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 – 一如所料:投票率破新低

  執筆時 5‧16 補選的投票率為 14.56% (晚上八時半的數字),比零八年立法會選舉同一時間的投票率低廿二個百分點,大概是有史以來的最低紀錄。

 (圖片來自明報)

小臣一早便說過,這場以「公投」為口號的鬧劇,完全是一場政治秀。在零七年人大的決議之下,二零一二年雙普選根本不可能發生,在制度內搞這些小動作,絕無推翻人大決議的機會。要搞就搞五十萬、一百萬人上街,這種目標不清、勞民傷財的無謂動作,從開始就註定失敗。投票率低落,就更給予北京口實,証明「香港人並不熱切追求民主」,完全是為民主進程幫倒忙。

驅使選民投票的原因有千百種:行使權利、支持心目中的候選人、不想選票流入自己不喜歡的候選人(政黨)、表達無人可選的悲哀(投白票)、有免費車坐(新界地區特別多這種選民)、湊熱鬧、人投我又投、被老闆迫(以中資機構的員工為主),等等,但今次的補選被左派保皇黨杯葛,公社兩黨固然失去狙/攻擊的對象,上面所列的投票動力幾乎盡失,所以投票率低,完全是意料之內。

小臣最有興趣是公社兩黨五個候選人的得票率,因為這個數字絕對反映了他們被接受程度。小臣估計社民連三子的得票,一定會比零八年少,他們在這兩年多以來的過激舉動,大部分追求理性的香港人都不會認同,這次他們就算能重返立法會,認受性一定會隨得票而減少。

香港人就是上街表達意見,也可以和平理性,我們不需要暴民政治,不要搞泰國式民主。

自從小臣擁有投票權開始,今次是第一次主動放棄投票的權利,為的是表達我對暴民政治的厭惡。

時評 - 單眼成執導「羅生門」
時評 - 起錨之後‧往哪處走?

18 Comments

  1. 回覆
    KLY 2010 年 05 月 17 日

    好多人唔投票, 可能覺得唔鍾意公社兩黨, 或者覺得投唔投票係我自己既決定, 其他人無權過問, 又或者會覺得點解一定要投, 我係唔鍾意投呀, 吹咩?
    但其實佢地放棄左既, 唔係今次既變相公投機會, 而係放棄左一個"作出選擇"既機會. 細心d諗, 其實你"可以唔去投票"既權利, 究竟係邊到黎? 今日你可以話呢5條友迫唔到/說服唔到你去投票, 但第二時係咪想一個政府問都唔問你就代你去選擇, 就算你讚成/反對
    凡事都係相向的, 所以有逆向思考呢樣野
    攪清楚自己, 究竟係唔認同公社兩黨, 定係唔認同自己"有得揀投同唔投"既自由, 先會明白點解會出現呢次變相公投
    版主回覆:(05/14/2010 01:25:22 PM)
    去唔去投票的權利當然是在我手上,我不認同社民連的候選人及所謂公投的鬧劇,所以不去投票,因為我去投白票或廢票的話,也可以被人解讀成贊成公投的一份子.已經有人阿Q地說:有五十萬人出來投票,已經多過03.7.1上街的總人數,但"公投"不是投票率要過半數才是"成功"的嗎?
    你說的"作出選擇"是選擇什麼?大概連閣下自己也說不清楚吧?
    再說一次,投票與否的原因有千百樣,為什麼硬要人家認同這是贊不贊成推動民主? 你去問一百個人,大概有九十個都會贊成儘快普選吧,但你再去問這一百個人,又有幾多人贊成暴民政治? 民主就是一言堂?只有社民連搞的才是民主,我們一定要附和?

  2. 回覆
    KLY 2010 年 05 月 17 日

    唔認同社民連,可以選擇大專2012,不滿的,可以投白票。點解要自我放棄公民責任,要被曾特首代表?
    況且今次係投議題,並非投議員。
    另想請問一句,民主黨廿年為我地帶來左甚麼樣的民主?年年遊行後中共就會比香港人普選?功能組別就會自動取消?
    倒想聽聽你覺得公社兩黨可以用甚麼其他的和平理性方法去爭取普選。
    版主回覆:(05/17/2010 04:57:14 AM)
    我還要說多少次? 我不贊成社民連搞出來的鬧劇而不去投票, 不就是已經就議題表達了意見? 去投白票人家"老屈"你是支持公投, 我亦不會把選票投給白韻琴, 又或者連自己政綱都說不清楚的黃毛小子, 正正因為我是一個負責任的選民。
    03.7.1 五十萬人上街, 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生態, 完全是香港人自發推動, 不是因為泛民的任何人。若是公社兩黨認為大部分香港人認同他們的理念, 何不發動五十萬人上街爭取"儘快普選"?
    2017 / 2020 雙普選已經擺在眼前, 公社兩黨卻因為意氣之爭而不去接受, 偏要拉倒政改方案, 給共產黨"未能循序漸進"的口實以推翻普選承諾, 你可以持這種一拍兩散的態度, 但為什麼我一定要認同 ?
    不接受一國大於兩制的現實, 以為搞激進便可迫使共產黨妥協, 這是最愚不可及的想法。最後社民連夠不夠膽上街搞革命? 你認為可以抵擋得住解放軍?
    之前已經說過, 要取消功能組別, 首先要爭取加大它們的普選基礎, 當這些議員明白自己的民意授權是大眾, 而不是一小撮人時, 自然就會為爭取大眾支持而行事, 最後才可以在議會中通過取消功能組別的議案。一步不可登天, 共產黨最怕有人搞亂香港, 所以要推進民主就要有策略, 魯莽行事只會適得其反。

