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in Category: 粥粉麵類

香港美食 – 華南粉麵茶餐廳

  此店是有名的計程車司機飯堂。曾有一次小卡一個人要去那附近不知搞什麼,便叫她去試試看,回來後的報告是「一般」,於是便打消去吃的念頭。後來才知她那天點的是魚蛋粉,可是我之前已說過那裡出名的是牛雜和牛腩啊!

這晚輪到小臣一個人解決晚飯,在尖沙咀約了個網上賣家交收她的掛牆時鐘,之後卻不知該到那兒吃東西才好。地鐵來到灣仔,決定出了站再打算,腦海中卻忽然閃出牛雜粉麵,在這附近當然是到華南吃。

店只有半滿,大概還不是司機大哥們吃飯的時間。點了個牛雜河粉,另加可樂一支。

典型潮式牛雜河,河粉切得頗厚但夠滑,湯頭十分濃厚。牛雜款式齊全,燜得夠腍又入味,膀、肺及腸特別出色,只是香料味重了些。

此店的自製辣油果然厲害,下了數滴已害得小臣不停抹汗,坐在我對面的小姐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幾眼。哼,不認識蒙古皇帝嗎?!

地址:灣仔譚臣道5-11號地下
電話:2527-2478

香港美食 – 南記粉麵

  香港仔除了無人不曉的山窿謝記魚蛋粉外,其實老南區人都知道另有一家南記粉麵,那裡的鴛鴦春卷賴粉曾是一絕。可惜大約廿年前南記改變經營模式,變成快餐店式的流水作業,當我目睹掌管灼粉麵的老伙計變成黃毛丫頭時,已經知道傳統的味道勢將消失。記得當年到新店試著吃了一碗,果然無論灼粉麵的火候,到湯頭的層次感等各方面,和老店比都完全是兩碼事。之後南記走出香港仔,在港島多處開設分店,偶然吃它一次,依舊是邊吃邊搖頭嘆息。上次吃大概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這晚小卡說沒有胃口,想吃粉麵當晚餐,來到銅鑼灣才開始思量,忽然想起南記,便決定再給它一次機會。

波斯富街分店最近地鐵站,就去了那邊。我每次到南記都是吃鴛鴦春卷賴(現在叫招牌賴粉),三十年不變,這次亦沒有例外。「鴛鴦」中的魚蛋沒有味道,牛丸則尚有少許肉味且彈牙。春卷(其實是魚肉卷,外皮不是脆的,千萬不要誤會)反而能保持少許傳統味道,魚肉雖不及以往般既香又綿密,但起碼整體感覺和食味都讓人勾起美味回憶。賴粉灼得不錯,軟硬適中,但湯頭不行,拖低了全碗粉的質素。

替小卡點米線,店員問我要不要辣,登時不懂反應,原來南記也賣起雲南米線來了,真是很難想像,就好像去位元堂有人問你要不要抗生素一樣。最後點了不辣的餛飩牛丸米線。除了牛丸外,這碗東西真是不知如何形容,我吃了一隻餛飩,只能以混帳二字來形容。

老字號弄至如此田地,唉!幸好謝記仍是以老模式經營,否則可能也是同一命運。

地址:銅鑼灣波斯富街106號
電話:2576-4451

香港美食 – 寒冬中的暖流@群記豬手

  翻看舊食評,原來上次到訪粉嶺的群記豬手,已是一年前的事。看得心癢難撾,決定週六去吃一次。

那天早上起床,但覺陰冷無比,原來下著細雨。以為雨下一會就停,豈料卻越下越大,到了粉嶺就更是冷上加冷,不過已乘了一個小時車,沒理由調頭離開,於是跳上專線小巴,往聯和墟去也。遠道而來,幸好沒有遇上群記的不定休日,否則真不知可以怎麼辦。

衝進去便點了大手米(大碗的豬手米粉)、細手米及細淨丸(小碗的牛丸)各一。上圖是採用了「對角線美學」的練習照。

香港美食 – (大光燈)巷仔雲吞麵 (已結業)

  很久之前已經聽小彭說過此店,不過一碗雲吞麵,絕對不像老坑火鍋般,可以令我有專程跑到「大酒店」附近吃的衝動。

有一次本來想往大酒店前,來吃碗麵。可惜那天下大雨,和它緣慳一面。這天來土瓜灣的傢俱設計公司看圖紙,完成後決定到訪大光燈,只是低估了距離,走了近廿分鐘才到。

大光燈其實在曲街,但乘車在漆咸道可以見到此店的招牌 – 當然就是那幾支大射燈。

要了兩碗細蓉,另加一碗淨雙丸及一碟蠔油芥蘭。

把雲吞從麵底翻出來,不得了,居然有六顆之多!

