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 – 帶著偏見去旅行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早餐雜談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我其實很少吃早餐,每天早上就只是咖啡一杯,不過也有例外的時候;由於星期六通常等Carmen一時下班後才吃午飯,比我平常的午飯時間(正午)遲,所以通常會在她上班地點附近吃個早餐。這天得知Das Gute在觀塘APM開了分店,便來試一試它的麵包餐。

恭喜發財

今天是大年初一,Jason在這裡祝大家:

身體健康
天天歡顏
經常外遊
食神眷顧

書評 – 電視.觀眾與文化研究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這本是文化研究「準經典」作品,David Morley的 “Television, Audiences & Cultural Studies” 的中譯本。七、八年前購入的書,但一直未讀,主要是因為後來正式修讀了文化研究這門課,單是課本也讀不完(半工讀啊),那還有時間看其他參考書。直到最近立志要重新再讀一些學術性的書,才從書櫃一角把它掏出來,連紙質都有些發黃了。四百多頁的書,讀了兩個多月,所以近來書評也沒寫。

音樂 – 林夕

林夕是我最喜歡的填詞人,自Raidas的《吸煙的女人》開始,我已經很留意他填的詞。

本來想買【林夕.字傳】3CD,可是一看曲目發覺居然連一首Raidas的歌也沒有,就像編「馬克思全集」而「資本論」從缺一樣,真可怒也。最後買了一隻Raidas【傳說】的CD復刻版,聽得很開心。這張碟的詞可說是首首俱佳,下面就抄兩首供各位欣賞:

香港美食 – 利苑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利苑通常去飲茶居多,晚飯在當時新開業的APM分店試過一次,結果換來一肚氣,自此只去灣仔總店飲茶,這晚決定來吃一次晚飯。

總店始終人手較多,而且經驗較足,以服務計絕非其他分店可比。不過利苑有一樣我最不喜歡的地方,便是侍應會push客人去點一些較貴的菜,雖然你不肯點她們也繼續笑容可鞠亦不會待慢你,但感覺始終不好。

音樂 – Music Cafe

樓上咖啡店近年如雨後春筍般在各旺區開業,不過大部份均是被年青人佔據,想靜靜地閑坐喝杯咖啡也沒有可能。

得知有Hi-Fi友剛開辦一家以音響會友的咖啡店,這天又剛好經過旺角,便姑且上去看看。店開在旺角最混亂,平時甚少踏足的登打士街;擠在大廈窄窄的電梯中,把興緻差點完全掃盡。

飯焦下台?

教育工作者是特權階級?有兩個人自殺,有一萬個教師集會,政府馬上要拿十六點五億元出來救亡,接著又成立「檢討教師壓力委員會」,情況真是這麼嚴重嗎?

我無意與教育工作者為敵,事實上我認識很多值得敬佩的老師,亦瞭解教改所帶來的壓力。可是大家要明白,香港社會經濟近年的轉變之大,究竟有誰可以不受影響?就以我自己的專業為例,自九七年以來因為公私營部門開支緊縮,以致大量同業失業、減薪或被迫到內地發展,而工人則長期開工不足,甚至要領綜援度日;這些改變對同業的影響,小則要勒緊褲帶渡日,大則會妻離子散(男的長期在內地工作,結果不是另結新歡就是老婆跑掉),難道他們的壓力不大?一個教改要十年來推行,在商業世界,結束一個部門或要把一整隊員工遷移的決定只需幾月甚至幾天。

教師作為公務員,飯碗起碼相對穩定,就是減薪的幅度也不像私人機構般大。企業改革、轉型、縮減人手等等,根本是很多人每天都要面對的事情,只不過在私人機構的選擇只有繼續做或是辭職,亦沒有強大的工會/組織替這些也備受壓力的人出來說話而已。

香港美食 – 天勺 (Closed)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這天把原先打算長線投資的一隻股票賣掉(因最近升幅甚大);年尾賺了一筆,當然要吃一餐好的賀一賀。在見城聽見師傅說他和在天勺、翔太工作的日本師傅是老友,便也勾起對這兩家店的興趣。雖然在翔太弄至不歡而散(詳見這篇網誌),但這晚仍決定去天勺慶祝。

香港美食 – 袖山 (Part 2) (Closed)

[26/5/06: 請留意,袖山的師傅已過檔湖舟,以下的特上壽司在袖山不再有售]

有好東西當然不可能不和Carmen去吃,所以我這個探子回報後,很快又兩公婆一起再來鰂魚涌光顧袖山。

< !–more–>這次決定不坐counter,可以拿出相機輕鬆拍照。安歌了上次驚豔的特上壽司,另外點了刺身沙拉和一碗天丼。特上壽司和上次基本上一樣,只是有幾款白身魚隨著來貨的不同而轉換,另外toro壽司也只是用中卜口而不是大卜口(上次師傅給的兩塊大卜口其實是邊緣部份),所以不詳細介紹了,讓大家多看照片吧。

Pages: Prev 1 2 3 ... 242 243 244 ... 261 262 263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