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現象系列之二十八 – 紫荊俠

  平地一聲雷,最近忽然出現了一位自稱「紫荊俠」的女子,戴上面具四出扶貧。她到籠屋派錢派食物,說要為財爺亂派錢方案撥亂反正,收集了她自己及中產朋友(尚未由政府派到手)的六千元,分給有需要的低下階層人士。

由於她出動時均穿上女俠裝束,加上酥胸半露,馬上成為傳媒(特別是東字頭及壹字頭集團)的追訪對象,某導演甚至說要把她的事跡搬上銀幕(是不是三級版或 3D 版就不得而知),好不熱鬧。

香港為什麼忽然出現了女俠?上一次出現的女俠,應是寶珠姐飾演的黑玫瑰及女殺手,而且都是六十年代的產物;當時經濟尚未起飛,社會分化及貪污嚴重,一般市民無力改變現狀,這些在銀幕裡劫富濟貧、儆惡懲奸的英雄,便成為他們投射的對象,起碼可藉此發洩不滿。不要忘了法蘭克福學派對普及文化的啟示 – 傳播媒介對現狀的批判,很多時只是為資產階級提供安全閥,無產階級在電影院裡出了氣後,還是繼續出賣他的剩餘價值。

紫荊俠的出現其實是一個警號。六十年代以後,香港進入極速發展期,並建立了法治及廉潔的制度,階層向上流動的機會大增,大家都享受了繁榮的成果,自然無需俠客的幫助。於是八、九十年代電視女俠片集的劇情(如趙雅芝擔大旗的《女黑俠木蘭花》),都只是奇情多過劫富,因為「富」已經不再是原罪;當年大家甚至認賊作父,把李嘉誠說成「超人」。今天的香港在經歷了兩次經濟下滑、產業結構失衡及人口結構轉型後,貧富懸殊嚴重起來,大家再度仇富,以前的超人,今天則成為「地產霸權」的始作俑者。紫荊俠代表了一種制度以外的力量,她越受歡迎,便証明民眾越不相信制度,管治者不可視之為小報嘩眾取寵的花招。

再看世界上有名的超人俠客,其實都是在社會不公義較嚴重的地方最受歡迎。美國是 Superman 類俠客的最大消費國,大概和她本土極端的貧富懸殊及種族不和諧有關。在分配平均、種族單一的西歐及北歐社會,則鮮見有「土產」超人出現。當然 Superman 還盛載了大美國主義及冷戰心態等其他文化符號,不可能在這篇短文中一一論及。最有趣的反而是日本的鹹蛋超人,他對抗的怪獸作為一個符號,應該意指把日本摧毀的美國。不過鹹蛋超人平常雖化身為自衛隊一份子,但他卻來自 M78 星雲(光之國),為什麼他不是來自本土?是因為日本人自己也恐懼軍國主義的幽靈?有機會一定要再寫一篇。

文化現象系列之二十七 - 富士康的十X跳
文化現象系列之二十九 - 洗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18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