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美食 – Via Quadronno (Closed)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很久前已留意到這家在IFC一期,裝修得頗雅緻的店;但讀過 BeatriceHKFoodie 的食評才知道這是家意大利菜館。不過 Carmen 對美國餐館的意大利菜很有戒心,怕是像 Fat Angelo’s 那些大而無當的美式意大利菜;直到我把上述兩篇食評的照片給她看,她才肯跟我去吃一次。

星期天下午十二時許到達,只有一檯客在,靜得有些尷尬。待應沒事可做,招呼便顯得過份殷勤,以致我覺得有點被監視的感覺。直到後來陸續有其他客人到來,服務水平才降到“合理水平”。

寫在一千人次

轉眼在無名的網誌開業已近一個月,自己亦剛好見證了突破一千人次的大關。網誌的人流雖然和想像中有些距離,但在此認識了一班新朋友,是開站時未料到的。誠如這些朋友所言,流量只是一個數字,最重要是有人誠意來看自己的拙文。

我決定把網誌繼續搞下去,希望大家支持。

香港美食 – 壽司處今村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 寫於本年七月)

文化現象系列之五 – 從《阿旺新傳》看香港電視的反智本質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若論近日一般大眾的熱門話題,大概非電視劇《阿旺新傳》莫屬。上星期在外母大人家中晚飯,那些什麼娛樂新聞的節目固然在不停炒作「阿旺」和「李笑好」兩個受歡迎的劇中人物,最令我驚詫的是外母大人和我兩個分別只有六歲及五歲的外甥的對話居然是「有沒有看阿旺呀?」,和「阿旺好不好笑呀?」等。於是決定寫這篇文章,宣洩一下多年以來我對電視廣播有限公司(下稱「無線電視」)的不滿。

以弱智人士及醜女作為人物,一開始就難逃歧視之嫌。就算劇情最終是多麼美滿 (阿旺娶得「老婆仔」及阿好成為天后?),整套劇壓根兒就是突顯「正常」和「不正常」(弱智、奇醜) 的二元對立,而「美滿」就是由正常人定義、充滿幻想色彩的童話式結局,是一廂情願地強加於他們身上的所謂人生目標,完全沒有顧及這些被邊緣化的社群無時無刻在別人歧視的目光下生活的巨大壓力。當然,我絕不相信無線電視有興趣為弱勢社群爭取甚麼,他們的旨趣只是以「奇觀」的方式去展現別人的不幸以爭取收視率;大眾所消費的,是弱智人士「可笑」的說話方式及表情動作,以及洗碗妹骯髒的外型等,沒有人關心他們的日常生活的需要和存活的壓力。這種展現方式和《殘酷一叮》及之前追捧 William Hung 等如出一轍。

《阿旺新傳》亦是把一個受歡迎的人物一再翻炒的典型例子,這類角色第一次出現還可能是驚喜,但一而再地
複製,除了突現無線電視的反智本質,不可能有其他啟示。事實上這種例子屢見不鮮,受歡迎的劇可以拍到四、五輯,但情節、演技、手法均可以亳無改進。我認為無線電視自從《輪流轉》失敗後已沒有進行過任何創作,自八十年代中期大量新浪潮創作人相繼離去後,無線電視已成為由一班技術官僚掌控的生產基地,目的是以最低成本、最無風險的方式供應千篇一律的節目。

在製作的層面來說,《阿旺新傳》最能顯現無線電視的生產方針:永遠是一條方程式及數部標準劇本炒雜而成,受歡迎的就重覆複製,直到被唾棄再轉抄別人的其他成功元素。無線電視每次拍劇的唯一考慮,是選誰為主角的兩生兩旦;選好後便套入四角關係公式 – 他先愛她然後愛另一個她,她既愛他又愛他 – 再依照主題由標準劇本中「執」出合適的劇情,如此反覆一至兩次便搞出三、四十集的無聊情節,比文革時只有八套樣板戲可看好不了多少。無論是《阿旺新傳》或是《妙手仁心》又或是《陀槍師姐》均只有外在的偽裝,骨子裡都是阿多諾大力批判的文化工業式、在同一生產線上出來的標準化產物。這些劇集的編劇從沒有認真做過資料搜集,在一些論述專業的環節便洋相盡出:《妙手仁心》和美國的《ER》一比,前者固然近乎兒戲,可悲的是連日本的《救命病棟廿四時》都比之有說服力百倍。那些律師醫生天未黑可以下班,還去酒吧喝橙汁的「經典場面」早已是膾炙人口的國際大笑話;就連近廿年唯一較像樣的《金枝慾孽》也處處反映了編劇對清代歷史的無知,彷彿他們連高陽、二月河的歷史小說也未看過,更遑論正史。

