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政(一)

  近日對兩樁政治事件有點意見,很想在此發表一下。

第一件是政制發展。當天下午正和同事午膳,酒樓內的電視屏上,忽然傳來特首講話的片段,本來沸騰的人聲在剎那間靜了下來,以為發生了什麼驚天大事。不過聽了數分鐘之後,大家都失去興趣,又各自繼續談原來的話題。說真的,有誰會明白「雖然過半數市民反映了對 2012 年先落實普選行政長官的願望,但在不遲於 2017 年先行落實普選行政長官,將有較大機會在香港社會獲得大多數人接納」這句完全不合邏輯的廢話?不如開心見誠和大家說:「有多過一半人支持普選特首都無用,阿爺同保皇黨只會接受 2017 年先有特首普選,你地死左條心把啦」,可能有更多人知道他說什麼。

再讀他的報告書,他認為要在 2017 年才落實普選行政長官的原因,是少於半數立法會議員贊成在 2012 年落實普選。沒問題,大家都知道現在這個少於半數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立法會,根本不會以民意為依歸,但這些人能代表「香港社會的大多數」嗎?如果不能的話,他憑什麼推論 2017 年才普選特首,會「較大機會在香港社會獲得大多數人接納」?你去問引導性的問題,如:「假如 2012 年未能達至普選的話,你會不會接受 2017 年有普選?」,當然會得出支持 2017 年的人較多這種結論。這種歪曲民意的技倆,早已司空見慣,只是這次的手法依然是非常拙劣而已。

既然立法會都是由政府和阿爺操控,何不依足基本法的程序,先把路線圖和時間表交到立法會,由三分之二議員通過,再提呈人大審批?是怕搞了一個「獲得大多數人接納」的方案出來,最後卻過不到吳邦國那一關?現在把這種所謂諮詢結果送交人大,說穿了只是想重覆零五年事件,借人大來個速戰速決,快速槍斃 2012 雙普選。下一步一定是把零五年政改方案翻叮,當成是 2012 年「向民主推進踏出一大步」的建議,如果泛民敢再次反對,便要準備吃第二次「原地踏步」的死貓,結果 2012 年不能「循序漸進」,阿爺又有藉口把普選時間表無限期推遲。想出此毒計者,非曾氏莫屬(人頭豬腦者如唐中年,在記者會玩遊花園玩到自己也不知在說什麼,一定不可能想出此計)。

在諮詢文件內故意不設選項的「民主提名程序」機制,在這份報告書內繼續語焉不詳。當然,阿爺不同意的候選人自然不能通過「民主提名程序」,但想如此含混過關,曾生真是當香港人是傻仔。

(第二件事明天再寫)

一個時代的終結
論政(二)

One Comment

  1. 回覆
    firewood 2007 年 12 月 23 日

    5星級酒家大廚向老細說: “我查過喇,大部份客都喜歡吃燒鵝脾,但大部份客都可接受冷飯菜渣”,咁係咪靠害老細和趕客呀?
    版主回覆:(12/15/2007 02:15:05 PM)
    老細唔想賣燒鵝脾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eleven + ten =