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in Category: 旺角/何文田

香港美食 – 富記粥品

  聽聞此店的燒鵝瀨粉好吃,碰巧這天晚飯要獨自解決,便決定單身赴會。

店比想像中更舊,很有銅鑼灣利苑粥麵那種老店的味道。廂座一定要坐四個人,單身食客不想和陌生人擠在一起,最好還是坐在長桌。點了鵝瀨一碗及一碟灼菜,一邊等候一邊觀察其他人吃什麼,發覺最受歡迎的是粥品,另外點一碗大大的芥菜魚雲湯、再加一碗白飯者亦甚眾。




鵝瀨有點令人失望,因這裡不像西環波記,沒有把燒鵝肚內流出來的滷汁加在湯頭之內,故瀨粉吃來頓覺寡薄。燒鵝果然不錯,皮脆又沒有一層厚厚的皮下脂肪,不像上次在陳記吃到的肥鵝般嚇人,肉質稍韌但味濃,下次可以斬四分一只吃。

灼菜不怎麼樣,索性不拍照了,拍鵝瀨時坐在對面的大叔已經瞪著眼看了我好一會。
以燒鵝瀨粉來說沒有驚喜,反而有興趣試試粥品及其他小菜。

地址 : 旺角花園街104-106號
電話 : 2385 1230

香港美食 – 紫荊閣海鮮酒家 (Closed)

  接近兩個月前的一天,小頭夫婦「吹雞」搞飯聚,我們當然樂於奉陪。這次去吃懷舊菜館紫荊閣海鮮酒家。

這裡其實不是太就腳的地方,由佐敦站步行過來要十五分鐘,所以很少來這邊。Q 頭兩人是日放假,拍拖看完電影才施施然過來吃飯,自然讓忙了一整天的我們羨慕不已。

先喝例湯,是海底椰甘筍煲豬肉(附送雞腳),最合時常咳的我及正在咳的小頭。此湯甚為清甜,沒有妖邪味亦沒有下太多鹽。

一場來到當然要試名物鴨掌包,可惜令人非常失望,因實在太乾了,不論是叉燒、雞肝、鴨掌或是外皮的鵝腸都是奇乾,一邊吃要一邊喝飲料才可下嚥。

香港美食 – 松園 (Closed)

  這天是星期一之約的日子,小頭提議去旺角吃西餐 …… 吓!去旺角吃西餐?還以為她說笑,不過看了她轉寄的食評,又好像不太差,便決定冒一次險。

店在亞皆老街和洗衣街交界,下班時間走在亞皆老街上,簡直水洩不通,直至轉入洗衣街,才少了一些行人。

松園的裝修頗有「豉油西餐」店的味道,特別是那些高背卡位;桌子間的空間算多,不會有人坐得太接近。侍應比較年長,對餐單上的各項食品所知甚詳,會在適當時機作出推介。

小臣點了晚餐,小卡及小頭則決定單點。先吃麵包,暖烘烘又鬆軟,橄欖油及黑醋也有水準。

我的晚餐有凱撒沙拉及餐湯。沙拉不過不失,起司不夠,羅曼生菜亦未算最爽脆。

香港美食 – 尋找隱世小店 : 美味餃子店

  此店在外母大人的住處附近,某星期天打算來吃,誰知當天該店居然休息不開鋪,真有性格。這日要到旺角某鋼具店取小卡的高背椅,便再來碰運氣。

這次沒有碰壁。店很小,擠了不少街坊在吃水餃或車仔麵,來買外賣的也絡繹不絕,生意真的不錯。據悉此店是一對炒賣店鋪失敗的夫婦開的,破產後重頭再來,卻在幾年間搞得有聲有色,又是一個典型的獅子山下的故事。

小卡之前來過探路,說韭菜餃最美味(另有白菜餃和雲耳餃,而餃子可灼或煎),不假思索便要了一碗大的韭菜餃。

大碗的餃子有十只,另加生菜一片。最具特色的是那湯頭,以野葛菜生魚湯配餃子,小臣也是第一次領教。小時候小臣爸有時也煲野葛菜生魚湯,早已成為小臣美味回憶的一部份,故此特別有親切感。此湯雖未算最濃,但火喉不俗,野葛菜的甘配上生魚的鮮,是一種極特別的味覺刺激。

餃子採粵式包法,餡料卻很上海式,餃皮極薄,用筷子稍一用力也可把餃子夾斷,但灼的時候又沒有弄穿,可算巧手。

香港美食 – 小字輩聖誕樂聚(二)@鳳城酒家

  聖誕聚會第二炮,是與由加拿大回港的小嘉相認。Galaxy(小嘉)是小臣搞網頁年代認識的網友,我和他的共同喜好是外國音樂,他不謙我的音樂文章寫得悶,經常在我的留言版交流。我和他分別有了自己的網誌後,有好幾位小字輩也在他家串門子,最後 Galaxy 變成小嘉,成為小字輩在加拿大的分社創會會員。

小嘉兩年前曾回港,不過當時未算太熟稔,所有沒有相約出來見面。這次聖誕假期難得他再度回港,當然要上映一幕相認記。謝謝小儀負責聯絡,把大部分小字輩都請了出來和小嘉及小詩(小嘉的太太)見面,地點小臣選了旺角鳳城酒家。

見面後發覺小嘉和相像中差不多,都是健談和容易相處的好好先生一名,反而小嘉平時偶爾提及的小詩,卻和他筆下有點出入,真人斯文淡定得多。

來鳳城是希望和小嘉吃一些只有老店才弄得好的菜式,可惜是晚食運不濟,吃來竟沒有一款特別出色。最令人失望是一班兩吃,份量少,鑊氣不夠,且弄得過鹹,早知聽小卡說,點一客桂魚卷吃算了。

