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 台北/烏來溫泉之旅 Day 1 (Part 1)



本年度最後一次外遊的地點還是台北,環島遊大概要在高鐵通車後才進行了。是次的重點是到烏來浸
溫泉。約一個月前開始選旅館,首選本來是箱根苑,但其網頁不設網上訂房,發電郵過去又沒有回覆,便改訂璞石麗緻溫泉會館,當時最平的房間已被訂滿了,最後訂了特價NT7,920(原價NT9,000)的賞溪客房

第一天 (10/12/05)

< !–more–>由於JAA的港-台線停辦,故改乘港龍往台北的航班,比以前更早出發,九時四十五分已到達中正機場。首次用第二航廈,感覺比老舊的第一航廈好得多。可惜到辦落地簽證時便出了亂子:首先要跑來跑去才拿到表格,填好後人龍已長長的排了一圈,加上這邊出證的效率較低,結果要半小時才辦完簽證。下次要好好考慮網上辦證。踏出機場,天是灰暗暗的,看來天氣預報說會
下雨果然不錯。國光客運又加價了(NT125),明明年初來還是NT120的嘛!

在台北車站轉計程車到今天下
榻的假日環亞飯店,房還未預備好,唯有先寄存行李。假日環亞雖然舊了點,但以港幣七百不到一晚計,絕不比同級的凱撒/天成/兄弟等差,況且還被禮待哩(下文再敘)。

乘捷運到士林站,準備轉公車紅15到今天午餐的地方:在天母區的
溫德德式烘焙。找到車站卻目送15離站,結果等了近廿五分鐘也不見下一班車,唯有改乘計程車,這時天還下起雨來。今天是怎麼了,好像事事都不順利似的?

找到餐館後還差五分鐘便二時,待應說午餐只供應到二時正,只好極速點菜。選這店是因為看了無名小站美食地圖上次聚餐的報告,而且很久沒吃過德式料理。先上桌的麵包有點失望,本來預計會吃到這裡有名的特色麵包,誰知端上來的只是四片冷冰冰的麥包。不過吃在口中印象卻有點改觀,麵包鬆軟而有麥味,連一向不太愛麥包的Carmen也讚好。

下星期二再見


我和Carmen將會明天(10/12)起外遊三天,故由現在起至下星期一此網誌將不會有update。

下星期二再見。

音樂 – 李克勤演奏廳

香港唱片業在九十年代中期開始走到死胡同,所謂受翻版及非法下載影響只是唱片公司企圖建構的論述,真正原因是巨星們死的死、退的退之後,整個樂壇青黃不接。銷量下跌亦令每張唱片的投資額大幅下降,被犧牲的自然是質素。近十年本地作品的曲、詞、編及錄音不斷退步,經費都花在古靈精怪的包裝和電視台高層的交際費身上。粗劣的製作,不入流的唱功,再加上一張唱片只有一、兩首歌可聽,又怎能驅使消費者付出上百元去購買。

最有能力消費的三、四十歲中生代,他們經歷過八、九十年代樂壇高水平製作,當然無法忍受Twins之類的低級趣味,亦不會因為有容祖兒寫真集附送而去買她的唱片。但他們不介意花百多二百元買一張用新技術(SACD、XRCD)重新製作的舊唱片,或是付數百元去和過氣巨星在其演唱會中重溫舊夢。所以市場仍然存在,只是沒有好的出品去刺激購買慾而已。

< !–more–>李克勤的這張
演奏廳便走對了路,姑勿論成果是否完美,起碼能說服唱片公司作出這種規模的投資已是不易 – 找來一眾樂手與歌手作同步現場錄音及拍攝,用dts 96/24 bit高規格標準收錄,以最新的雙面Dual disk(一面CD、另一面DVD)形式製作,並用1080i高解像數碼攝影器材攝製所有影片,這些都是主流樂壇的第一次,連一向不喜歡環球唱片的我也不禁要為他們鼓起掌來。當然不是說把這些元素拼湊在一起,便可保證有高水平的作品,事實上這張唱片的音樂部份雖然出色,但卻被歌詞拖低了全碟的格調,錄音也絕對未達宣傳中的所謂發燒級。