  3. 回覆
    紅米奇 2010 年 05 月 17 日

    同你一樣, 絕不認同暴民政治, 所以一向會投票的我亦拒絕參與呢D暴民選舉
    雖則曾生或政府不是做得好, 但更加不見得社字派所做的是好, 行為令我厭惡
    版主回覆:(05/17/2010 10:29:22 AM)
    多謝小奇出來說句公道話.暴民政治的可怕,就是有佢講無你講,世界非黑即白,不認同社民連的主張就是不支持民主,不跟他指揮捧轉圈就是放棄選擇權,就是曾蔭權的走狗.
    民主的真義其實是求同存異,堅決捍衛少數人不同意的權利!

  4. 回覆
    CC 2010 年 05 月 18 日

    可看出blog owner對五區補選意義的認知能力薄弱,對公民責任缺乏深思. A typical smart ass indeed.
    版主回覆:(05/17/2010 01:23:28 PM)
    如果認同社民連主張才是你所謂的「有公民責任」,那麼我也無需再回應。公道自在人心。
    這裡歡迎理性討論,不歡迎粗言謾罵,再來的話必刪留言。

  5. 回覆
    CC 2010 年 05 月 18 日

    "…..小臣最有興趣是公社兩黨五個候選人的得票率,因為這個數字絕對反映了他們被接受程度。小臣估計社民連三子的得票,一定會比零八年少….."
    The election result speaks for itself.
    版主回覆:(05/18/2010 03:15:02 PM)
    你繼續自我感覺良好吧。

  6. 回覆
    2047 2010 年 05 月 18 日

    暴民政治?泰國式民主?
    5位議員辭職再選就是為了讓香港市民有個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表態機會,哪怕是白票也好。但原來有4成泛民主派支持者也放棄了投票權利,連白票/廢票也懶得投一張。
    感謝今次「變相公投」讓我看清了香港的主流民意原來是"I don’t care",也讓我真正的對香港民主死心,可以安心不再走那段走了7年的七一遊行路。
    版主回覆:(05/18/2010 11:08:38 AM)
    爭取民主有很多方式,為什麼一定要別人認同社民連的激進手法?
    現在溝通的大門將會打開,香港民主進程即將走到最關鍵的一步。如果民主黨跟隨社民連玩公投遊戲,根本不會有這個機會。

  7. 回覆
    2047 2010 年 05 月 18 日

    第一,我不相信那有份投票給公社兩黨的50.7萬人都認同社民連的激進手法(如果是的話我比你更擔心),而是他們相信這是應該表態的機會,而另外8萬沒有投給公社兩黨、但有去投票的人,我尊敬他們用了民主的方式表態,而非杯葛選舉。
    況且投票何來激進?這次選舉,公民黨亦有份啟動,我看不到他們在走激進路線。
    第二,爭取民主確實有很多方式,但過往的遊行完全被中央政府無視(否則普選也不會由07/08拖到17/20),今次是能夠用選票去清楚表達民主訴求的好機會,香港人也放棄了,再一次向中央表達了「大部分香港人不介意沒民主」的政治訊息。不要說建制派或中央,連我也瞧不起香港人爭取民主的決心。
    第三,就看看溝通大門是真正的打開了,抑或只是中共給溫和民主派的假希望,這要留待時間驗證,6月23日自有分曉。
    版主回覆:(05/18/2010 11:16:44 AM)
    1. 你說得對, 投票的人有的是盡選民的義務(但不等於支持公投), 有的是支持候選人, 有的是支持公投議題, 原因各式各樣, 你怎麼解讀誰支持公投? 就是這個緣故, 很多人才不出來投票, 怕自己的一票被人騎劫, 當成是支持公投.
    沒有主權的地方不可能搞公投, 這種明顯挑戰一國兩制的舉動不算是激進? 用上"起義"、"解放香港"這些口號不算是激進? 這次公投普選, 下次會不會公投獨立? 香港大部分人都贊成普選, 但卻不想和中共對著幹, 台灣民進黨搞台獨的下場, 大家都可以見到. 為什麼這種主流意見不可以被尊重?
    2. 中共收集香港人的意見有很多渠道, 包括很多溫和民主派及學者, 不要以為上街才是表達意見的唯一方式. 如果他們不想政制發展, 其實大可以等泛民否決政改方案, 也不會企圖和普選聯談判.
    3. 大家等著看事態的進一步發展.

