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 – 香港的深層次矛盾

  溫爺爺一句「深層次矛盾」,再一次把港英餘孽殺個措手不及,唯有把「只是金融經濟問題」這套拳拿出來再耍一次,翌日馬上被各大傳媒冷嘲熱諷一番。

(圖片來自: 新華網)

香港有什麼「深層次矛盾」?小臣隨口都可舉出幾項。

1.  政制先天畸型 行政無法主導

我們「有特色」的政制是在中英兩國交鋒之下產生的怪胎,行政機關和立法會雖然獨立,但行政長官又沒有如美國總統般的權力,根本不可能主導行政。立法會一半人並非由直選產生,不須向選民負責;另一半由保皇及泛民兩組政黨主導,但由於大家都無須執政,一些人可以天天搞破壞、派免費午餐,另一些人則只淪為舉手機器。議事堂成為表演秀,沒有人認真提議案,沒有人嚴肅論政。政府沒有鐵票,只能乞求於保皇黨,以政策利益輸送換取支持,把親疏有別掛在口邊。久而久之,政府越來越弱勢,只看短期民望,不敢推長遠政策,怕有天忽然要腳痛下台。這種先天缺陷如果不來個矯型大手術,只會把東方之珠進一步推向滅亡。

2.  經濟轉型未竟 貧富兩極懸殊

九十年代經濟泡沫爆破之後,我們左衝右突卻走不出困局:數碼港、中藥港、六大產業等口號式轉型救不了香港,傳統產業如物流及進出口貿易又在強大競爭之下逐步失守,最後只剩下金融業及旅遊在支撐著整個 GDP。後者大家都知道是依靠中央救市,實際上外地旅客訪港的數字在逐年下降;而金融業則是高增值低就業的行業,從業員只有廿萬左右,卻賺取極豐厚的薪酬。經濟轉型不果,大量由傳統產業「下岡」的人員被迫轉職低增值的行業,還要和移居本地的低學歷新移民競爭,在勞動力供過於求之下,造成工資持續下降,中產變成低收入階層,出現了所謂 M 型社會。堅尼系數不斷上升,貧富兩極懸殊越來越嚴重,市民怨氣積累,一聽到有「利益輸送」(如數碼港)、或是賺錢企業使詐騙財(如百佳「油魚」事件及「迷你債券」事件),馬上群情洶湧。假如在未來十年仍找不到經濟出路,到上海取代我們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只怕連最後一個經濟支柱都要失守。

3.  社會階梯斷裂 城市遊擊難防

上面說過,M 型社會隨著經濟轉型而出現,我輩靠努力讀書而爬上社會階梯的老路再行不通,年輕人失業比率越來越高。這些在溫室中長大,未投入社會便遇上極大挫折的戰後第四代,不明白社會運作的邏輯,把一切不滿都指向建制。他們利用網絡作為聯絡交流的工具,一旦找到議題,便發動城市遊擊戰,天星、皇后、喜帖街、菜園村便成為戰場。這些遊擊戰的特色是把議題簡單化,而且無須理論支持,總之發展就是向大商家大財團輸送利益,市民必須頑強反抗,說到底還是對整個制度的控訴。不解決年輕人的就業問題,不瞭解他們的思維方式,這些城市遊擊隊便會繼續出現,向下一個不知名的議題攻擊。

4.  一國大於兩制 愛國不是愛黨

建華之亂後,北京大肆插手香港的日常事務,任何有機會引起社會動盪的事件,北京都要瞭解,以防再次發生五十萬人上街的事件。老曾的施政不得不加入更多的政治考慮,重大事情亦要事先請示中央。「一國」壓在頭上的陰影越來越大,加上香港的經濟要靠內地「開水喉」,內地大款在高消費場所橫行,令曾經恐共、以及看不起內地的香港人要困難地調節心理。一方面國家開始強大,另一方面在政治開放度和香港仍有一個光年的差異,造成對國家民族及共產黨有兩種迴異的情緒。同一群人可以出席完歡迎楊利偉的活動,又再去六四燭光晚會。愛國不等於愛黨。中央領導不明白這道理,只會繼續錯誤解讀香港的深層矛盾。

曾特首,你一定知道除了金融經濟問題之外,還有行政和立法機關的矛盾、貧富兩極的矛盾、兩代之間的矛盾,與及愛國與愛黨之間的矛盾,只是你不敢宣之於口而已。把這些矛盾交給社會大眾討論,集思廣益,才是解決問題之道。好像你那樣秘而不宣,以為自己有能力處理,矛盾只會繼續深化。