唱片公司似乎有意力捧四位樂手中的小提琴手黃蒙拉,但我卻較欣賞拉二胡的霍世潔,她在<阿李爸爸>中和趙增熹的鍵琴配合得絲絲入扣。現場同步錄音可以發揮樂手的互動,比個別聲軌獨立灌錄(或是用電腦模擬)再混音的機械化演奏有個性得多。龍向榮的敲擊亦令人目不暇給 – 響枝、搖鼓、定音鼓、三角、木片琴出齊,甚至木凳都用上;其中以<婚後事>同時用四枝鼓棍去敲巨型木片琴最嘆為觀止。可惜的是敲擊部份很多時被鼓聲掩蓋,若非在影像中看到,根本留意不到用了這麼多種敲擊樂器。編曲方面,在流行曲中加入中樂元素雖非首次,但趙增熹等亦做到不落俗套。最討人喜歡的是<婚後事>,整首歌的推進非常有迫力;此外<情非首爾>簡單的用上洞簫和木結他便營造出那種落寞氣氛。美中不足的是小提琴和中樂的
crossover不夠透澈,未能做到洞簫、二胡、小提琴水乳交融的效果。

我不同意網民普遍大彈克勤的唱功沒進步,事實上他用了幾種唱腔去處理幾首風格迴異的作品;既不像從前般過份賣弄震音,亦能夠和樂手緊密配合,表現出大將之風。只是感情方面略嫌過份抑制,故有時表達得不夠深刻,大概是現場錄音太多東西要兼顧的關係。

詞方面不能不彈。克勤過份高估自己的能力,事實上他的詞一向只在合格邊緣徘徊,這次既要配合較古典化的編曲,又要對應陳少琪另外五首相同題材的詞,便顯出他有心無力。我不是老八股,但也很難接受在小提琴及二胡聲中傳來
牛仔褲櫬老西 / 故意露底這種突兀的配對。他填詞的方式大概是先定下一堆符合音韻的字詞,再堆砌其他耳熟能詳的標準情歌字句,故填出來不但難求有新穎的角度,連基本的個人風格表達亦欠奉。<情非首爾>本來也算填得四平八穩,卻被「當天回憶會被“刮花” 一句中“刮花”這個廣東話用詞破壞殆盡。最差的是<勝情中人>(「原來這生最大勝利/其實是有一個好屋企),連業餘的標準也達不到。唯一一首比較像樣的是<婚前的女人>,在末段那句「期望百萬人儘快找到真愛/越快越好甚至好像有些隱喻,但反覆再看卻也找不到連貫的地方。此外陳少琪那五首也全無可取之處,除了<婚後事>外居然可以聽了多次全無印象,證明是何其普通。

錄音方面CD層和一般流行唱片並無太大分別,空間感欠奉,亦沒有在演奏廳應有的堂音。反而DVD層用PCM音效聽好像還好一點。此乃宣傳過度喧染的反效果。亦有很多報告
CD層播不到,因為不是跟足red book CD標準印製。

放下這些瑕疵,我仍然覺得這張唱片
值得擁有,有人肯行出這一步,如果還不支持一下,以後便再無高水平本地唱片可聽。

[P.S. 唱片首批幾乎賣斷市,亦有唱片店趁機炒賣。不知多久沒有聽過這種盛況了]

香港美食 – 正斗潮州滷水鵝專賣店

「正斗」是在西營盤的一家頗「地痞」的潮洲鹵水鵝飯店。這間店是有一次到「咸魚欄」附近買東西 , 然後回皇后大道西乘車時偶然發現的 ; 看見她掛出來的鵝很肥美 , 加上當時已經下午二時多 , 小小的舖裏還擠滿人 , 賣的東西應該不會太差 , 便斬了四分一隻鵝回家做菜。

切鵝的師傅很用心 , 把鵝胸部份切成一塊塊鵝片 , 其他部份才斬件(吃慣潮洲菜的朋友應該知道鵝片是貴一級的), 鹵水汁則另附。吃的時候淋上鹵水汁 , 再放進微波爐「叮」兩分鐘 , 鵝香撲鼻而來 , 鬆軟的鵝肉是近年吃過中較好的 ; 西營盤果真是臥虎藏龍之地。 

香港美食 – High Tea @ The Lobby

半島酒店的High Tea舉世知名,很多旅客把來這裡吃下午茶作為行程的一部份。我自己反而從來沒有光顧過,因為The Lobby那條人龍早把我嚇怕了。

這天在稻菊吃完午飯,並準備稍後參加ec2japan的網聚,有幾個小時要消磨。加上晚飯起碼八時才開始,吃些東西填填肚子也不是壞事。

音樂 – 常光顧的唱片店

唱片及歌手的評介在自己的網頁寫了不少,忽然發現原來沒和網友交流過買唱片的地方。

八、九十年代香港還有很多唱片店,當時在沙田上班,吃過午飯就去逛唱片店,記得沙田幾個相連的商場裡就有五、六家大唱片店,種類和存量都首屈一指的要數「韻彙」,在那裡花了不少錢買CD。現在這幾個商場連一家像樣的唱片店也沒有。