  8. 回覆
    KLY 2010 年 05 月 18 日

    如果真係要我信2017 / 2020 有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有咩問題,為咩仲要加人?
    況且今次的政改綠皮書只係提出幾個方案,范太同梁愛詩都話到明2017/2020都未必有,只要一釋法,2147一樣可以無普選。
    民主黨要支持依個方案既話,同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有何分別?那麼就請上次否決 07/08時政改方案既議員先出黎公開認錯。
    版主回覆:(05/18/2010 11:39:48 PM)
    政治就是妥協,如果沒有互信的話,說什麼也沒有用.
    他們說17/20未必有普選,就正正是建基於是次方案被否決,"政制發展原地踏步","沒有循序漸進"之上.
    新增的5個"功能界別"議席,以及原有的1個區議會議席,全數由民選區議員互選產生,即委任區議員不參與互選.比例上真正由小圈子產生的功能組別議席其實少了,因為在"功能組別"的分組中,多了五個是民選產生的議席.

  9. 回覆
    蒸餾水 2010 年 05 月 19 日

    正正就是香港人沒有公民意識,他們才會進行這樣子的公投。
    中央不支持是當然的,怕會因此而影響中央集權;曾蔭權不支持亦是當然,他只不過是中央的政治傀儡..但又有多少人真正明白公投的背後出發點呢?
    無錯,投票率是新低,但又有誰人重視每一票背後的聲音?投票率是新低只是事實的一部份,只看表面的事實,反更顯得個人的想法如何不深刻、不懂看得更廣、更深...
    或是,他們曾經行為較激,但若不是這樣,對於民主意識薄弱的香港人,又會有所警覺從而深入了解呢?
    其實,連我們偉大的孫中山先生,都經過幾次的革命,才有成功的一天;香港民主之路,亦需要有人先行一步,而他們五人正是香港民主的先驅,否則人人只空口談理想,像曾蔭權一樣,遲遲不交出普選時間表,那麼香港真的會有普選、民主的一天嗎?
    版主回覆:(05/18/2010 03:24:40 PM)
    我明白你的不滿,二十年前我還是熱血青年時,我也有一樣的想法。
    但共產黨是受軟不受硬的,六四清場就是血的教訓。
    民主黨和共產黨交鋒廿多年,到現在才明白什麼是妥協,什麼是有談判才有契機,所以他們才變身為普選聯, 以”溫和民主派”的身分和中共談判。
    你以為曾蔭權沒有努力過嗎? 但話事權在北京手上, 就算老曾以辭職要脅, 你以為北京會因而手軟?
    香港人民主意識絕不薄弱, 但不等於每個人都贊成要犧牲經濟利益而爭取民主。搞民主運動亦不可逆主流民意而行, 這次的投票率低便是這個原因。
    不要用社民連比孫中山, 他們只是演戲而已, 社民連真有拋頭顱、洒熱血的勇氣的話, 不妨試試真的起義。

