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第八天 – Istanbul (Aren Suites)

  如前所述,這天本來是由番紅花城乘直達車到伊斯坦堡的,需時約六小時半,結果因為買不到直達車票,結果要繞經安卡拉。

由上圖可見,有一大段路是重疊的,時間延長至九至十小時,但起碼可於當天抵達。

八時不到便退房,連早餐也來不及吃,帶來的第二包出前一丁麵便派用場了,用電水煲煮了吃才出門。

原路返回安卡拉,Safran 的車非常準時,十二時正便把我們送抵巴士總站。

買了三明治再上車,小公司 Arda Tur 用的也是平治大巴(上圖是在中途休息站拍的)。

車的內裝略差,也不期望有 USB 車充及 wifi 了,總之買到車票已是萬幸。乘這班車的全是本地人,看到我們兩個亞洲旅客都頗驚訝。圖中站着的大叔在下文會再度出場。

土耳其三明治,夾的是土式沙樂美腸及起司,麵包比想像中好吃。

車在十二時四十分左右開出(比原定發車時間遲了十分鐘),本來預算下午六時半左右到達伊斯坦堡。

正在途中睡得香甜之際,車卻不尋常地慢下來。

原來這天很多人渡假後湧回伊斯坦堡,結果形成大塞車,車龍連綿十數公里,我們就在車內看着天色逐漸變黑(回來才發現我們居然沒有拍下這條非常可觀的車龍)。結果接近晚上八時才抵達總站,這一程車坐了七個半小時,腰背酸痛不堪。

最令人驚訝的,是巴士駛進了一個車廠(如果大家有見過中華巴士的多層車廠,就會更容易想像以下的場景)!車沿斜道駛到車廠頂層,然後車門打開,所有未下車的人都起來,大概是到了總站。小卡向上文提及的大叔確認真是到了總站後,我們也無可奈何地下車。

其他 Metro 的巴士都駛到這裡,亦有人陸續下車。我們就在移動中的巴士中穿插,非常危險。有位土男向我們問:「Taxi?Taxi?」,在這種叫天不應的鬼地方,連怎樣離開車廠亦未可知,唯有跟他走。原來他的車不是正規計程車,而是一輛起碼廿年車齡的舊車!小臣見勢色不對,還是先談價錢。

「How much, Sultanahmet?」土男的英語不見得很好,還是用最簡單的方式溝通。
土男在口袋掏出一疊紙幣,翻出三張廿元,表示索價六十里拉。
「No, fifty?」小臣把他手上的其中一張廿元取走,補上一張十元。之前看過資料,由舊城區到歐洲區機場,半小時車程,的士收費應該是四至五十里拉,這裡不會更遠吧?
土男點頭上車,我想就算殺到四十里拉,應該也可以成交。

廿分鐘左右,終於抵達小臣預訂了的 Aren Suites,多麼漫長的一天!取房時提到這天的車龍,胖子經理好像我們大驚小怪似的,「經常都是這樣嘛!」

這家小旅館的地點非常好,在舊城區離藍色清真寺七分鐘腳程左右的地方,僻靜之餘又方便,雖然價格略高(百五歐羅一晚),但值得推薦。上圖是翌日拍的。

我們的房間在三樓,是突出來那幾間,面積比一般大。

還有個小偏廳。

浴室亦相當不錯。

旅館的天台可遠眺藍色清真寺。

另一邊的景觀也是十分開揚。

安頓好後,已是晚上九時許,胖子經理推薦我們到旅館對面的 Boukoleon Fish Restaurant 吃晚飯,此時一班老外住客回來,說剛在此餐廳吃完,excellent,wonderful 什麼的,便也去吃了。

看這排場也知道不會便宜。

既來之則安之。先來杯當地最出名的 Efes 啤酒,不太澀但麥味足,不錯。

第一次在土耳其的餐廳吃到吐司。另一道是我們選的前菜之一,是海草漬。

另一款前菜是煮八爪魚,味道調得不錯,八爪魚亦煮得夠軟。

主菜是烤大蝦,每人兩只。相當新鮮彈牙的蝦,醬汁也很惹味。

另一道是烤魚,此魚像我們的紅衫,蘸少許漿粉炸過後上桌。一如其他店的魚料理,這炸魚亦算出色,魚肉的鮮嫩沒有被破壞,時間掌握得很好。

這一頓吃了二百里拉,是最昂貴的一餐,味道雖不錯,但性價比低。

回旅館洗澡後又沉沉睡去,乘長途車真的很累人。

土耳其第七天 (下) - Safranbolu
土耳其特稿 - 古城土耳其浴 by 小卡

4 Comments

  1. 回覆
    足球小將 2013 年 11 月 20 日

    住在淸真寺附近不怕凌晨五點幾透過大喇叭唸可蘭經咩?

    • 回覆
      小臣 2013 年 11 月 20 日

      其實好多時都會聽到,不過睡得沉就一於少理.

  2. 回覆
    lonelyray1 2013 年 11 月 20 日

    The roof of the suites is quite good. If breakfast can be taken here, this will be great.

    • 回覆
      小臣 2013 年 11 月 20 日

      Actually they suggested us to take the breakfast there. However as temperature in the morning was less than 10oC and was quite windy there, so we decided to stay insid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twelve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