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 – 香港不要中宣部

  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在記協午餐會發表題為〈社會秩序危機時期記者採訪的法律環境〉的演講,說在「社會秩序危機時期」時,媒體的首要任務是協助政府,監督成為次要。

(圖片來自 sina.com.hk)

我不知道他的動機是什麼,通常「社會秩序危機時期」,是指戰爭或緊急狀態,在可見的將來都不會在香港出現,何需他煞有介事地在香港記協這個組織面前大談特談?難道他認為香港記者也該像內地一般,在汶川地震或舟曲泥石流發生後,要反覆報導領導人如何帶領民眾勝利抗災,而不可提豆腐渣工程及過度砍伐這些主要原因麼?

香港甚麼時候有過「社會秩序危機時期」?六七年天星小輪加價暴動?左派殺林彬放土製菠蘿?八九六四百萬人上街?零三七一五十萬人上街反廿三條立法?大部分這些事件都和中國共產黨有關,而郝先生居然夠膽談媒體責任,很難不令人聯想到北京是為廿三條立法再鋪路。

今天辦報的老闆為了顧及內地的生意,都不自覺地自我封嘴,對內地的批評採小罵大幫忙的政策。而本地新聞方面,在記者質數低落及廿四小時搶新聞的時間壓力下,傳媒報導越來越表面化;另一方面,政府偏袒式放風及政治化妝術日趨成熟,媒體都在跟隨特首辦的指揮棒轉,除了在民意反彈時適時轉軚外,基本上監督功能已日漸萎縮。但這不等於要接受內地對傳媒的那種箝制,你有能力的話,可以天天搞政治化妝,不過化妝者也有眼光手低的時候,故此絕非萬試萬靈的仙丹。在早已接受言論自由的香港,郝先生想開倒車的話,只會引來民意反彈而已。

中國要成為大國的話,一定不可再搞壓抑言論這一套。香港不要中宣部,希望內地也有取消中宣部的一天。

時評 - 冰山二角
時評 - 又是九‧一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five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