香港美食 – 永合隆

  永合隆開業四十多年,小臣的老中青三代朋友中都有它的粉絲。有位同事對我說,上次刮颱風時因在太子地鐵站擠不上車,便跑出來買一斤燒肉才回家,結果在永合隆輪候了一小時才買到,再返回車站時人群已散去,正好再次上路。

永合隆每天都有排隊買燒肉的人龍,過年過節時就更誇張,每天由開店到晚上豬不停燒,幾乎任何時間都可購得新鮮出爐的燒肉。畢竟以炭火在店內工場自行烤豬的食肆,永合隆已是碩果僅存。

不過老店自然有老店的性格,要來吃飯的話,就得忍受濕滑的地板和殘破的裝修,也要準備整碗/碟飯都是斬剩的「頭尾」,而店員自然沒有一個是善男信女。不能接受這些的話,勸大家還是去太興、甚至美心快餐吃好了,只要你以後都不吃永合隆的燒肉,不然我寫包單你一定會後悔。

由於外母大人住在附近,很多時都會以永合隆燒肉「加料」,所以很久沒有去光顧。不是小卡說想吃燒肉飯,也沒想到要去永合隆吃。

去永合隆,例湯和燒肉一定少不了,想吃好一點的燒肉,最好另點一碟,可自行決定份量,最少要七十元。

例湯是永恆的白菜乾煲豬肺,沒有味精的清潤湯水,非常有住家菜的味道。

香港美食 – 盛八

  近幾年的日式烤肉店如雨後春筍般盛開,不過自從在德家碰了釘之後,就決定只去和宴,反正又平又好吃,成為會員後又有折扣,實在找不到去別家店的理由。

這晚和舊同事 T,以及舊老闆的秘書 S 吃飯聚舊,我建議去吃日式烤肉,不過和宴晚市不便宜,為了她倆的荷包著想,還是來這家口碑不俗,但價位低一級的盛八。一聚頭自然是談當年在工地辦公室共事的日子,一轉眼原來已是十多年以前的事。十年前 S 跟隨舊老闆蟬過別枝,後來轉職到我們的姊妹機構,在不久的將來又成為同事,說起來也頗有趣。

盛八的旺角店在朗豪坊對面,地點尚算方便,不過店內日本氣氛不濃,來光顧的都是本地年輕人,連侍應亦很有「MK feel」。吃烤肉的好處是可以慢慢來邊吃邊談,不過當天是星期五,訂檯時說明要二小時內離席,只好調節一下速度。

先點了牛胸腹肉厚切和伊達赤豚肉。前者脂肪分佈均勻,吃起來肉味不算濃,油份亦沒有想像中那麼多。

伊達赤豚肉是長長的一片,一邊烤一邊「搶火」,弄得火光熊熊。此豚肉比較韌,脂肪雖然不少,但吃來不及和宴的豚肉般柔軟。

香港美食 – 樂園牛丸大王 (已結業)

  翻查紀錄,發覺原來沒有寫過樂園,即是兩年多沒去光顧了(小弟自零五年起寫食評自娛)。這天在旺角附近出沒,就來個故地重遊。

樂園是香港幾家有名的牛丸大王之一,但衛生情況一般,並非小臣那杯茶,不過小卡喜歡吃牛丸,以前亦較多在旺角出沒,所以偶然也會來吃碗牛丸粉。

這天一踏入店內便覺不妥,連忙退出來看清楚,原來是重新裝修過,怪不得好像和以前不一樣。

點了兩碗牛筋丸墨魚丸粉,另加一碗紫菜四寶湯。我說要「筋丸墨魚河」時,女侍居然聽不懂「筋丸」,大概是新來的吧,反正大部分侍應看來都是新人。

牛筋丸依然彈牙,不過肉味已不及以前濃厚。墨魚丸亦是鮮味稍欠,可能近年吃慣手打鮮墨魚丸,對一般墨丸已感興趣索然。河粉尚算幼滑,但湯頭則比以往清淡,難怪蔥蒜越下越多。

香港美食 – 良朋共聚福來居

  和老友 T 兩公婆近期的第二次飯局。這次 T 說想吃海鮮,我就提議到福來居,不過當然事先聲明這家是地痞小店,他倆不介意才敢帶他們來。明明早兩天已打電話來訂位,但店家卻說沒有紀錄,幸好時間尚早,店仍未坐滿,否則就掃興了。

一坐下自動送上招牌例湯,是日乃青紅蘿蔔煲豬踭,味道不濃,但勝在沒有味精。

T 無雞不歡,先點半只霸王雞給他解饞。雞依然非常嫩滑,店家選雞果然有一手,難怪幾乎每檯客都有一碟雞。

香港美食 – Pepper Lunch

  另一間在日本有名的速食店在港登陸,在日本一直沒有機會試,所以有點心癢難撓。有天興起即時找人同去,小娜爽快地答應,便來個三人行。

店開在朗豪坊的 Food Court 內,有點不方便,尤其是要佔著桌子等人的時候。Pepper Lunch 是自助牛排店,店家把生牛肉放在以電磁波加熱的鐵板上,由食客自行把牛排煎熟,有點像石燒那種吃法。

買票的輪候時間不長,但卻等了十五分鐘才拿到我們的三份牛排。我和小卡聽從小彭的忠告,點了霜降牛排,而小娜則要了「一口牛肉加漢堡排」。每份七、八十元不等,另加十元可改為有飯及汽水的套餐。

牛排剛放上鐵板還有幾聲「吱、吱」的聲響,可是拿回座位後已經沉默不語,不過鐵板有足夠的熱力把牛排煎熟,不想吃太熟的,便要把牛排放在芽菜之上。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