  10. 回覆
    Paul少 2010 年 05 月 19 日

    我原本都幾份尊敬你, 因你仍關心政治, 可惜看了你幾篇政治文章, 發現你的論據失實, 概念不清, 終忍無可忍下, 要在此逐點更正:
    1. 你說: 變相公投是政治秀:
    我答: 我一月已說明, 民主選舉本身有政治秀的成分, 為免再被人利用, 用相同理由, 你以後都不需投票 (=你這理由根本不成理由)
    2. 你回應2047網友說: 沒有主權的地方不可能搞公投, 這種明顯挑戰一國兩制的舉動不算是激進?
    我答: 上次我更正了你公投的觀念…你又…在美國, 在加拿大, 很多省都不是有主權, 但都有公投決定省的民生政策
    直接改你這句好了: 沒有"民主"的"中國"不可能搞公投, 這種明顯挑戰"極權統治"的舉動不算是"叛國"?
    這就比較合適
    還有, 六七年暴動, 都係挑戰宗主國的, 在你邏輯上, 應是沒有成效
    有趣是, 英國反而因此, 改變民生政策, 加速興建公屋, 地鐵和提供九年免費教育
    在餘下二十年, 英國亦仍然是宗主國, 沒有被推翻…
    我相信, 你都是間接受益吧.
    所以你說, 甚麼沖激一國兩制呀, 甚麼不可能搞公投, 根本是概念錯的很厲害
    沒有歷史根據論述, 又怎能說服有思考的人
    當然你可以說, 英國佬仁慈, 但現在面前的是共產黨, 我們不能得罪
    但…就是因為回歸後, 港人自治, 又有基本法保護, 我們就更應該得到民主
    就是因為共產黨, 不像英國佬開明, 我們就不能再用溫和的方式, 而是更加把勁,
    更多參與社會運動, 用行動說服中央
    3. 你回應紅米奇說: 暴民政治的可怕,就是有佢講無你講,世界非黑即白,不認同社民連的主張就是不支持民主,不跟他指揮捧轉圈就是放棄選擇權,就是曾蔭權的走狗
    我答: 認同, 但改一改, 亦相當正確: "極權" 政治的可怕,就是有佢講無你講,世界非黑即白,不認同"共產黨"的主張就是不支持民主,不跟他指揮捧轉圈就是放棄"人權",就是"共產黨"的走狗.
    還有, 我一早已經說過, 外國一定有議會暴力, 烏克蘭有人開會放煙霧彈, 日本議員打架, 一樣有的
    如果你想好政會和平, 就學內地, 每位議員開人大會議, 就會睡覺的, 多麼安靜, 一定不會打架
    (你都一把年紀, 難道不明白,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衝突? 難道你公司都很和諧?)
    4. "2047"網友曾回應你, 說: "這次選舉,公民黨亦有份啟動"
    我答: 上次我三番四次已經提過, 今次你又將變投公民賴落"社民連"
    你要說自己好醒, 預測公投失敗, 就最好連公民黨都鬧, 還有李卓人, 何俊仁, 他們在與中央會談前, 搞小動作, 這些為何你一一不談?
    這給人印象, 只會顯得你有心攻擊社民連
    5. 你說: 在零七年人大的決議之下,二零一二年雙普選根本不可能發生
    我答: 我補充一句, 在中共有生之年, 香港普選根本是不可能發生
    當然你可以駁, 泛民在搗亂, 但問題是, 中央有甚麼理由, 給香港民主?
    就算泛民不搗亂, 你認為中央會甘心讓香港成為民主之都?
    香港有普選, 上海又怎好?
    6. 你回應"2047"網友說: 現在溝通的大門將會打開,香港民主進程即將走到最關鍵的一步。
    我答: 哦, 原來中共大開溝通之門, 就是促進民主進程? 難道你不理解談判公關的手法與條件?
    難道今次談判, 不是因為公投之勢而促成? 你完全不知道何為統戰? (不懂的, 真的看歷史文章, 或上維基研究一下了)
    不可以說, 中共藉此機會, 以公投失敗作理由, 游說普選聯支持政改麼?
    7. 你回應KLY說:政治就是妥協,如果沒有互信的話,說什麼也沒有用.
    我答: 對不起, 你的政治觀念又錯,
    一個極權國家的官員, 與一個受民主洗禮的議員, 前者以國家機器與經濟支援作籌碼, 後者只以百萬人選票作籌碼, 根本談不上妥協
    這種主僕關係的所謂"妥協", 只可以說成是"屈服"及"跪求"
    (難聽點講: 他們根本與一班賊講數)
    8. 五月九日的文章, 你表明支持政改…並說: 因為今次若是過不了的話,北大人就有政制「停滯不前」的口實,
    已經承諾了的一七/二零雙普選,就未必可以順利成事。泛民叫價過高,把取消功能組別和政改方案綑綁在一起,現在又找不到下台階,最後可能還是一拍兩散。
    我答: 沒錯, 你說的, 就是中央拖慢政改步伐的手段, 亦是泛民的瓶頸所在, 卻不能因此成為支持政改的理由
    我不明, 你提"泛民"一詞是指何人, 不過你說他們叫價過高, 好像與事實不乎, 感覺你好像沒做功課, 就倉促寫下
    事實是, 有部份泛民公開降低叫價, 並提到只要今次政改肯再提高民主成份, 就算不取消功能組別, 都會收貨
    9. 五月九日的文章, 你再說: 玩肥彭式的「新九組」,到時立法會的民主成份加強,才可以堂而皇之在會內通過取消功能組別。
    我說: 肥彭當政時, 民主進程是按步就班, 由(大約)90年, 到95年左右, 五年時間, 慢慢將功能組別民主化, 時間上是合理
    但現在97年至今, 已經是13年了, 卻連肥彭(還有上一屆港督)那幾年都不及, 都沒看見政府有共識去玩「新九組」, 那是否荒謬至極?
    最過癮是, 居然過了13年, 仍然有人說, 可以再慢慢玩, 所以在中央有生之年, 普選真的不會發生
    更匪夷所思是, (得罪都要講) (以我印象, 你職場文章提到) 你身為一個上司 / 工程師, 對project schedule 這些工序很熟悉的專業份子, 應該好明白 工程爛尾, 無論是因為人工示威, 或者是 天災人禍, 公司都要
    為這工程帶來顧客時間上的損失而作出賠償吧? 你應該沒有那麼厚面皮, 向大客說: 我們延續這份合約吧, 再花5年時間, 就會建好這鐵路? 大客代表一定會大罵你一頓
    今日, 香港就像這情況, 政改爛尾, 無論是泛民搗亂又好, 政府多多少少都有責任, 所帶來的損失是, 無數有損民生的政策都被功能組別強行進過, 有利的就一一否決
    如果我們再給政府十年時間, 這十年內, 我相信都足以通過 十幾條類似強拍, 強醫金等這樣方案了. 香港人真的玩得起?
    10. 你回應"蒸餾水"說: 香港人民主意識絕不薄弱, 但不等於每個人都贊成要犧牲經濟利益而爭取民主。
    我說: 如果民主意識不薄弱, 就不會工人受欺壓也沒有恕言, 亦不會97年反對臨立會示威參與者只有數百人
