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美食 – 一平安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多得網友萊少報料,才知道一平安在美麗華商場內的「諾士佛階」開了分店。其實本店我並沒有去過,便先去新分店試試。星期五的晚上去光顧,找到麵館所在,進去取票輪侯時嗅到頗香濃的「拉麵味」,第一印象不俗。 

豚角煮拉麵

香港美食 – Pumpernickel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黑麥」開了一家又一家,現在已經有四家分店了,能在淡市有這樣的發展,真替老闆娘 Joan 高興。

認識這間店時還只有天后琉璃街的本店,就憑沒有豬油、沒有妖邪味道的自製的美味麵包,濃濃的咖啡和簡單的意麵待客。老闆娘會認真地坐下逐樣和客人研究甚麼好吃和如何改進,我們也是這樣和她成為朋友。

書評 -《狼圖騰》

 

香港美食 – Suzuki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第一次去Suzuki 是不愉快的經歷。其時乃觀塘APM分店剛開業,待應都是新手,不但落錯單,招呼亦欠奉;再加上檯排得密麻麻,音樂播得超大聲,食物再好也不能叫人好好享用。一氣之下連食評也沒心情寫。

晚來到金鐘,決定再給一次機會給她的本店。步入店內,發覺鋪位比APM店大得多,檯的編排亦比較疏落,而晚上來光顧的人客也不算多,第一印象不俗。

晚餐
擇不算少,有沙拉、湯、主菜加甜品四道菜或不連沙拉的三道菜。這餓,便只選了三道菜,我點了龍蝦湯、春雞配意式飯和豆腐餅作甜品,Carmen也點了龍蝦湯,主菜則取煎羊架,而甜品就點了另一個選擇草莓芝士餅。

龍蝦湯賣相不俗,湯底夠濃和厚之餘亦頗 creamy,唯一要彈是湯內連丁點龍蝦肉也沒有,不過以跟餐的湯來說已算不錯,隨湯附上的麵包亦覺鬆軟。

香港美食 – 天よし (Ten Yoshi)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天よし」在銅鑼灣恩平道亨利中心,是同大廈「廣壽司」的姊妹店。 

「天よし」的天扶良
(即天婦羅) 非常正宗,款式亦十分之多,最妙的是連海膽也可以炸(實際上是用紫菜包著來炸)午餐的定食價頗合理,一套八件的天婦羅連前菜、沙律、飯及飲品只是$120。若想多試特別的款式,可以點十六件的自選天婦羅定食兩個人分享($250),包括上面提到的海膽天婦羅。這裏主持的日本師傅非常嚴厲,也保證了品質。 

我的最愛是「特製天重丼」($160):把炸蝦(兩尾)、炸鰻(兩片)、炸魚(一片)、炸茄子(一片)、炸蝦 / 蔬菜餅 (一件) 炸完後在美味的醬油裏浸過,再舖在己淋上同樣醬油的飯上,美味非常。不過一個人吃這個天重丼實在太飽,我們的做法是再點一個「廣壽司」的set,然後分享。

坐在
counter可看著師傅即製天婦羅及逐件放到你面前。這間店的座位不多,也是必需訂位。

音樂 – 流菲飛: 王菲 (三)

(Part 3)

王菲

用了接近四千字寫王菲的有機組成部份,終於來到寫她的時候。

她天賦的嗓子雖已賦予她誘人的魔力,但王菲的成功,卻在於她那種有別於其他「天皇天后」的性格。她夢遊恍惚、不夠專業、對傳媒愛理不理、專注愛情多於事業。但就是這些特點使她成為叛逆的象徵,打破了劉德華式面面俱圓、皮笑肉不笑的傳統藝人典型,亦和梅艷芳式的在臺上我覓理想,在臺下卻沒有音樂理念的歌手劃清界線。

「重慶森林」裡王家衛讓王菲演回自己,也是在我心目中凝固了的王菲形象,所以一切有關她的其他傳言我都充耳不聞。很高興在「2046」裡見到她再次採用了類似的演繹手法,把有點溶化掉的那個形象重新彫塑成型。

新藝寶後期的那個王菲,是最前衛和最有嘗試精神的年代;一張【浮躁】使我義無反顧地成為她的支持者。不過也無須把她「不顧一切」的性格無限放大,而事實上在她擁有了自主權後(創立了「一間製作」,EMI和Sony只是發行商),卻不斷在理想和商業間瞻前顧後,反而窒礙了她在藝術上再進一步的空間。叫人先擊節後苦笑的【寓言】也讓我們這種多年的追隨者傷透了心。我也從來沒有看過她的演唱會,因為我知道她不甘心參與港式嘉年華加馬戲班式演出(要在三小時內換十次衫被炮彈射上紅館屋頂再在五十個舞蹈藝員伴著打前空翻轉體三周半接湯馬斯前旋),卻也沒能力說服主辦人讓她好好地站著唱她愛唱的歌。

有人說王菲「玩聲」多過唱歌,如果這些人認為黎明劉德華等五十年不變唱腔才是唱歌的話,我也沒話可說。她的唱法在十多年間轉變極大,起初是在R&B「騷靈」(<無奈那天>、<多得她>)和「鄧腔」(<靜夜的單簧管>)中遊離,然後是多變的喉音(<冷戰>)、鼻音(<迷路>)和迷幻的「天使梵音」(<知己知彼>、<飄>);又可以很頹廢(<墮落>),很放浪搖滾(<百年孤寂>、<光之翼>)又或是很克己低調(<阿修羅>、<彼岸花>),甚至是詠嘆調式的(<臉>)。環顧當今樂壇請問還有誰作過這些嘗試?王菲最令人讚嘆的是她流水行雲、滑如絲綢的演繹,在高中低音間毫不費力地隨意跳躍;不服氣的請自己唱一次<暗湧>和<色盲>。

