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in Category: 粥粉麵類

香港美食 – 德昌魚蛋粉

  晚上沒有靈感在那裡吃飯,便在天后站下了地鐵。近年在這附近開了不少新食肆,總會找到一家想光顧的,我想。

不料逛了一會也找不到一家想進去吃的,轉了兩圈汗開始冒出來,最後看到這家在店門前經過無數次,也未想進去過的德昌魚蛋粉,便決定吃這個。以前黑麥天后店剛開業時,我們是長期擁躉,差不多隔一個週日便去吃午餐,由巴士站往黑麥會途經電氣道,每次經過這粉麵店都見有不少客人,所以有些印象。

此店賣的是潮式粉麵,不過餐單上也有一般港式茶餐廳食品。我們當然是吃正宗的潮式魚蛋粉,另加炸魚皮和灼韭菜花。

一般潮式粉麵店弄出來的炸魚皮,不是硬如鋼板,就是只吃到漿粉,所以我除了謝記新鮮炸出來的魚皮之外,很少有興趣吃別的。這晚忽然很有嘗試精神,便姑且叫一碟試試。這炸魚皮雖然是涼了,但吃來脆而有魚香,脆漿只是極薄的一層,有點喜出望外。

香港美食 – 利苑粥麵 (已結業)

  翻查紀錄,原來沒有寫過此店,不過回想一下,又真是很久沒來吃過。近年每次想起吃粥,便自然往灣仔找景叔,但偶然不知吃什麼,又不想太膩滯的話,腦裡便會彈出「利苑」二字;無他,地點方便(就在祟光後面),質數有保証,只是人多擠擁,一吃完就要起身結賬。

此店的粥底夠綿但不夠稠,配料則頗新鮮。這晚吃的及弟粥一如既往,味道沒有變樣,當然亦沒有驚喜。

小卡居然來一個牛丸麵,牛丸尚算彈牙,但肉味不濃。麵雖比不上永華麵家,但在一眾粉麵店中已屬不錯。

香港美食 – 御品軒

  偶然得知有崩沙腩吃(即是爽腩附近的部位),還要在銅鑼灣,二話不說,放工便去。此店在世貿中心對面,板x迴轉壽司附近,以前應該是某服裝店的鋪位。

一心來吃崩沙腩,自然每人來一碗,情報說沙河粉非常厚,便配麵條吃,小卡要了幼麵,我則要了拉麵。

崩沙腩和爽腩都在坑腩的尾部,兩者都連著筋膜,只是爽腩的肉質比較爽滑,每份牛腩中只有一小塊,故此比崩沙腩更值錢。

先喝一口湯,是牛骨煮的清湯,味道自然不及九記的藥材湯那般複雜。崩沙腩比較腍,不及爽腩吃來有勁,但夾著肉的筋膜膠質甚豐,味道不俗。可是那拉麵真是不知所謂,麵條糊成一團不用說,最氣人的是麵餅沒煮開就上碗,把這種麵拿來奉客,牛腩多好吃也沒有用。

反而小卡的幼麵雖然不太出色,但起碼正正常常。

香港美食 – 車仔麵之家

  這天本來打算去日街的 Spoil Cafe 吃午飯,打電話去訂位時,店家卻說午餐最早也要九月十日才有位(個多星期後!),唯有退而求其次,找附近的店。想起這家據聞是全港之冠的車仔麵店,就敲定吃這個。

店在晏頓街的暗處,不算易找。此店的特色是「立食」,一個坐位也沒有,只有一條長桌可把麵放上去吃。星期六的下午一時前到達,只有兩個客人在吃,可以慢慢選材料。

我要了油麵,配三腸(粉腸、紅腸、大腸)、魚蛋、豬紅,要小辣(中間的沙爹醬就是小辣的份量)。麵灼得不過腍,吸了湯汁的彈牙麵條很好吃。粉腸軟糯且不苦,去了膏的大腸有嚼勁,紅腸沒什麼特別,豬紅則十分軟滑。魚蛋我覺得硬了點,不過當然比軟乎乎的「削魚蛋」好吃。全碗麵的精華是那沙爹醬,蘸了它之後,平凡的配料亦變得十分美味。

小卡取米粉,配豬皮、大腸、魚蛋、豬紅和菜。菜是後加的,只需四元,份量不少(已被我搶去了三分之一)。小卡讚他們沒有把配料煮至過腍,味道也是王道。

一邊吃一邊有不少客人湧入店內,我吃完便識趣地把位子讓出來,跑到店外等小卡。

果然是非常好的車仔麵,比太安樓的高出幾班,亦勝過我們常去的巷仔車仔麵,推薦!

