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in Category: 銅鑼灣/跑馬地

香港美食 – 巷仔車仔麵 (Closed)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這檔車仔麵光顧了廿多年。之前它在銅鑼灣皇室堡對面的一條小巷之內,有次在嚴寒之下在這裡吃了一碗米粉,清甜的湯頭加上處理恰當的豬粉腸,熱燙的湯粉吃後全身暖和,也就此留下很深的印象。那時一碗粉只售三元,還是坐在板凳上吃的。

之後Carmen在銅鑼灣上班,有次帶她來後也愛上了這裡的粉腸米,這檔車仔麵就成為我們相識後光顧得最久的一家食肆。

香港美食 – 鮨天勺松島 (Closed)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去天勺吃過後,一直想試試這家由原來在天勺工作的日籍師傅主理的「鮨天勺松島」。不料光顧當日竟遇著滂沱大雨,幸好其所在的恆和鑽石大廈就在SOGO旁邊,不用在大雨之下走太遠。

午市菜單選擇甚多,但價錢偏貴。第一次來當然吃自選手握壽司,不過索價$180一客,比見城還要貴,更不用和樓上只收$138的今村比較了,幸好可以選的種類尚算不少。

香港美食 – 湖舟 (Closed)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Peggy的網誌得知袖山不再供應特上壽司之後,耳際好像響起了一個比大雷暴那晚更響的春雷。正在懷疑是否太多人去吃,所以不再賣這款超值壽司之際,網友laughtforget留言,說原來袖山的師傅過檔到一家叫湖舟的新店,就開設於月之麗的樓上。

這晚終於找到機會去試新店(其實Peggy已快我一步了),一坐下發現原來袖山那位唯一的女侍也來這邊了,向她詢問一下,原來是隨師傅過檔,不過兩人也是打工,而非我想像那般(我以為是師傅出來自立門戶)。

偷閒一天的早餐@Pumpernickel

昨天(15/5)取了一天假,因為假期再不放便會滿溢和「自動流失」,也好趁機忙裡偷閒。醒來時陽光普照,和緩的涼風輕拂下,還以為是老天做了好事 – 跳過我最討厭的夏天而直接來到怡人的初秋了。

天氣這麼好的一天,當然不會躲在家中,挾了一本書便出門,決定先到Pumpernickel嘆一個早餐。十時多一點來到銅鑼灣店,店員表示要到十時半才開始有飲品招待,便自顧自讀我的書。

坐在落地大玻璃前,不用理會時間地讀書,那種感覺真好,恍惚窗外怱怱而過的人和車是在另一個世界的景象。

香港美食 – 月の麗鮨旬菜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要不是從Peggy的網誌得知這家店,大概很難發現渣甸街多了座新大廈,而且裡面有這麼多食肆。

第一次打電話來訂座時碰了釘,因為當時的定休日是星期天,而我剛好打算星期日前來。最後只好改在另一個星期六,放工後趕過來吃午飯。

香港美食 – 泰成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近年很少吃泰國菜,因香港這邊沒發現有好吃的泰國菜館,而泰菜館雲集的九龍城又太不就腳。不過兩次在天勺吃完晚飯均見有人在這家其貌不揚的《泰成菜館》前大排長龍,便決定來試它一試。

香港美食 – Lunch @ 天勺 (Closed)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之前兩次來天勺均是吃晚飯,反而未試過這裡的午市定食,於是趁週日來吃個午餐。

坐下後發覺前後左右的檯都給訂了,比想像中熱鬧。翻翻餐牌,選擇有很多,不過這次主要想吃壽司。我點了特上壽司定食($200),而Carmen則取自選壽司定食($130)。如前所述,天勺的定價比見誠略低一個價位,大概和今村差不多。

香港美食 – 金海閣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兩次經過天勺所在的登龍街,均發現有人龍在一間叫《金海閣》的火鍋站前聚集,Carmen說這家店她有朋友吃過後盛讚,便也很想來一試。碰巧這天氣溫下降(三月還跌至十度真奇怪),遇上了吃火鍋的好時機。打電話訂位時,職員說晚上訂位只限七時前,之後便要來等候,果然誇張。

香港美食 – 天勺 (Closed)

(原文刊於我的網頁)

這天把原先打算長線投資的一隻股票賣掉(因最近升幅甚大);年尾賺了一筆,當然要吃一餐好的賀一賀。在見城聽見師傅說他和在天勺、翔太工作的日本師傅是老友,便也勾起對這兩家店的興趣。雖然在翔太弄至不歡而散(詳見這篇網誌),但這晚仍決定去天勺慶祝。

香港美食 – 一門 (Part 2)

寫完一門食評(Part 1)那晚,又去光顧了一次。時為平安夜前夕,甚多人訂座,結果要苦候近半小時才可入座。

這次和Carmen同行,可以點多些不同款式的食物。要了冷豆腐、海鮮沙拉、厚燒玉子、串燒和石頭飯。

< !–more–>冷豆腐用荷葉裹著,木魚絲、蔥及芝麻分別用小缽盛載,狀甚精美。豆腐滑則滑矣,但沒有豆香,反而早前在Doraya吃過那件冷奴還較富豆味。

Pages: Prev 1 2 3 ... 10 11 12 13 14 15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