香港美食 – Special@見城

星期六在見城新店吃午飯,饞嘴的我們在吃罷定食後還想再吃點甚麼。我的首選永遠是吞拿魚骹壽司($60),由於來貨不多,以前在舊店不是經常可以吃到,反而在新店吃過兩次。

吞拿魚骹比Toro的口感好,由於魚鮫部份活動較多,故肥美之餘比腩肉有彈性。通常魚骹一定會用火炙一下,再配上大蔥碎和醬油,入口即溶,yummy!

Carmen則要了燒帶子(HK$50)。「老友鬼鬼」的日藉師傅選來超巨型的一件,比平時吃的起碼大三分一!單看也高興。燒得燙口的帶子彈牙兼鮮甜, yummy yummy!

爭取普選大遊行

我決定今天不去遊行了。

去與不去反覆了近一星期
去是表達自己希望普選的意願,不去是不想和遊行的搞手(特別是民主黨)”綑綁在一起。這次的政改風波再次暴露了民主黨那班政棍的嘴臉:對自己的理念不堅持,看風駛悝,搖風擺柳(之前說誓死追求07/08普選,然後改為追打政改方案的委任區議員投票權,最後改為要求普選路線圖/時間表),故很難和這班人一起去遊行。尤其是當喬曉陽拋出認同港人對普選的訴求這一突破性訊息之後也不懂回應,只知唸出一早定下的標準答案(“沒有新意),和林瑞麟只懂背誦Line-to-take同出一轍。

我對政改方案當然不滿意,但也認同是在現有限制之下能
夠達到的較佳妥協,只是不明白為何政府還不撤回區議員委任制作為下台階,如此下去只有整個方案被否決的三輸局面。在這階段要中央同意定下普選路線圖/時間表顯然不切實際,我認為在策發會開始討論,喬曉陽明確表達中央認同訂定時間表的表態下,很難不在下一屆實現雙普選的其中一項。大家其實應該集中精力去爭取下一步,再在此時作意氣之爭只是枉然。

 

香港美食 – 寶湖 (住客俱樂部中菜廳)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上星期如常在住客俱樂部的中菜廳晚飯,才想起原來沒寫過這家每星期起碼來一次的餐館。

入住這個大型私人屋苑已過七年,住客俱樂部餐廳
(有中菜及西餐)的經營者換過幾次,直到寶湖接手後才搞得比較出色。寶湖在中上環經營酒樓多年,我也吃過數回,但不覺特別,反而在我們俱樂部還做得比較好。

愛來這裡吃飯是因為水準平均。湯煲得夠火候,其他如海鮮、小炒、炸子雞等均是合格有餘。加上住客免收加一,二人結賬只需百來二百元,勝過放工趕回家自己住。冬天來的次數更多,因為有兩樣我們特別愛吃的菜:臘味煲仔飯和羊腩煲。



臘味煲仔飯是每位計的
(每位$35,兩位起),即叫即煲,要等廿多分鐘才有得吃。用瓦罅煲的飯夠乾身且香氣撲鼻,臘味流出來的汁混在飯中更是令人胃口大開。這裡的臘味飯的好在其用料,當然潤腸不可能勝過鏞記或蛇王芬,但比一般酒樓一口咬下只有肥肉和酒味的混漲東西強得多了。另外臘鴨用的是南安鴨,肉不過咸且juicy,和自己在上環買的上等南安鴨差不了多少。臘味其實還有臘腸和臘肉,但我們較喜歡潤腸和臘鴨,所以會叫相熟的部長改成只有這兩樣材料的「特製臘味飯」。



羊腩煲則強在汁調得好。炊羊腩的南乳、腐乳的份量和比例很重要,搞不好就弄垮了整煲羊肉;也有廚師只會下大量的薑去辟膻,弄得只有薑味。這裡的師傅的調配和火候均有水準,肉炊得腍和入味,只是有時用的肉不夠嫩滑。

香港美食 – 李景粥品 (已結業)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Pages: Prev 1 2 3 ... 247 248 249 ... 262 263 264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