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 – 世事何曾是絕對

  曾蔭權個多月前決定「單挑」余若薇的時候,大概沒有想到他的政改方案會有通過的一天,所以才出此下下策,純粹向北京交代,以示自己盡了全力而已。

 (圖片來自新浪網)

上星期說過,政治一天都嫌多。這星期事態發展之快,簡直令人目不暇給,絕對是政治教育的最佳課題。端午節當天,傳出特區政府在星期一與何俊仁確定其「一人兩票」方案後,正式向北京推薦。星期四梁愛詩已主動「打倒昨日的我」,承認「一人兩票」方案符合零七年的人大決議,此權威性詮釋一出,各大黨派除了民建聯外,馬上歸邊表態支持。同日曾余辯論老曾大敗後民意反彈,支持政府者大減。星期六民建聯態度開始軟化,看來已收到北京的指令。今天報載北京已發出「不反對民主黨方案」的訊息,特區政府應會在明天民主黨召開黨大會前公佈接納方案,星期三在立法會表決時,應可以握 48 票以大比數通過政改方案。

世事何曾是絕對。

說回曾余辯論,老曾輸得比想像中更慘,除了口齒不清之外,還要進退失據,沒法好好陳述其論點,只是反覆標籤余為激進派,並指控她和其「同路人」是不能通過方案、令政制原地踏步的千古罪人。當回應功能組別的存廢時,曾只是言詞閃爍地說現有的功能組別選舉方式不符合「普及而平等」的普選原則,亦沒有解釋現屆特區政府並未獲授權解決 2012 年後政制安排的難處。沒辦法,縛手縛腳的特區政府在政制改革上,根本沒有話事權,但卻要為北京的保守路線護航,太多包袱在身,還要假裝強勢,在普選安排及功能組別存廢這些大是大非的問題上,當然只有挨打的份兒。

反觀余大狀才情兼備,時而氣定神閒地舉出生動的例子說明市民的訴求,時而激憤地反擊曾特首的「無理指控」,最殺食的,自然是在總結陳詞時,她眼腔內滾動的一滴淚,是令民意逆轉的最大因素。不過其實老曾兩次說中她的要害,一是抹殺了某些功能組別(如教師、律師)的貢獻,二是沒有方法拿出另一套方案去取消功能組別。當然余大狀馬上運用轉移法避而不談,而老曾亦沒有能力在這兩個重要議題上繼續狙擊。這正正是反映了本地政黨的最大問題,就是無須執政,所以可以站在道德高地去批評,而永遠交不出可行的替代方案。

老曾輸了辯論,卻有機會在低民意支持下通過方案;民主黨在忍辱負重下,卻隨時被選民唾棄。世事之吊詭莫過於此。

(明報網站有整個辯論的錄影)

時評 - 起錨之後‧往哪處走?
時評 - 政壇照妖鏡

3 Comments

  1. 回覆
    Mr. A 2010 年 06 月 21 日

    「本地政黨的最大問題,就是無須執政,所以可以站在道德高地去批評,而永遠交不出可行的替代方案。」
    不是無須執政,而是政制不公令他們沒可能執政。
    可行與不可行,只有執政者才有機會站在道德高地去判斷,不在位者提出了方案,卻總會被批成不可行。
    版主回覆:(08/02/2010 02:56:29 PM)
    如果我們是朝著普選走的話,一定會有執政的一天,我的問題是我們的政客有執政的能力嗎?以前還有陸恭惠等有心研究政策,有能力提出議案的高水平議員,今天除了舉手機器及空喊口號兩大類之外,還有第三類嗎?

  2. 回覆
    Mr. A 2010 年 06 月 21 日

    你和我看不到,不代表沒有的。
    未到有真普選的一天,有才幹的人也不願犧牲高薪厚職,去挑戰一個高門檻的特首受靶位。
    況且在現時行政主導的制度之下,而特首又非民選的,議員提任何議案都是沒意義的,那又豈會有議員花心力去提一些高水平議案?
    提有水平的議案爭取不到選票,會喊口號才爭取到選票,這是制度促成的。
    當實行真普選,那些單靠喊普選口號的議員就會消失,那些又會喊口號、又會做實事的議員就有機會上位。
    版主回覆:(06/21/2010 01:57:29 PM)
    我也希望你說的會成真.

  3. 回覆
    小卡 2010 年 06 月 24 日

    亂叫亂吠,人身攻擊,毫無論點;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3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