    還有, 香港有何經濟利益何言? 現在除了金融及地產, 其他行業都差不多荒廢, 所謂六大產業, 都是重內地需求, 輕本土發展
    加上, 經濟大多落在少數大財團手上, 小巿民分得很少, 就是將來舊樓強拍, 人民花盡一生購來的居所都要毀於一旦
    連資本主義的神話(肯捱就安居)都破滅, 民生變得像內地一樣無保障, 自己身無一物, 自然就會開始亂
    當然, 你若上了位, 有穩定收入, 安居定所, 就只會考慮到一班窮人擾亂社會秩序, 影響了你的生活, 而不會思考, 為何政府不充當中間人, 解決社會階級矛盾
    除非是, 你與政府一夥, 遷滅窮人, 只留下中上階層的人居住, 這樣社會就一定安定繁榮
    11. 你回應KLY說: 共產黨最怕有人搞亂香港, 所以要推進民主就要有策略, 魯莽行事只會適得其反。
    我說: 我尚年輕, 可能等三十年, 他怎樣循步漸進也可以, 但單看偉大祖國, 他幾年前已經說, 要政治改革
    說了很久, 都沒有實質具體議案! 就算沒有地方選舉, 是否應該首先解散一些集體洗體主義式的團體, 例如共青團之流呢?
    可見, 對於可以花時間等待改革的人來說, 是全無誠意, 是一種羞辱
    12. 你回應KLY說: 03.7.1 五十萬人上街, 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生態, 完全是香港人自發推動, 不是因為泛民的任何人。
    我答: 可能你認為, 昔日89年一百萬人示威, 結果令中央改邪歸正, 回歸20年都無坦克經過香港, 覺得和平示威是成功, 卻是顯示你對歷史沒有基本研究
    昔日, 中央是用暴力統治國家, 但當經濟開放, 資金多了後, 就改變策略, 改以經濟打民生牌控制國民
    所以, 03年後, 中央加強在經濟上操控香港, 以達和諧作用, 亦說明03年和平上街只是幫香港止痛了幾年而已
    13. 你回應"蒸餾水"說: 我明白你的不滿,二十年前我還是熱血青年時,我也有一樣的想法。
    我答: 民建聯二十年前, 都與你一樣, 是熱血青年, 都是對中共派坦克轆豬感到反感
    當時他們一心以為中共會倒台, 後來見祖國發展促速, 回歸移交又順利, 於是開始轉呔, 親中親權貴…
    所謂, "過了海就是神仙", 上了位, 有穩定生活, 就可以將過去的承諾忘記了, 對權貴變得熱衷, 對民生變得冷淡
    我希望你不是上述人士之流…
    看見一些上了年齡的阿伯阿嬸, 由89年, 到現在, 全不考慮"被利用之嫌", 都參與民運, 堅守民主信念
    我覺得他們是很愛下一代, 想下一代健康著想, 亦是作為人家父母的關愛之情所在, 並不如你所說的甚麼暴徒, 暴民政治
    14. 最後你曾向我提過, 香港經濟蕭條, 可以北上發展
    但我, 絕對要澄清一些政治的看法
    就是, 我身為香港人, 又有基本法保障我言論自由, 為何中央要駛劫香港經濟, 迫使年輕一代放棄基本法應有權利, 走入一個靠貪污起家的國家發展事業?
    偏偏就是你們上一輩人, 享受著基本法保障, 卻叫我們放棄, 令人覺得, 你像想坐享其成
    如果情況迫著我們北上, 而唐司長又真心為香港人著想, 為何又不主動要求, 港人北上可享有基本法賜矛的公民權利, 最起碼是網上的言論自由?
    還要初畢業的, 北上發展, 隨時與官場打交道, 這是否置下一代於不理? 有甚麼事, 被官員捉了去, 你們承擔得起嗎?
    請不要忘記, 這是中國, 並不是美國, 澳洲般, 自由出入各省, 各區都是同一憲法, 同一權利
    若是北上, 不如去非洲發展好了, 一樣的貪污, 一樣的亂, 巿場又大
    後記:
    從來我沒有像其他網友般, 說服你支持變相公投, 你反對, 我也尊重,
    就算你多麼討厭社民連, 癲狗長毛又好, 我也歡迎的
    問題是, 你反對的理由, 是否成立? 合常理嗎? 與事實相乎嗎? 還是選擇性評論, 避重就輕呢?
    如果你言之有理, 就算你是保皇派, 我都會尊敬的
    可惜, 相比起你的飲食專欄, 政治文章顯得資料不全, 理論不清, 且寫得很倉促:
    為了寫好食評, 你可以花六, 七千元買一部新式單鏡機拍攝食物寫真, 卻不見有同一心思, 為寫好一篇社評
    搜索民間資訊, 只見很多論點都只是抄襲主流媒體的資訊而來
    行文中, 只反映出普遍香港人的寫照, 就是依賴傳媒, 少了民間資訊搜索, 亦缺乏了歷史根據
    或許, 因為你是理科出身, 所以對近代史不熟悉, 對政治觀念亦一知半解, 對時事的觀感, 只可能憑過往人生閱歷而得之
    其實, 我自己都是理科生, 幸好大學可選修一科中國近代史, 畢業後仍不時上維基了解歷史而己
    不過, 我全無失望, 怪責之意, 因為你也很坦承說, 自己是保守的一份子, 所以你文章說出親政府的話, 也不足為奇
    若然對一個政治議題不熟悉, 我真的寧可他們不發表了, 待他們了解完, 才發表也未遲
    如果我是立法會議員, 面對一些不熟悉的議案, 我也寧可投棄權票好了
    版主回覆:(05/19/2010 02:59:50 PM)
    Paul 少, 多謝你的鴻文, 大概破了本博回應最長的紀錄。你太看得起小臣了, 本博只是(在你眼中) 一個已上了岸的中年中產的小地盤, 雖然小臣也有吃飽飯沒事幹的時候, 但大多數是犧牲休息及其他時間, 每兩天找一個小時出來, 寫一些娛己的無聊文章而已。若是你打算看學術論文, 又或是專業時事評論的話, 那麼對不起, 你來錯地方了。
    也多謝你費這麼多心機, 對小臣的無聊文章逐一回應, 雖然小臣大部分都不同意, 但不打算詳細回覆了。
    小臣的觀點很簡單: 這次"公投"是一撮人的政治動作, 企圖挾民意和中共攤牌, 偏有人天真地當成是中立純粹、就普選議題的全民公投, 當結果不合心意時, 便說持不同意見者是"政治冷感", "出賣了香港的民主運動", 這和毛澤東為劉少奇扣上走資派這頂大帽, 又有什麼分別?
    我想再說一次: 和共產黨硬撼, 才會令香港到 2047 年都沒有普選。和中共鬥了二十年的民主黨現在才恍然大悟, 我不希望社民連及其支持者, 要再多廿年才醒覺。
    共產黨的統治、香港的烏籠政治、香港人愛金錢多過民主, 這些都是政治現實, 你以為可以改變它的話, 請繼續努力, 但請尊重走其他路線的人。在光譜兩端以外, 還有很多顏色, 一般人亦只看到它們。
    你以為自己對中共很瞭解? 可惜我看完你的長文, 只覺得你吸取的養分也是很偏頗。 不過不要緊, 我們需要有熱誠的下一代, 大家共同努力吧。