雲吞外皮幼滑,以一半蝦一半豬肉作餡,典型老式風味,絕非「新潮雲吞麵店」那些高爾夫球般大的怪物可比。不過只用瘦肉,吃來就欠了脂肪的香味。麵條幼細彈牙且沒鹼水味,難怪小彭愛吃。

香港美食 – 譚仔雲南米線

  這天去深水埗買建築材料,打算順道去吃個潤牛麵,那知維記竟然拉了大閘 – 是日休假一天!可惡也,居然夠膽選星期六休息,認真有性格。

唯有在附近找吃的,小卡瞥見對面有家店人頭擁擁,原來是譚仔雲南米線。我在佐敦見識過此店在飯市時的「盛況」,原來其他店也不弱,於是有了點興趣,最後決定在這裡吃。

幸好只是等了十分鐘便可入座,不過和另外三個人擠在一張應該只坐四人的小桌子上,怎麼說也不是令人太愉快的事。

雲南米線的配料種類甚多,湯底可選清湯或酸辣。小臣自然不敢逞強,選了個清湯配豬潤(肝)、腩肉和墨魚丸。先喝一口湯,鮮味突出,應是以豬骨煮成。豬潤透出鮮味,不過略嫌灼得久了點;腩肉肥瘦相間,簡單地以清湯煮熟,正好嚐到肉的真味;墨魚丸既不彈牙又沒有墨魚的甜味,不吃也罷。米線頗Q,夾了不少韭菜、芽菜及腐皮,吃來有勁,不過份量實在太大,我吃罷也有飽意,一般食量的女士根本沒可能吃完。

小卡要了個酸辣的,我呷了一口湯,酸、辣和原來的鮮交纏在一起,感覺很好,不過對我來說是太辣了。

果然有吸引人之處,難怪生意這麼好。改天午飯可在佐敦店買外賣回辦公室吃。

地址:深水埗福榮街107號地下
電話:2708 7055

香港美食 – 德昌魚蛋粉

  晚上沒有靈感在那裡吃飯,便在天后站下了地鐵。近年在這附近開了不少新食肆,總會找到一家想光顧的,我想。

不料逛了一會也找不到一家想進去吃的,轉了兩圈汗開始冒出來,最後看到這家在店門前經過無數次,也未想進去過的德昌魚蛋粉,便決定吃這個。以前黑麥天后店剛開業時,我們是長期擁躉,差不多隔一個週日便去吃午餐,由巴士站往黑麥會途經電氣道,每次經過這粉麵店都見有不少客人,所以有些印象。

此店賣的是潮式粉麵,不過餐單上也有一般港式茶餐廳食品。我們當然是吃正宗的潮式魚蛋粉,另加炸魚皮和灼韭菜花。

一般潮式粉麵店弄出來的炸魚皮,不是硬如鋼板,就是只吃到漿粉,所以我除了謝記新鮮炸出來的魚皮之外,很少有興趣吃別的。這晚忽然很有嘗試精神,便姑且叫一碟試試。這炸魚皮雖然是涼了,但吃來脆而有魚香,脆漿只是極薄的一層,有點喜出望外。

香港美食 – 利苑粥麵 (已結業)

  翻查紀錄,原來沒有寫過此店,不過回想一下,又真是很久沒來吃過。近年每次想起吃粥,便自然往灣仔找景叔,但偶然不知吃什麼,又不想太膩滯的話,腦裡便會彈出「利苑」二字;無他,地點方便(就在祟光後面),質數有保証,只是人多擠擁,一吃完就要起身結賬。