除了硬件/技術上的改善外,無線電視劇多年來的唯一演變,是近年大量抄襲日劇的表達形式。不過當這些東洋來的表皮蓋在上述的四角關係公式骨架之後,只能成為非驢非馬的怪物,徒惹人失笑而已。事實上他們的攝影、分場及鏡頭運用等仍是停留在八十年代的階段(例如由外景跳回廠景,永遠是以一個大廈外觀鏡頭交待分場;對話場面鏡頭則永遠是在發言者之間用近鏡跳轉)。由此可見這間文化工廠的掌權人是如何藐視創作,他們的日常工作只是監控成本、拍攝進度、收視率、廣告量及其他技術層面的微枝末節,他們的腦中大慨從來沒想過如何提高香港電視節目的質素,否則怎可能每天繼續生產這些不堪入目的節目而毫不羞愧?除電視劇外,無線的音樂及旅遊節目亦是超爛的極品:音樂節目固然是電視台高層及唱片公司赤裸裸的利益交換場所,那些旅遊節目更只是旅行社廣告的加長版,找幾個滿口懶音的「二打六」行行企企做幾個V字手勢就拍完,完全把觀眾當作傻瓜看待。我絕對贊成林奕華把邵逸夫形容為令香港社會反智化的先驅(其後繼者為「屎尿屁大導」王晶先生和「報業大王」黎智英先生)。

造成今日的局面,是因為無線電視一台獨大的畸型發展狀況。在新傳輸技術的發展一日千里的今天,政府對傳播媒體的認知還停留在八十年代;在多媒體、分眾/小眾、窄播、點到點按需發佈為潮流的現在,香港電視的發牌條件還是只適用於單向、大氣電波廣播的傳統媒體。近年的收費電視發牌便突顯了這種荒謬的情況:對持牌人的門檻要求過高,導致幾個獲發牌者未開台就被迫退出,只剩下無線屬下的銀河(新電視)可以真正經營。由此可見發牌條件和制度根本追不上時代發展,以致一些低成本、小眾的電視台(如台灣部份的有線電視台)完全無法起步,結果只能讓無線電視繼續獨霸天下。既然無對手,自然沒有動力去推陳出新或提高節目質素。多年以來,我記得只有當麗的電視的《大地恩情》擊敗《輪流轉》,以及亞視的《今日睇真D》、《包青天》、《百萬富翁》等節目的收視超越無線後,無線電視才罕有地「發奮圖強」。他們的標準反應是馬上製作同類節目在同時段播出,務求令觀眾在短時間內看厭,然後又回復原狀播其倉底的垃圾節目。

事實上,近十多年來我從沒有看過無線電視的任何一套電視劇,通常只是被迫在別人家中或食肆內看一下。若是政府依舊以外行領導內行,繼續固步自封、「以不變應萬變」地對待本地電視業的發展,大慨我們只能準備看《阿旺新傳二》或《李笑好新傳三》。

(圖片來自google搜圖, 特此鳴謝原作者)

香港美食 – 車海老@Tonkichi

上星期貼了Tonkichi的食評後,又跑去吃了一次。這次點了車海老定食一客及豬柳生蠔定食一客,下圖是兩款定食放在一起,但用了Photoshop把車海老以外的地方弄模糊了的照片 (見下文)。

香港美食 – 稻菊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前菜沙拉

上次見小彭介紹過稻菊,一直想去試試,不過心理上一直抗拒去尖東,因為始終不在地鐵可到的範圍。但其實自從九鐵尖東站通車後,由地鐵尖沙咀站利用地下通道步行往尖東比以前舒適得多,更何況稻菊所在的帝苑酒店離尖東站P出口只是數十步之遙,交通不便實在不該是藉口。

這天星期六下午來到,由於一心一意要試天婦羅,所以訂了天婦羅吧檯的座位。看見師傅是日本人,放心了少許。

Carmen 點了午市定食中的炸蝦餅定食 ($120)。我則選了天婦羅御膳 ($200),取其有天婦羅一套及刺身一客。前菜的沙拉不俗,用料甚為新鮮。

香港美食 – 兩興 (Closed)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酸菜、辣醬和花生

「兩興」是老式潮州菜館舖面有些破舊但菜做得很出色從簡單的「打冷」菜如鹵水鵝、鵝腸、墨魚到貴價的翅都是地道的潮州風味不像一些新派潮州菜館般只得其形。

在銅鑼灣吃過一頓不愜意的潮菜後
這晚放工後老遠跑來上環再會一會兩興。

香港美食 – Ricepaper (Closed)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網友小 yee 較早前介紹過這間「米紙」,最近才立定主意去試 — 因銅鑼灣「青亭」實在坐得不舒服,而佐敦「老趙」又不就腳,想吃越南菜就要發掘新地方。

音樂 – Depeche Mode: Playing the Angel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香港美食 – 蟹宴@留園雅敘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880 蟹宴

趁大閘蟹季末,到留園雅敘吃一次蟹宴。去年來吃了一頓$880一位的蟹宴 (見上面的菜單),結果幾乎因此怕了大閘蟹。不是嫌味道不好,而是因為每道菜均利用蟹做材料,實在太膩了。吃頭兩三道菜時我們還在讚嘆其用料之好,但當吃罷蟹黃翅後再見到釀滿一整個蟹蓋的蟹粉時,食慾馬上急轉直下,讚嘆聲變成悲鳴,為著浪費美味的蟹粉而嘆息。

Pages: Prev 1 2 3 ... 248 249 250 ... 262 263 264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