【將愛】後她已很久沒有新作了,傳聞她有意退出娛樂圈,或許也是一件好事吧。

音樂 – 流菲飛: 王菲 (二)

(Part 2)

Adrian Chan 陳偉文

Adrian Chan是王菲中期的「御用」音樂人(或者該說是梁榮駿的御用編曲人),自【胡思亂想】一碟為大部份歌編曲後備受重用,直到【寓言】還有作品被採納。Adrian擅長編較富時代感的音樂,很追得貼歐美樂壇的主流。

音樂 – 流菲飛: 王菲 (一)

(再貼一篇較早前寫得比較滿意的文章,由於全文共五千多字,所以分成三段貼出來,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王菲躍身為第一線女歌星的時候,正好是林憶蓮由高峰滑落並淡出香港樂壇之際,故她們在我心中是兩個沒有重疊的故事。林憶蓮寫過了,大概也應該好好寫一寫王菲。

一提起王菲,通常一般人想起的是: 李亞鵬、謝霆鋒、竇唯、童童、自我中心、「串」,甚至是愛搓麻將,劉嘉玲 … 等等蘋果日報/壹週刊愛說的無聊話題。

香港美食 – 金紫荊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金紫荊在會展新翼盡頭,內地遊客必到的金紫荊廣場旁邊,賣的是精緻粵菜。喜歡她的高雅氣氛,和食物的味道。

這裏的菜都不俗,其中最有名的是蒜香吊燒雞,炸得香脆的雞皮不會乾和硬,雞肉仍然軟滑可口,再加上香蒜汁,完全把雞的鮮味帶出來。

 

音樂 – 為誰繾綣: 關淑怡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關淑怡是八、九十年代的二線歌星中較突出的一位,可惜的是自九十年代起香港只剩下娛樂圈而沒有樂壇,稍有自尊而不隨波逐流如關小姐等自然便被娛樂圈的洪流淹沒。關淑怡沒有美貌,故一直只是「紅歌不紅人」,亦比其他「玉女歌星」如周惠敏、湯寶如等付出更大努力始能在當年殺出重圍。 

不過關淑怡還是比較幸運,出版了一張唱片後便有機會唱 <難得有情人> 這首容易上口的K歌,令她火速竄上流行榜首位,且很快便打出名堂。關的聲線和演繹方法與當時其他二線歌星很不同,加上本身已有一定的歌唱技巧,也是使她從一眾新人中脫穎而出的原因。
 

不過現在再聽這支舊歌或首兩張大碟裡的作品如 <叛逆漢子>、<冬戀> 等,就很明顯地聽出當時關處理高音的技巧仍有所不足,每當唱到音域起伏較大的段落就顯得力不從心,最佳例子莫如 <叛逆漢子> 裡「如一張廢紙,隨風飄那方不會知」這幾句,高音唱得很牽強,甚至有點刺耳。
 

關初出道的形象不算突出,長髮配上她長長的面形絕不討好。但從一首又一首派上電台播放的歌曲中,聽到她很努力唱好每一首作品,演繹的手法每次都有進步。這段時期的 <患難建真情>、<愛恨纏綿> 及 <失戀演奏家> 等均備受讚賞,唯始終礙於外型,好歌只能讓關保持知名度,未能把她推上另一高峰。

到了《金色夏季》大碟,關淑怡擺脫了少女形象,把頭髮剪短並以中快板作主打。這一波攻勢頗有成效,《金色夏季》及《製造迷夢》兩張大碟的銷量不俗,關亦創造了另一種唱中快板的獨有風格,以弱聲配上強烈節奏感,和梅艷芳式霸氣剛好是兩個極端。她的唱法有點像林憶蓮,但沒有 Sandy 的 R&B 味,在當時可謂另闢蹊徑而創出風格。
 

但關的慢歌始終還是較受歡迎,寶麗金亦不斷找到適合她唱的好歌,<一切也願意>、<愛恨纏綿> 等一首接一首成為熱門。不過我認為關的突破在於她找到更配合她的唱腔,就是以假音去處理高音域的部份。這種唱法在 <假的戀愛> 中發揮得淋漓盡致;她放棄了過往較用力的唱法,以假音和喉音交錯營造出一種凄美迷離的氛圍,這個突破使她修成正果。
 

關用了這種唱腔來演繹 <繾綣星光下> 和 <忘記他>,使兩首歌曲均成為當年的金曲,並使她踏上歌唱事業的高峰。其時憶蓮開始淡出香港、梅艷芳處半退休狀態、鄭秀文從來不成氣候,本來樂壇應是她和王菲的天下,可惜在約滿寶麗金後關一直和其他唱片公司談不攏合作條件,加上碰上香港唱片業衰退,可謂時不與她。多年後關只出版過一張國語碟《冷火》,到最近始和譚詠麟合唱 <舊情復熾>,似乎為復出鋪路。
 

Pages: Prev 1 2 3 ... 242 243 244 ... 249 250 251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