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 關淑怡 《Shirley’s era》

  等得太久,忽然在唱片店看到這張唱片,反而有點措手不及。封面用繪畫的設計,以為又是寶記(噢,現在叫環球)的雜綿碟,翻過來看封底的曲目,才長長吁了口氣 … 終於等到了!是她的新唱片。

把包裝膠紙拆去,才知道這封面是用電腦刺繡的,旁邊還有金字編號,小臣那張是 2532,上網搜尋了一下才知是首批特別版,幾天後已經售罄,慶幸這天偶然走進了唱片店,否則可能和它緣慳一面。十二首曲中有二首是混音版,另加一首國語版,即只有九首新曲,但大部份之前已經聽過,新意雖然欠奉,但總算是集合了她最近三年的新作,所以叫 era。另外還有一張 DVD,收錄了五個 MV。

<天規>之前在網上聽(或者說看過)過,莊冬昕這位近年走紅的監製,為 Shirley 寫了這首流行及型格俱備的歌曲,配上林夕近年少有的佳作,單是要瞭解詞中的玄機,已經讓人一聽再聽。碟末的混音版加強了節奏,可惜那些低俗的 rap 和歌詞完全格格不入。

天 我們太低 聚別關係
憑人類智慧 竟把吃過菩提 變後遺
天 我們脫軌 只因自細 都深信 虔誠地獻禮
愛得徹底 會找到一位 抱擁到枯萎

<地盡頭>起首以幾不可聞的舌音唱,然後越來越高昂,最後一句再歸沈寂,除了關小姐,當今樂壇沒有第二人唱得出這種起承轉合的氣勢。作曲的謝杰十分陌生,林夕的詞意境之高,才是絕配:

無伴侶做證 也踏破蘇州夜靜 讓庭園掃興
隔岸無舊情 姑蘇有鐘聲
震蕩過的內心只有承認
逃避到 地心 都不會 入定

不知是誰要把<男左女右>放進此碟,古巨基的蒼白凡音,如何配得起天使梵音?雷頌德的曲,是一貫令人失笑的垃圾,最後那一段 dubidubiba,完全讓人目瞪口呆,放在八十年代亦覺俗不可耐。聽了一次已不可能再入耳,把唱片的總體風格完全破壞,出品人要痛打一百大板。

<山水>亦是在一年前的演唱會曝光的作品,和<天規>不同,這首改編自 Blank & Jones 的<Loneliness>的曲風,是 Trance 中偏向 ambient 的類別,亦是給關小姐發揮的好機會,配合近年她走的「梵音系」路線。不過我更喜歡此曲的混音版,電音和笛及嗩吶聲交織在一起,比原曲更 Progressive。

<只得一次>及<鑽禧>是電視劇主題曲,小臣不看電視劇,所以是第一次聽。前者透著八十年代 K 歌的俗氣,幸好關唱起來從容大度,才不至於<男左女右>這樣的敗筆。<鑽禧>一副浮誇的歌劇氛圍,大概很符合某劇的主題,Shirley 以她一貫不重咬字的演繹,可能是近年最高格調的電視劇主題曲。

<28 日>是奇歌,原曲來自巴西的 3 Na Massa 的<Estrondo>,這種所謂 Electro Lounge 的風格小臣亦很少接觸,總之是奇幻飄渺,如在夢境的感覺,歌詞寫的是她和她和她都要經歷的 28 日循環。

<三千年前>及<眾生花>已經在《十二金釵》中出現過,不再重複評論了。

關說再找不到好歌,這張可能是她最後一張唱片。無語。

音樂 - 謝安琪 《Yelling》
音樂 - Depeche Mode 《Sounds of The Univers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20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