  11. 回覆
    SamDD 2010 年 05 月 19 日

    小臣在這塊地盤分享了很多有趣文章,尤其於分享私事方面亦顯得落落大方.各方網友熱烈回應小臣的政治文章亦無不妥,但肆意謾罵(用英文閙,唉!)又或拉扯小臣在此博上分享的個人興趣,學歷,工作到此話題上作攻擊就很缺德.
    版主回覆:(05/19/2010 02:45:27 PM)
    再多謝SamDD花這麼多時間打這段回應,小臣今早看到後,到現在還很激動。

  12. 回覆
    joeyee 2010 年 05 月 19 日

    SamDD講得好! 拍拍手先!
    通常小臣講政治, 我都會當自己吾識字.
    不過今次就想講少少野.
    其實我都有關心政治, 吾知有無人尊敬我呢! ^.^
    paul少, 吾好嬲, 我真覺得好好笑架! 小臣論據失實, 你就題點下佢啦, 吾使忍喎!
    小臣呢類上一代(車, 都係中年啫, 講到好鬼老咁)係捱過苦架, 又點會吾明下一代GE辛苦呢!
    無錯, 我地好需要有熱誠的下一代, 你要繼續努力吸取"各方各面"的養份啊!
    對於五區公投, 我屋企都分左兩派!
    很讚成小臣所講, 號召50萬一百萬人上街打正旗號爭取普選, 讓中央看看港人對普選的決心, 效果絕對比這次公投強. 如果號召不了那麼多人上街, 才說香港人不重視普選, 不爭取民主吧!
    作為一個師奶, 我覺得民生比民主重要! (哎呀, 吾好打頭)
    又話加價啦, 除左民主之外, 有無D實質野可以幫下我地呢D窮苦師奶呢!
    版主回覆:(05/19/2010 11:39:35 PM)
    所以小臣一向都很尊敬小儀姐。有大智慧,EQ又高,小臣這次都不能一笑置之,還是要繼續向她學習。
    小儀姐好日都不出城,加車費都沒有影響喇。最多下次我入來大西北請你食飯。

