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 林夕

林夕是我最喜歡的填詞人,自Raidas的《吸煙的女人》開始,我已經很留意他填的詞。

本來想買【林夕.字傳】3CD,可是一看曲目發覺居然連一首Raidas的歌也沒有,就像編「馬克思全集」而「資本論」從缺一樣,真可怒也。最後買了一隻Raidas【傳說】的CD復刻版,聽得很開心。這張碟的詞可說是首首俱佳,下面就抄兩首供各位欣賞:

香港美食 – 利苑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利苑通常去飲茶居多,晚飯在當時新開業的APM分店試過一次,結果換來一肚氣,自此只去灣仔總店飲茶,這晚決定來吃一次晚飯。

總店始終人手較多,而且經驗較足,以服務計絕非其他分店可比。不過利苑有一樣我最不喜歡的地方,便是侍應會push客人去點一些較貴的菜,雖然你不肯點她們也繼續笑容可鞠亦不會待慢你,但感覺始終不好。

音樂 – Music Cafe

樓上咖啡店近年如雨後春筍般在各旺區開業,不過大部份均是被年青人佔據,想靜靜地閑坐喝杯咖啡也沒有可能。

得知有Hi-Fi友剛開辦一家以音響會友的咖啡店,這天又剛好經過旺角,便姑且上去看看。店開在旺角最混亂,平時甚少踏足的登打士街;擠在大廈窄窄的電梯中,把興緻差點完全掃盡。

飯焦下台?

教育工作者是特權階級?有兩個人自殺,有一萬個教師集會,政府馬上要拿十六點五億元出來救亡,接著又成立「檢討教師壓力委員會」,情況真是這麼嚴重嗎?

我無意與教育工作者為敵,事實上我認識很多值得敬佩的老師,亦瞭解教改所帶來的壓力。可是大家要明白,香港社會經濟近年的轉變之大,究竟有誰可以不受影響?就以我自己的專業為例,自九七年以來因為公私營部門開支緊縮,以致大量同業失業、減薪或被迫到內地發展,而工人則長期開工不足,甚至要領綜援度日;這些改變對同業的影響,小則要勒緊褲帶渡日,大則會妻離子散(男的長期在內地工作,結果不是另結新歡就是老婆跑掉),難道他們的壓力不大?一個教改要十年來推行,在商業世界,結束一個部門或要把一整隊員工遷移的決定只需幾月甚至幾天。

教師作為公務員,飯碗起碼相對穩定,就是減薪的幅度也不像私人機構般大。企業改革、轉型、縮減人手等等,根本是很多人每天都要面對的事情,只不過在私人機構的選擇只有繼續做或是辭職,亦沒有強大的工會/組織替這些也備受壓力的人出來說話而已。

香港美食 – 天勺 (Closed)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這天把原先打算長線投資的一隻股票賣掉(因最近升幅甚大);年尾賺了一筆,當然要吃一餐好的賀一賀。在見城聽見師傅說他和在天勺、翔太工作的日本師傅是老友,便也勾起對這兩家店的興趣。雖然在翔太弄至不歡而散(詳見這篇網誌),但這晚仍決定去天勺慶祝。

香港美食 – 袖山 (Part 2) (Closed)

[26/5/06: 請留意,袖山的師傅已過檔湖舟,以下的特上壽司在袖山不再有售]

有好東西當然不可能不和Carmen去吃,所以我這個探子回報後,很快又兩公婆一起再來鰂魚涌光顧袖山。

< !–more–>這次決定不坐counter,可以拿出相機輕鬆拍照。安歌了上次驚豔的特上壽司,另外點了刺身沙拉和一碗天丼。特上壽司和上次基本上一樣,只是有幾款白身魚隨著來貨的不同而轉換,另外toro壽司也只是用中卜口而不是大卜口(上次師傅給的兩塊大卜口其實是邊緣部份),所以不詳細介紹了,讓大家多看照片吧。

零六雪祭之旅行程定稿

下面是我二月北海道雪祭之旅的行程,請各方友好指正指正。

Day 1 香港 – 札幌 (5/2)
交: CX580 1545 抵新千歲空港
快速エアポート167号 (1649 ~ 1725)
住: Roynet Hotel Sapporo
<!–more–>遊: 預覽大通雪祭
吃:
Hana牛 (晚)

Day 2 札幌 – 網走 (6/2)
交: オホーツク1号 (0724 ~ 1245)
住: Route-Inn
遊:
鄂霍茨克流冰館/ 破冰船 (1530)
吃: 流冰館(午)、
寿し安(晚)

尼龍帶事件

(圖片取自明報)

這個星期的大笑話是九廣鐵路的「尼龍帶事件」;這件事反映了一個不合格的主席對一家機構可以造成的傷害是何等之大。

事緣是聖誕節前夕,一輛東鐵列車因為有部件脫落而引致輕微的服務延誤,之後撿查同類部件後發現相當數量的焊接有裂紋,於是工程人員利用尼龍帶暫時鞏固部件,以安排進一步用金屬架加固。事件因聖誕及新年假期而延遲向上通報,結果要一月初田北辰主席才得悉事件。田主席知道事件後大發雷霆,馬上召開緊急董事局會議商討對策,由於政府官員乃九鐵董事局的當然成員,於是得悉事件,並公開向九鐵發表嚴厲的警告。至此整件事爆發成政治事件。

香港美食 – 北京涮羊肉 (已結業)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要說北京涮羊肉得從零二年說起。那年深秋我和一班同事到北京交通大學上課,每日下課當然是到處找吃的。有一晚溫度只有二、三度,我們隨著一位熟悉北京的同事到了滿福樓吃涮羊肉,那種在嚴寒之下大箸吃肉的快感,真是無法形容;而蒙古羊的鮮嫩美味,亦就此深刻地烙在我的腦中。

沒有食運的一天

今天一心一意去翔太試試它的壽司。打電話訂了位,說明會在一時四十五分到達。放工後和Carmen會合一起上去,在我們前面有四個walk-in客剛好把吧檯的餘下座位坐滿,到我要求入座時全店已經滿座,時為一時四十三分。樓面經理只是示意我們稍等。

但我可是訂了位啊!我準時到達,為什麼會讓walk-in客把剩下的座位坐滿?可見他根本沒有在意有人訂了位。等了五分鐘,越想越氣憤,最後決定離場抗議。這些辦日本餐廳的人,連日本人的基本待客之道都攪不懂,就算食物多美味也留不住客!

轉戰達壽司,早料到會趕不及(達的last order是二時),去到果然連壽司師傅都已收工。心灰意冷之下忽然看到久未光顧的蕉葉咖喱屋的招牌,便過去看一看還有得吃否。那知透過玻璃窗居然看到奇景 – 下午二時十五分全店連一個客人也沒有!看到這種光景當然不會進去吧。

Pages: Prev 1 2 3 ... 244 245 246 ... 262 263 264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