時評 - 公投投甚麼?
時評 - 高鐵撥款之爭

5 Comments

  1. 回覆
    Mr. A 2010 年 01 月 04 日

    「議事堂成為表演秀,沒有人認真提議案,沒有人嚴肅論政」
    這全因香港立法會存在半數功能組別議員,以及分組點票的制度,令立法會成為橡皮圖章,議員所提法案及議案幾乎沒有通過的可能,只有政府提的才有機會通過,因為政府法案只須簡單多數而不用分組點票就能通過。(議員議案即使得到31票的簡單多數贊成,只要未夠半數功能組別議員投贊成票,都不獲通過)
    引用馬嶽教授於《明報》文章中的一句:「歷史上,只有墨索里尼治下的意大利和佛朗哥治下的西班牙用過類似制度(即是可以說,只有法西斯政權用過這個制度)。」(這裡的「制度」指用功能團體選舉方法產生部分立法機關成員)
    功能組別加上分組點票的制度,嚴重窒礙立法會的功能,以致許多符合大眾利益、得到過半數地方選區議員支持的議案,都因得到不到過半數功能團體議員支持而被否決,最終導致立法會未能準確反映民意。
    版主回覆:(01/01/2010 09:43:09 AM)
    所以我說是畸形制度,根本就是保証私人法案不會被通過.功能組別不符普選原則,一定要取締.

  2. 回覆
    Paul少 2010 年 01 月 06 日

    小弟算是貴blog的擁躉, 今次第一次留言…
    我覺得blog主最難得的地方是, 屬上一代, 本身安居樂業又懂得享受生活的人, 其實是不需理會香港政治, 置身事外的
    偏偏, 您是例外, 屬少數的
    如果上一代的人, 甚至作為父母的, 特別中產的一批, 能夠像您一樣, 關心民生政治, 我想, 回歸後的香港都不會那麼糟糕, 而作為下一代的我, 亦會覺得香港還有一線生機
    版主回覆:(01/04/2010 01:36:40 PM)
    Paul, 小臣出身寒微,見證了社會不少不公義的地方,在三十歲前亦熱血過。現在可能被視為建制的一部分,但仍然有自己追求的理想,所以希望用一支筆(應該說是一個鍵盤?)繼續發聲,不做政治冷感動物。

  3. 回覆
    Paul少 2010 年 01 月 06 日

    小弟只不過想平平淡淡的過日子, 不需要住私人樓, 養番狗, 駕靚車
    只要工作穩定, 月入萬多元, 自給自足, 有時又可以學效blog主, 周圍食下好野, 去下旅行, 咁已經好滿足
    偏偏在這發達 (金融海嘯中, 企業依然比西方的更穩健) 的城巿, 我這小小要求也達不到
    真係, 上襯貴blog, 多數係有得睇, 無得食, 得個睇字
    版主回覆:(01/06/2010 01:46:43 PM)
    老實說,小臣廿年前畢業時,正好見證了六四,以為是世界末日,也不知道有沒有未來,當然亦不知道自己會有置業安居的一天。所以目光要放遠些,本地沒有機會,但內地其實需要很多人才,廿年後可能更會超越香港。無論如何,改變社會是一條出路,但走自己的路才是最重要。

  4. 回覆
    Paul少 2010 年 01 月 06 日

    多謝blog主的回應及鼓勵
    其實小弟沒打算北上發展…
    不談個人喜好, 單單個人對大陸經濟的看法:
    祖國看似強盛
    然而以一個政局不穩, 民族內鬨的社會又怎會是營商的好環境
    長遠下去, 國企有可能慢慢資產轉移到海外, 強大的祖國將來只成為一個空殼
    所以我覺得, 北上只是暫緩, 將來香港仍需要自救
    版主回覆:(01/06/2010 01:46:56 PM)
    內地最需要的是政治改革,唯有如此,國家才能完善.至於我們是否可以自救,就要看你和我了.

  5. 回覆
    PN 2010 年 01 月 10 日

    I admire you. You spoke what we think, and which is not your really share to do so.
    If my hon. leaders carried out this sort of communication to us, my peers wouldn’t have stayed outside Legco yelling.
    We are also educated; we read and think as well. A gentleman is rude only when he means to be rude. My hon. leaders do not listen to us because they think we are too young and naive to understand all the complexities. A few numbers will tell a good argument; what beyond that, being exactly what comes out from my hon. leaders, are usually BS.
    There is no room to allow discussion. They want to hide everything and make things happen without being noticed.
    Behaving as if we were radical is part of the whole thing to beg a little attention from the leaders whom we were told not mature/ready enough to vote for nor against.
    At the end, we are all offended because underlying it means that we are too stupid to choose the leader of our own; it means we are not qualified to make decisions of our own. But at the same time I will be given one voting paper more than a norm citizen in the FC to which I think no one should be entitled.
    I may disagree, but I could be wrong. And my hon. leaders should present me numbers, facts, reliability, scenario analysis, anything, to persuade me. However they chose to instead use vague words like “marginalizes” or “island” or tautology to freak me out in every single issue that comes under spotlight. Saying these things, which are not possibly be proved/verified/confirmed (in a loose meaning) right or wrong, makes them always right, but also meaningless at all.
    Being treated as a kid…this really pisses me off.
    What a long comment……
    Happy New Year!
    版主回覆:(01/07/2010 02:01:06 PM)
    Thanks for your long comment. Yeah, I think more communications are needed. Gov’t cannot rely on votes in the LegCo to convince people that it is the right policy for HK and have to deliberate to everyone even if they don’t agree. The "north" has pressed the Gov’t to complete the XRL asap so it has not gone through the proper debate in the society. It is really a pit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one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