定位是向廣大的台灣網友介紹香港美食,並與這裡的其他本地食家多作交流。文章會儘量和我的網站同步刊登,但可能有一天半天的差別。除美食外也會刊登我的網站的其他文章,以豐富一下內容。

未來一星期會把我特別推介的食評重貼在這裡,之後就會專注新文章的發布。

Pages: Prev 1 2 3 ... 251 252 253 ... 262 263 264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