地址:灣仔晏頓街 1 號 A
(星期一至六 7:00am – 7:00pm、星期日及假期休息)

香港美食 – 樂園牛丸大王 (已結業)

  翻查紀錄,發覺原來沒有寫過樂園,即是兩年多沒去光顧了(小弟自零五年起寫食評自娛)。這天在旺角附近出沒,就來個故地重遊。

樂園是香港幾家有名的牛丸大王之一,但衛生情況一般,並非小臣那杯茶,不過小卡喜歡吃牛丸,以前亦較多在旺角出沒,所以偶然也會來吃碗牛丸粉。

這天一踏入店內便覺不妥,連忙退出來看清楚,原來是重新裝修過,怪不得好像和以前不一樣。

點了兩碗牛筋丸墨魚丸粉,另加一碗紫菜四寶湯。我說要「筋丸墨魚河」時,女侍居然聽不懂「筋丸」,大概是新來的吧,反正大部分侍應看來都是新人。

牛筋丸依然彈牙,不過肉味已不及以前濃厚。墨魚丸亦是鮮味稍欠,可能近年吃慣手打鮮墨魚丸,對一般墨丸已感興趣索然。河粉尚算幼滑,但湯頭則比以往清淡,難怪蔥蒜越下越多。

香港美食 – 群記清湯腩

  除了粉嶺有家有名的群記豬手外,大埔亦有一家群記,以清湯腩打出名堂。這天星期六(六月底的事了)去沙田的歷史博物館看三星堆展覽,自然順道拜會新界的美食,先去大圍漢年來碗鹽焗雞湯米當早餐,看罷展覽後再入大埔,為的是這碗清湯腩。

出發前已經看了地圖,大約知道位置,不料附近「里弄」處處,結果轉了好幾個圈才找到。時為下午三時許,門前有一條不長不短的人龍,果然是人氣店。

等了十多分鐘便可入座,剛好有一張二人小桌,不用和其他人擠在一起。要了一碗爽腩河粉及一碗牛面珠河粉,另外當然不能不來一支可樂解解渴。

爽腩上桌,先呷一口湯,味道雖不及九記的藥材湯那麼複雜,但也是清甜香濃,應是用牛骨及牛腩熬的。爽腩是個人認為最好吃的部份,可惜九記只是不定時供應,可以吃到的機會不多。此店除了大量供應外,還可以配粉麵(九記只能單點)。燜腍了的香滑腩肉,配上爽口的筋膜,就是爽腩吸引人的地方。群記用的河粉尚算幼滑,只是碎了些,不方便挾來吃。

香港美食 – 靠得住靚粥

  知道這家店有一段時間了,一直沒有來光顧,一來不喜歡太自大的宣傳(「香港第一粥」!),二來它的口碑也是人言人殊,不是那種一面倒讚好的店,三來它就在景叔附近,後者一定有水準保證,所以來灣仔吃粥,通常都是跑去景叔的店。

這晚不想吃太豐富,下定決心來這裡吃粥。晚上七時多,店幾乎全滿,歐巴桑招呼我們在一張四人桌坐下,之後主動換了一張卡位(高背沙發雅座)給我們,雖然她沒有什麼笑容,但也不像是某網站的人說得那麼兇巴巴。

我一早立定主意要吃招牌拆肉泥鯭粥,小卡轉了三次主意後才選定豬肝白鱔粥,另外要了「名物」白灼魚皮及鹹肉粽。

晶瑩剔透的魚皮先上桌。除彈牙爽脆外,還透出一陣魚香,應該是以魚湯浸過,蘸一些辣椒醬油吃,更能吊出其鮮味。此物價錢雖不便宜,但水準高,值得一試。

接著試粽子。綠豆和糯米的比例不錯,有豆香之餘,亦甚軟糯。鹹蛋起沙但未至漏油,肥豬肉卻欠奉,只有一件頗瘦的鹹肉。整體來說不俗,但又不至於是「香港至正」。

香港美食 – 滄浪亭 (Updated 24 Sep 10)

