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in Category: 劣食全集

香港劣食 – 稜閣屋 Ringer Hut

  由於小臣小卡的中醫師在附近,很多時看完病或吃完藥後,都會來淘大找吃的。這邊可選的食肆不多,多數去錦吃天婦羅烏冬,或是去吉豚屋吃吉列豬排。有時喉嚨不舒服時,就未必敢吃炸的東西,這天見有家新開的日式麵店,主打長崎拉麵,就進來試試。

據聞這家 Ringer Hut 在日本有數百家分店,之後調查了一下,原來是由稻香集團引入香港。在香港賣九州豬骨拉麵的店不少,但主打長崎拉麵的,印象中只有一平安一家。

香港劣食 – 西門町台灣麵食

     這家西門町不知有什麼過人之長,每次路過都見到人龍,有次和小卡想來試試,知道要等半小時以上後,只好打退堂鼓。這天要來旺角買點東西,時為下午二時,早餐吃得晚,故此只想吃些簡單東西,心想這時間不會再有長龍吧?雖然店內仍有不少人,但小臣可以長驅直進,不用等候。

看看餐單賣的東西,不禁莞爾,原來不過是港式食肆,賣些假台灣菜而已。

香港劣食 – The Big Bite

  這家可能是在小臣的待吃名單中留名最久的店,因為小卡對漢堡的興趣不大,加上店又遷了址,搬到渣華道尾(近鰂魚涌)那邊,相當不方便,所以一直沒有來吃。這晚一個人解決晚餐,加上在九龍灣開完會,決定來這裡吃漢堡。把車泊在健威花園,原來過了英皇道再沿電照道走一會就是,沒有想像中的不就腳。

店內只有兩名小哥負責,點菜要用英語。上菜不是一般的慢,小臣來之前有兩名客人,另外還有一個買外帶的,結果等了廿多分鐘才有得吃!

要了起司漢堡,兩片包夾着一片厚厚的漢堡肉,另外還有洋蔥、起司、番茄及生菜。把包擠扁一些才勉強可以放入口咬,牛肉肉汁甚豐,但肉味一般,因煎得太熟。麵包外皮硬,幸好裡面尚算鬆軟。起司只有柔軟的口感,味道淡薄。

另加了一份土豆沙拉,以及吃漢堡不可缺的可樂。沙拉不過不失,不吃不可惜。反而看到別人吃的雞翅好像不錯,不過一個人吃不了那麼多。

有點失望的漢堡,無需專程來吃。

地址:北角渣華道 196-202 號嘉富大廈地下 4B 號舖
電話:2327 3263/ 6979 9690

香港劣食 – Organic Life Cafe & Restaurant (改名為: Chill Cafe Bar & Grill)

  得知在九龍灣工業區(近 MegaBox)有這家西餐廳,口碑好像不錯。一晚沒訂位跑過去,那知居然全店滿座!在這個區分、加上這大廈的其餘幾家食肆都沒幾個客人的情況下,真令人難以置信。

改天再來,這次學了乖,預先訂了位,來到卻只有幾桌客人,後來問侍應,才知上次原來有人包場搞派對。

香港劣食 – Mist Pizzeria (Closed)

  據聞高級拉麵店 Mist 的老闆最近「撈過界」,竟然在大坑搞了家薄餅店,還要開在 Piccolo 附近,引起了小臣的興趣,在清明節的這天來會它一會。

以為清明節所有人都去了拜山,豈料午飯時間大坑一帶一樣難找車位,要泊到頗遠的橫街之內。

香港劣食 – An-Tico Enoteca Pizzeria (Closed)

  小卡在雜誌看到這家意大利餐廳,說它的 Pizza 不俗,這個星期天便來一試(已是好幾個星期前的事了)。

看到店的裝修已覺不妙,那有意大利餐館裡掛滿氣球的?再看餐單,上面印了姊妹店 Little Italy 的地址,原來真是美式意大利菜,心中已涼了一大截。

香港劣食 – Madam Sixty Ate (Closed)

  又是擱下很久未寫的食評,老看倌們大概可以猜到此店的水平如何。

店在灣仔活化當鋪旁邊的一幢新大廈,採開放式廚房裝修,可以看着兩位外籍廚師做菜。不過晚上燈光調得太暗,照片拍得一塌糊塗。

香港劣食 – 栢檔海南雞飯

  幾個月前的食記,不過還是要寫它一寫,以免大家「中伏」。

在附近中醫師看病或吃藥後,通常會到淘大的錦吃日本料理,這天因為連續第二晚來吃藥,小卡便提議試試這家新開的海南雞飯店。

香港劣食 – Oceanna (Closed)

  「地雷特輯」最後一集,介紹這家在 K11 的 Oceanna。上次來銀座梅林吃飯時經過,小卡覺得好像不錯,加上她的同事亦有好評,這個星期天忽然想吃意大利菜,但常去的幾家餐廳(例如 Sabatini 及 Mistral)星期日都只有 brunch buffet,不想吃太多,於是想起這裡。

訂了十二時正,我們早了幾分鐘到達,便在門外等。十二時零七分,侍應和廚師繼續聚在一起閒聊,沒有開門營業的樣子,唯有推門進去,他們才好不願意地招待我們入內,一副晚娘臉。

香港劣食 – 李公館

  這天我們這隊「試菜三勇士」又去嚐新,找來這家近期頗多人談論的李公館,那知仍是踩進地雷陣。

店在大廈二樓,花了不少成本裝修,不過小臣一向不講究這些,東西不好吃的話,花一億豪裝也是枉然。這天某名人在房內打燈拍照,應該是為了他在某雜誌的什麼飯局專欄,小臣當然沒興趣理他幹什麼,但侍應卻唯恐待慢他們一夥,我們這些無名食客自然就被冷待,加上一眾男女侍應均反應遲鈍,服務非常不濟。我們多次要求一壺開水,但到結帳都沒送上來。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8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