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 謝安琪 《Yelling》

  距離上一張《Binary》只有半年左右,又有新作推出,謝小姐果然大紅大紫。聽罷發覺原來新曲只有八首,另加<囍帖街>國語版及舊曲新唱的<開卷快樂>,果然是急就章之作。

雖然周博賢在碟末說謝的音樂其實沒有為商業而妥協、不聽罷全碟不能細味,但小臣卻不敢苟同,當然周的詞依然是全港獨家,談時事政治諷刺娛樂圈,但音樂方面明顯地放軟手腳,以前多變及非主流的編曲失了蹤,全碟都是容易入耳的旋律及彈奏。周博賢那段文字明顯是為<祝英台>辯護,小調編曲再加寫過幾次的兩性平等題材,擺明是一首用來取悅普羅樂迷的歌。

<納喊>、<年度之歌>、<我最喜歡的歌>都是類似作品,前者言之無物,後兩曲黃偉文及林若寧填的詞毫無特色,尤其是林若寧,麻煩你不要再稱自己為林夕首徒好嗎?你看你在<囍帖街>的國語版填了些什麼出來?簡直是在丟林夕的臉!買謝安琪的碟,小臣主要是支持周博賢,請不要再找別人填詞吧。

有彈也有讚,<字裡行奸>夠火氣夠尖銳;<紅衣天使>寫前線醫護人員之苦,大概又是香港樂壇第一人;<直角等於三角形>編曲雖只有少許爵士味,但詞寫得入肉:「斯文有錢是社會達人 丹田氣震音必博得共振 …… 倚靠直覺感受評定事與人」。<方玲霞>一開頭以為是翻玩<Monica>,用了八十年代的鼓機編曲,十分有趣,但歌詞寫的卻是電視迷,和音樂沒有甚麼關係。

諷刺地,全碟最出色的反而是翻唱的<開卷快樂>,濃濃的藍調爵士編曲,歌詞直指本地娛樂新聞的無聊炒作,謝安琪對著這極難唱的旋律仍遊刃有餘,顯出了功架。

音樂 - 黃耀明《King of the Road》
音樂 - 關淑怡 《Shirley's era》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3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