  13. 回覆
    2047 2010 年 05 月 19 日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19.html (馬嶽 – 寫在五一七)
    馬嶽:「如果有政黨發起一個全民公投,叫所有人投個票表決有關未來政制的問題(或任何問題),然後你這社會只得17%出來投票,在西方大部份民主社會都會覺得這社會根本不關心這問題。我在想:甚麼時候香港人才會憤怒?4月14日,我以為市民會很憤怒。普選聯其實很多人很憤怒,雖然對外要扮EQ 高。五月二日的遊行得3,000人,我以為不少人也許不認同普選聯路線,或者覺得遊行無用,那麼你公投吧。你又不投票,你想點?搞來搞去,民意調查仲有48%支持通過方案,我們愈搞愈多人支持政府。真的有部份民調有三成多四成贊成保持功能組別,廿多年了,天啊!!」
    我覺得馬嶽這篇寫得很好,分享一下。
    版主回覆:(05/19/2010 11:50:25 PM)
    多謝分享,不過沒有改變小臣的看法。

  14. 回覆
    Paul少 2010 年 05 月 19 日

    噫, joeyee, 你同小臣很熟?
    作為女性, 還關心政治, 更加更加難得
    民生與民主的問題, 其實如果自己生活安定, 我也不會太強求民主
    可惜, 當民主問題影響了民生範疇時, 民主就變得必需, 這就是我個人看法
    至於我為何激動? 不是小臣反對公投, 因為我本身都不太贊成公投
    而是因為他說, 會支持政改, 觸動了我的神經,
    加上我的事業滿途荊棘, 所以才語氣重了
    SamDD, 我首先多謝你的忠告, 我拉扯了小臣的個人背景到政治議題上, 有以下原因
    1. 我覺得小臣的地盤很精美, 有職場, 有飲食分享, 自然對他的文章有要求, 以致我把他不同類型的文章作比較
    2. 我前設是, 專業人士有知識水平, 以同樣商業頭腦, 應該懂分析政治陣型, 所以才以他職場的角度來理解政治談判的藝術
    3. 我提到小臣的學歷時, 我都對英殖時代教育有所不滿: 為何要分理科生和文科生? 我都是填鴨式教育的受害者; 我絕對不是針對小臣而說的
    我亦清楚知道小臣很大方, 儘然他對部份留言者的言論不認同, 都看出他多麼用心回報每一個
    小臣:
    其實我亦有看其他博客的專業社評的
    哪為何我有時仍來看呢? 一來是你的食評吸引我, 二來就是想更多了解支持民主的上一輩的心態與看法
    只是我一直不太明白, 很多89年走出來抗極權的人, 為何回歸後好像沉靜了很多…
    而我與你最大分歧, 應該是對祖國的觀感, 亦就是您說的"吸取的養分也是很偏頗"
    因為我看的是黨的污點, 而你看的, 可能是經濟開放之類
    沒錯, 中國經濟強盛, 但恕我引用倪匡先生的一句, "中國的官僚式資本主義, 就是最差的資本主義…所有的企業都是掌握高幹子弟", 就是表明我對中國的心聲
    你說: "和共產黨硬撼, 才會令香港到 2047 年都沒有普選。和中共鬥了二十年的民主黨現在才恍然大悟, 我不希望社民連及其支持者, 要再多廿年才醒覺"
    我答: 我明白你關心社民連的支持者, 亦知道硬撼沒有結果, 但除了這樣, 難道好像中國古代面聖般, 跪在暴君面前求民主? 而你好像提過, 中國不會輕易給香港民主, 是嗎? 這是百般的無奈 (只是表達鬱悶心情, 無意說服你)
    民主黨其實是局住上賭台, 隨時慘變劉千石, 這是民主熱愛者不想看見的, 風險絕不比"變相公投"的少
    …我想, 上一代的, 心態上應該開始想到退休問題了, 所以才更需要社會安定, 這亦是joeyee提到世代間不同之處
    這點我會明白的, 只是希望上一代不要讓年輕人孤軍作戰, 我們還需要你們支持的
    版主回覆:(05/19/2010 11:59:54 PM)
    趁午飯有些少時間……
    Paul 少,我支持政改方案,只是手段而非目的。難道我不想明天睡醒,便可以普選特首及立法會?要坐埋檯人地才會問你食咩餸,你在門外大叫要吃滿漢全席,根本就不會理你。
    你說得對,現在就是和賊講數,但人地人多傢伙多,你去和他片的話,根本沒有勝算。雖然很悲哀,但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我在工作中有需要和內地接觸,除了很多負面的東西外,也看到一大批非常有理想有能力的人,正在準備接班,所以才說中國是有希望,可能你未必知道這些情況。當然我不打算叫你「放長雙眼」去看,但多些留意內地網站的討論,看看新一代領導的言行,可能有更加多的體會。
    假如我是為了退休打算,大可以一走了之,根本無需擔心何時才有普選。