此店的粥底夠綿但不夠稠,配料則頗新鮮。這晚吃的及弟粥一如既往,味道沒有變樣,當然亦沒有驚喜。

小卡居然來一個牛丸麵,牛丸尚算彈牙,但肉味不濃。麵雖比不上永華麵家,但在一眾粉麵店中已屬不錯。

香港美食 – 御品軒

  偶然得知有崩沙腩吃(即是爽腩附近的部位),還要在銅鑼灣,二話不說,放工便去。此店在世貿中心對面,板x迴轉壽司附近,以前應該是某服裝店的鋪位。

一心來吃崩沙腩,自然每人來一碗,情報說沙河粉非常厚,便配麵條吃,小卡要了幼麵,我則要了拉麵。

崩沙腩和爽腩都在坑腩的尾部,兩者都連著筋膜,只是爽腩的肉質比較爽滑,每份牛腩中只有一小塊,故此比崩沙腩更值錢。

先喝一口湯,是牛骨煮的清湯,味道自然不及九記的藥材湯那般複雜。崩沙腩比較腍,不及爽腩吃來有勁,但夾著肉的筋膜膠質甚豐,味道不俗。可是那拉麵真是不知所謂,麵條糊成一團不用說,最氣人的是麵餅沒煮開就上碗,把這種麵拿來奉客,牛腩多好吃也沒有用。

反而小卡的幼麵雖然不太出色,但起碼正正常常。

香港美食 – 車仔麵之家

  這天本來打算去日街的 Spoil Cafe 吃午飯,打電話去訂位時,店家卻說午餐最早也要九月十日才有位(個多星期後!),唯有退而求其次,找附近的店。想起這家據聞是全港之冠的車仔麵店,就敲定吃這個。

店在晏頓街的暗處,不算易找。此店的特色是「立食」,一個坐位也沒有,只有一條長桌可把麵放上去吃。星期六的下午一時前到達,只有兩個客人在吃,可以慢慢選材料。

我要了油麵,配三腸(粉腸、紅腸、大腸)、魚蛋、豬紅,要小辣(中間的沙爹醬就是小辣的份量)。麵灼得不過腍,吸了湯汁的彈牙麵條很好吃。粉腸軟糯且不苦,去了膏的大腸有嚼勁,紅腸沒什麼特別,豬紅則十分軟滑。魚蛋我覺得硬了點,不過當然比軟乎乎的「削魚蛋」好吃。全碗麵的精華是那沙爹醬,蘸了它之後,平凡的配料亦變得十分美味。

小卡取米粉,配豬皮、大腸、魚蛋、豬紅和菜。菜是後加的,只需四元,份量不少(已被我搶去了三分之一)。小卡讚他們沒有把配料煮至過腍,味道也是王道。

一邊吃一邊有不少客人湧入店內,我吃完便識趣地把位子讓出來,跑到店外等小卡。

果然是非常好的車仔麵,比太安樓的高出幾班,亦勝過我們常去的巷仔車仔麵,推薦!

地址:灣仔晏頓街 1 號 A
(星期一至六 7:00am – 7:00pm、星期日及假期休息)

香港美食 – 樂園牛丸大王 (已結業)

  翻查紀錄,發覺原來沒有寫過樂園,即是兩年多沒去光顧了(小弟自零五年起寫食評自娛)。這天在旺角附近出沒,就來個故地重遊。

樂園是香港幾家有名的牛丸大王之一,但衛生情況一般,並非小臣那杯茶,不過小卡喜歡吃牛丸,以前亦較多在旺角出沒,所以偶然也會來吃碗牛丸粉。

這天一踏入店內便覺不妥,連忙退出來看清楚,原來是重新裝修過,怪不得好像和以前不一樣。

點了兩碗牛筋丸墨魚丸粉,另加一碗紫菜四寶湯。我說要「筋丸墨魚河」時,女侍居然聽不懂「筋丸」,大概是新來的吧,反正大部分侍應看來都是新人。

牛筋丸依然彈牙,不過肉味已不及以前濃厚。墨魚丸亦是鮮味稍欠,可能近年吃慣手打鮮墨魚丸,對一般墨丸已感興趣索然。河粉尚算幼滑,但湯頭則比以往清淡,難怪蔥蒜越下越多。

Pages: Prev 1 2 3 ... 8 9 10 11 12 13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