  小臣網站開業時曾寫過此店,不過食評沒有照片,改版後便沒有再放在版面上了。

此店在美孚,小臣曾在該處的工地辦公室工作了四年,直到零三年調回總部才離開。美孚令人懷念的食肆不多,令我有回來的動力,就是這間小小的上海麵店。這天五.一假期往新界西北活動,美孚就成為第一站,趁機會來吃一碗麵。

滄浪亭在美孚新村三期的平台上,不熟悉此區的很難找到。店極小,只有四張小桌,午飯時間隨時要等位。店由一對上海夫婦負責,男的剪一個「董伯伯」式平頭裝,女的則是一副典型中年上海女性的模樣,一踏進去便知道此店賣的是上海菜。在零二年時他們曾在平台的另一端開了一家分店,以賣客飯小炒為主,在沙士一役後又結束了。

此店以前只賣上海麵,後來加入了小吃及菜飯,但沒有客飯酸辣湯小籠包鍋貼,要吃這些請往「一品香」(平台對面好像真的有一家)。美孚新村有很多上海人居住,所以不愁沒有人來吃正宗上海麵。

我點了惦掛已久的獅子頭麵,小卡則要了雪菜麵,另外加了一碗上海餛飩和一碟雪菜毛豆百頁小吃。

先吃雪菜毛豆百頁,很普通的上海菜,不過滄浪亭做得好的地方,是毛豆和百頁都有嚼勁而不硬,兼且均勻地沾滿香濃的麻油,吃來極之惹味。

香港美食 – 波記(已結業)

  又是拿著「鱔稿王」覓食的時間,這次去的是西環,為了吃一碗燒鴨瀨粉。老遠跑去西環吃燒鴨瀨?對,因為現在粉麵店能把這個煮好的極少,不是燒鵝/鴨不好吃,就是湯頭淡而無味。還記得小臣爸星期天上午在家經常弄這個,買四分一只鴨(要多肉的上半部),把肉拆出來切成火鴨絲,再把骨殼煮湯,骨頭上的香料和鴨油盡滲出來;把這湯放回灼好的瀨粉,就成為一碗非常好吃的燒鴨瀨。

說回波記,據聞此店只開晚市,每月一天不定休,店內不設電話查詢。通常有性格的店,東西一定好吃,加上能在西環賣了三十多年燒鴨瀨而不倒,一定有其過人之長。

店在山道,由皇后大道西進去轉一個彎便看到,不算難找。店內幾乎沒有裝修,典型街坊老店風貌。每個人客幾乎都點燒鴨,有的更是一碗例牌燒鴨再加粉麵吃。聽見有人點鴨腿瀨,我們也依樣葫蘆來兩碗,另加一碗水餃。

店內只有三個人在忙,一個負責灼粉麵,一個負責斬燒燒鴨,另一位阿姐則負責樓面及洗碗的工作。落單只靠口述,但經常出錯及漏單,一定要不停追單才有得吃。

香港美食 – 小字輩情陷魚鱻 (大角咀店已結業)

[28.12.09 update – 大角咀店已經結業]

  想不到我上次介紹魚鱻大角咀店的那篇拙文會在小字輩間引起了這麼大的迴響,除了小彭這位魚鱻老主顧馬上去試食之外,其餘幾位愛吃之人也紛紛提出要組織「考察團」。於是不到一週後小臣又來到此店,除了小卡外還有三位小字輩出席。

上次吃過原條鮮魚生滾湯的美味,這次當然安哥,我點了黃腳鱲,小卡要了什麼紅魚尾(連她也記不起名稱),而小彭則要了魽魚。小妹小娜嫌吃全魚麻煩,就要了魚腩湯米線加番茄。下圖就是各款美味的米線。

Pages: Prev 1 2 3 ... 7 8 9 10 11 1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