  15. 回覆
    JC 2010 年 05 月 20 日

    Paul 少
    感謝你的兩篇鴻文, 當中觀點論述完整, 也實在說出很多支持社運民主的年青一輩的心聲 (至少對我這80後港女而言適用).
    無意在小臣的地盤挑戰小臣, 事實上小臣的觀點也是大部份主流港人尤其是中產/專業人士的觀點, 保守愛穩定, 視"激進"為洪水猛獸, 所以我明白Paul少你的激動與無力感, 身同感受. 只是耳聞目睹, 我相信吾道不孤, 看看年輕歲數組別的高投票率, 值得寬慰. 至於有否上一代支持, 老實說無謂希罕, 反正是求之不得, 始終當中有意識形態的差別, 再說亦雞同鴨講
    版主回覆:(05/20/2010 04:45:34 AM)
    寫了這麼多字,如果還有人以為我反對"社民連式激進"是保守反動的話,真的沒話可說.

  16. 回覆
    Manatree 2010 年 05 月 20 日

    小臣我真替你不值,只不過係一個個人意願,就被一班人視作非友即敵,佢地枉稱為自由、為民主,但唔識尊重人地有自由唔投票(佢地會話因為你唔啱,我使咩尊重你?),如果認同呢班唔識尊重人的理念,我都唔信香港未來會有民主自由,佢地同"北大人"的"一言堂"咪一樣,有佢講無人講,只有佢啱唔認同佢就錯,呢啲就係我可見將來0既"民主自由"!
    版主回覆:(05/20/2010 02:34:14 PM)
    多謝M君仗義執言,小臣寫這篇無聊文章的原因,就是希望大家不要搞暴民政治,並陷入民粹主義的泥淖而已.

  17. 回覆
    度爸 2010 年 05 月 24 日

    不撐不行,因為怕臣兄受攻擊後改變寫作風格,例如減少分享工作方面,或一些較私人的事情。一向欣賞臣兄毫不忌諱的網上分享,政見時評我也喜歡看。其實小弟有很多看法都跟臣兄南轅北徹,倒如臣兄最討厭賭博,而小弟乃賭賭徒一名。另外,臣兄認為社民連所攪的是暴民政治,小弟亦不太贊同,個人覺得他們這些鬧鬧粗話,擲擲蕉皮,實跟有富商撐腰,擁有武器的所謂“抗爭”相差甚遠……明白小臣乃私文人,對粗話厭惡,小弟卻覺得大罵曾蔭權為仆街實大快人心…但即使看法不同,大家亦應理性討論,不應攻擊小臣,我完全感受到小臣的觀點被曲解的鬱悶!我沒有申報,其實長毛係度爸球場上的老友,但我今次亦沒有投票,因為我都覺得這“公投”有點無里頭。 見到 Paul 少們的言論,其實或多或少都了解到所謂現今香港青年人的怨憤,沒有什麼忠告給他們,只有兩句“努力工作、然後等運到!”,因為生於甚麼年代,你是無法控制的!最後,希望臣兄不要為那句 smart ass 不快,因為其實 smart ass 一詞係讚多過彈,罵人通常話 dumb ass。度爸在北美生活多年,亦有很多鬼佬朋友,應該沒錯的。蕭 sir 見字請補兩句,謝!
    版主回覆:(05/20/2010 02:41:15 PM)
    多謝度爸留言,小臣雖然不免有點憤憤不平,但不會改變寫作風格,這個地盤是公開的,所以有不同意見絕對歡迎,但人身攻擊及謾罵則不鼓勵。小臣受過區議會及居民大會的洗禮,更差的批評也聽過,公道自在人心,是我的座右銘。

  18. 回覆
    Ivy 2010 年 05 月 27 日

    非常讚同你的意見, 尤其是: 民主的真義是求同存異!!!
    不知從何時開始, 香港變得"非黑即白",鐘意"扣帽子", 不再理性…
    讓"聲大夾無準"的一群, 牽著"沉默的大多數"走, 但是聲大唔代表正確….
    版主回覆:(05/24/2010 02:00:03 PM)
    再走這條路的話,就變成民進黨式語言暴力,這便是小臣最擔心的地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three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